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娘,起床囉,今天不是老狼狗來找妳喔。」林嘉培按下對講機,對著根本沒回音的機器說話。

  「什麼老狼狗,是狼狗,年輕人不懂不要亂說話。」被後面的年近四十的人糾正,翁豐生,老闆娘的忠實男友,一副老花眼鏡,不過身材還保持著不錯,「借過一下,林小妹。」

  「寶玉HONEY,你的僕人