下課鈴聲響起,同學們在經過一整個上午清水老師的日本古文課的教課之下,飢餓的肚子早已此起彼落地響起。縱然如此,清水老師還是維持一貫的硬式作風,堅持到最後一秒,才放一年二班的大家下課。

  「天呀 ~ 清水大惡魔!果然不到鈴聲響起,絕不放大家一馬的老頭子。比起來還是新來的北阜陽子導師體貼多了,總是提早五分鐘下課的老師。才是適合新時代的我們的做法呀。」

  依照慣例,在清水大惡魔下課之後,班上頭一個以連珠炮般抱怨不斷的一年級新生,也是跟著我一塊來就讀這所高中來的兒時死黨,小倉氏佑,繼續以新時代評論家的身分抨擊昭和年代的清水式教學。

  「呀!再不過去福利社,井上太太的超好吃的咖哩炒麵麵包就要被買光了啦!」

  「好了,藏。別再整理書包了,快呀,福利社可是現在的首要目標。」

  「是,是,小倉氏佑大人,我們走吧。」

  「還走哩,用跑的啦。」

  「遵命,氏佑大人。那就跑吧。」

  在氏佑的期待下,我全力…修正一下,是以五分力量的方式奔跑,從一年二班到井上太太管理的福利社總共需要十分鐘的時間,因為這間學校特殊的年級分班方式與其他學園有所不同。一年級的新生被分配在最高樓層第六樓的地方,而一年二班更是分配在最角落的一處,唯一比我們可憐的就是一年一班的同學們了。也就是說,在這間學園裡秉持著先苦後甘的教學原則之下,才導致這詭異的分班法。不過對我來說倒是沒差,十分鐘的路程對我而言只要五分鐘就能抵達。跟氏佑的路徑不同,那是因為初來這個學校觀摩時,我已經將所需要的地點巡查過一遍了,過目不忘算是我的長處之一吧,接著我會在腦中規劃出到達地點的最短路徑。

  「可惡呀!超好吃的咖哩炒麵麵包賣完了啦…」

  「氏佑小弟,這裡,這裡,好吃的咖哩麵包在這裡喔 ~ 」

  「藏!有你的,快進貢給氏佑大人吧。」

  「氏佑…大人?」

  「不對,不對,是小的搞錯了,藏大人,請分給小的一個超好吃的咖哩炒麵麵包吧,大人呀。」

  聽到滿意的答覆,我才將辛苦搶來的咖哩炒麵麵包分給氏佑。這是唯一我們大人身分互換的時刻,只有在午餐時間的時刻,我才享有藏大人的稱呼。其他時候,我得喚氏佑為大人才行。

  原因嗎?當然也是這間古怪學園才有的規矩囉,什麼原因待會你們就知道了。

  中午休息時間有兩個多小時,這段時間內,每個學級都有自己喜愛的地盤,大家都會安分守己的在地盤內打屁聊天。女同學們的地盤當然是自己的教室,時間一到,男同學們就該自動的讓出教室內的位子讓女同學們好好享用她們的午餐時光。而我們就只有空曠的體育館和體育場和走廊可以使用。想到這點,這個時候,我就想變成女生,安分地待在教室裡用餐。因為一整天要跟聒噪的氏佑在一起,…有點煩悶的哩。

   我們邊吃著咖哩炒麵麵包,邊來到教務處的公布欄旁,許多學生都圍繞著年級期末考測試公佈欄圍觀著,為的就是看看自己的成績如何?無論是哪個年代,成績等於零用錢的等價公式,在每個家庭都適用的。

  「果然沒錯,全學年體育第一,模擬考第一,果然還是你,八條院藏大人。」氏佑驕傲地說。

  「這是當然的囉 ~ 」我一派輕鬆地說道。

  「果然沒錯,全學年靈力測驗倒數第一的也是你呀,八條院藏小弟呀。」不愧是我的損友,以如此調侃的語氣諷刺別人。

  「真是對不住呀,氏佑大人。」 此時的我只能低下頭來向氏佑道歉了。

  這就是我所就讀的學園,平安學園的特殊規則囉。

  平安學園位於日本古都,京都的正中心地帶,從明治維新時代開校,設立這所學校的全部都不是世界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而是一般老百姓眼中的神社管理者所開設的,這裡的日本神社,不是現代各位所知的現代四十七都府道縣的神社,而是以古代六十八國的陰陽師血脈所流傳的重大神脈的神社世家所創立的。

  原因嗎?好像是某一位神社管理者有感於科學時代的來臨,以靈力降妖伏魔的降靈師的我們會被科學時代的人們所歧視,但,惡鬼們存在於現世作亂的事實卻是無所爭議的。可惜的是…傳統的作法已在人們西化的同時,變成邪門歪道的把戲。為了維持偉大的陰陽師,安倍晴明保護和之國的做法,以神社作為人們淨化心靈的場所,身為降靈師的我們,則是為了消除擾亂現世人們的怨靈而存在的。

  因此,每家神社的家族成員從中學後,無條件地轉往平安學園就讀,在這裡,我們不只學習現世的規矩和知識,也是為了開發自我的靈力潛能而來,為的就是繼承家中神社家長之位以保護所屬國的安全,當然在這段期間若是無法順利開發靈力的話,則會被視為科學人而送到校外就讀其他世間所謂的名校,成為某公司的社員或是社長,以賺取來的金錢維持校園的運作。

  順帶一提,好死不死的我,就是來自關東八州的相模國的第一大神社,川見神社的第三十七代子孫,八條院藏。而這個學校傳奇風雲人物,八條院隱,正是大我五歲的哥哥。

  隱這個人如同其名,十分喜歡隱藏自己的蹤跡,在我中學二年級的家庭晚餐時刻,在吃完家中最後一頓晚餐後。莫名其妙地向大家道別,說是為了今後的發展要出外雲遊修行。就此拜別我們,頭也不回地離開川見神社。

  留下錯愕的我,接著在眾國人的期待之下,我來到平安學園。一開始,不管是體育,或是智力方面的學科練習,我總是領先同儕一步,取得優異的成績。也因為如此的好開頭,大家便將我視為繼哥哥之後最有潛力的新人,不料…到靈力測驗的那一天,我讓大家失望了,神社名門的川見神社的子孫有史以來的靈力偏差值竟然是零。

  一陣清風吹過,我感到無比的失望,眾國人期盼的希望竟然是他們最不想要的科學人…

  要不是有溫暖的家族之情守護著我,還有同出相模國的小神社之子,小倉氏佑開朗地與我為友的話,我還真想頭也不回地離開這間平安學園,愜意地當我的科學人的一生便罷。

  「又來了,又是這副苦瓜臉。打起精神來,藏。」一如平常,氏佑充滿朝氣的打氣聲傳入我的耳內。

  「反正還有兩年的時間,不是嗎?到時候再說吧。」

  「先這樣,我先去找小愛聊天喔,下午見。」

  「掰啦,氏佑大人。」我勉強的打起精神回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