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氏佑暫別後,一個人孤單的我,落寞的校園裡如遊魂般的走盪。就如同日本一般的學校沒什麼兩樣,相同偏差值的人會聚在一起成為好友,而我,靈力值為零的人,在這所平安學園中根本一個好友都沒有。

  有時候真想告訴祖父說:「把我這個孫子趕出去吧,成為信一郎大伯或是長次郎二伯一樣的科學人吧!」

  不過在阿隱哥還未回來之前,這些話…會被視為喪家之犬的敗戰宣言吧,這麼一來相模國的第一神社也會成為其他六十七國神社的笑話吧。一想到這裡,為了八條院先祖們努力流傳下來的名聲,我也只好將這些話繼續吞在肚子裡面去。

  大哥何時才會回來呀?

  汪,汪,汪。

  「是你呀,太郎。今天還是很有元氣呀。」

  柴犬太郎,是校園警衛亨叔在動物收留所帶回來的,原本是一隻孱弱的小柴犬,在亨叔的細心照料下,成為一支很有元氣的平安學園警衛犬。

  「太郎!在等我的午餐嗎?」充滿微笑的話語忽然現聲。

  汪,汪,汪!

  「別急,別急,等宗虎哥扁完這個不懂規矩的學弟後,再餵你吃今天的午餐。」

  不‧懂‧規‧距‧的‧學‧弟?

  是…指我嗎?

  在我回過神的時候,一個上段踢從我頭上落下。

  平時格鬥技的基礎鍛鍊的效果,我迅速地閃開第一波的攻擊,對方見狀,也不甘罷手的意思,一個右鉤拳揮來。

  「喂,你是甚麼意思呀?」 我的左手緊緊握住對手的拳頭,封住對手的攻擊,同時也很不滿對手的挑釁,語氣也開始差了起來。

  「什麼意思?我親愛的學弟呀 ~ 知道現在這個時段是誰的地盤嗎?」即便拳頭的攻勢被我阻擋著,依然一派輕鬆地回話。

  看來,對手正在測試我的能力呀。

  「外面的休息場所不都是屬於全學年的男學生共有的嗎?」我回道。

  「啥?是誰這樣教你的呀?」

  「現在這個時段,這個場所,是屬於我士堂宗虎大爺的地盤呀!」

   話一說完,對手的右側踢過來,為了不被攻擊,我放開對方的拳頭,迅速向後退去。

  對方眼看佔不到便宜,雙手插進口袋,雙手出來的時候便已是戴上手指虎的狀態了。

  對手,已不是隨意揮個幾拳,嚇唬我的心態了。而是要盡全力進攻,分出勝負的心態。看這情況來說,不分出個勝負,對方也不會罷休了,真是麻煩。

  「等等,宗虎哥,這小子碰不得呀。」旁邊的跟班勸說著。

  「給我閉嘴,翔兒。」

  對手立即擺出拳擊手的姿態,看這個姿態是右撇子。

  三個刺拳不規則的向我襲來。對於動態視力很好的我,閃避這些刺拳不是問題,對手的出拳快,但力量卻不夠。即便被擊中,也不會帶來多大損傷,沒有出拳對付對手的理由。為了無所謂的地盤爭鬥,真是無聊透頂的了。再多陪他玩個五分鐘再跑也來的及,就這麼決定吧,陪對方玩玩吧。

  汪,汪,汪。

「喂,德太,先把今天的午餐給太郎吧。」

  「是,宗虎哥。」

  對方撇了一眼太郎開心用餐的模樣後,調整自己的呼吸,重新擺開攻擊姿態。

  來了。

  刺拳。

  刺拳。

  又一個刺拳。

  刺拳嗎?

  不,這次是左鉤拳,還以為這個傢伙會一直出刺拳到最後了,看來還是會動點腦筋的。

  我的右手展開防禦,身子順著對手出拳的時機,避了過去。

  對手眼見我連番閃避攻擊,火氣也大了起來。

  眼神就像是好幾天沒吃東西又恰巧碰上獵物的獵犬般,全神貫注地注視我的一舉一動。

  果然沒錯,右直拳。

  來得正好,我微微地向後傾,重心腳穩住,向後退了一步,再次踏穩,右腳順著右直拳來襲的時機,不偏不倚地對上對手的拳頭。

  力與力的對決。

  一瞬分出勝負。

  對手受到我的腿力強力衝擊之下,重心不穩地往後倒去,跌坐在兩個跟班之間。

  「夠了,宗虎哥,對手不是你能應付的呀。」翔兒說著。

  「閉嘴,翔兒。」

  「翔兒哥說的沒錯,宗虎哥。對手是八條院藏呀,還是趁四下無人的時候撤退吧。」德太呼應翔兒的說法。

  「八條院?藏?」宗虎想了一下,「原來如此,原來是那個藏呀,哈哈哈。」宗虎一邊笑著,一邊拍拍褲子上的灰塵。他走到太郎的身邊,「太郎,今天午餐是日向屋的照燒雞腿喔,好吃吧。」

  「原來如此呀?我怎麼都沒發覺到呀,可惡,腦袋有些遲鈍了。」

  「是吧,宗虎哥,我們還是撤退吧。」

  「走吧。」

  「閉嘴!」宗虎一把推開翔兒。

  「好痛。」跌在地面上的翔兒,拍拍屁股上的灰塵。

  「喂,你這個刺蝟頭,他不是你的同伴嗎?」

  「甘你啥事呀,你這個科學人。」

  對手憤怒起來,雙腳如蝴蝶般地飛舞起來,雙拳也迅速的熱身起來。

  看來,剛剛的出手只是一般試探罷了。

  整個場地被附近的氣流圍成一個四方形的拳擊場,我站在場地的中央,等著在角落的對手的出擊。

  出手了。

  右鉤拳來了。

  對手出拳的方式更加地靈活,速度也越快了。

  面對著出拳俐落,手戴手指虎的對手,我該如何因應才好。拳與拳的力量之比嗎?如果是拳頭對拳頭的話,是可以這麼做…但是對方戴著手指虎,硬碰硬的話,吃虧的人是我。呼,看來只好以腳治拳囉。

  在閃避對方的攻擊的同時,我也在找尋著對手的空隙。

  一來一往之間,敵我兩人變成在拳擊場上相互對練的夥伴,老實說,這個感覺真是怪透了。

  時間就這樣地流逝著。

  時間在我們兩人之中變得模糊,變得不知所云起來…

  看到了,對手的空檔。

  毫不猶豫地,一個側身踢,正好擊中對方的腹部。

  「咳。」對手向後退了幾步,眼中的怒火更加地旺盛。

  「宗虎哥,撤退吧。」兩個小跟班著急地說。

  「是呀,老兄,該是離開的時候了吧?別讓你的夥伴擔心。」我說。

  「擔心?該擔心的人是你吧,科學人。」對方斜眼對著我。

  對手的氣場開始不對了。

  「不行呀,宗虎哥,校園內禁止這麼做呀。」

  「囉嗦。」

  「不是啦,這麼做,大姐頭會生氣的啦。」

  「給我閉嘴,你們兩個。」

  「喂,聽夥伴的話吧。」

  在感覺對方的氣場不對的同時,我就該盡全力擊倒對手才對。太過的自信,導致現在的下場。

  不知為何,空氣的流通開始變慢了起來,不,應該是說我的動作變慢了起來。

  對手?

  來了?

  碰的一聲。

  對手札實的上鉤拳擊中我的腹部。這種力道,別開玩笑了,不可能是這傢伙所能擊出的力道。

  雙腳跪在地上,胃中的酸液差點吐了出來。

  下一波的攻擊來了。

  「住手呀,宗虎哥,教訓一下就夠了。」翔兒出來制止宗虎的下一波攻擊。

  「是呀,再這樣下去,大姐頭真的會生氣啦。」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放手,翔兒。」

  「科學人,今天就到這裡為止,以後這個時間別再讓我見到你,知道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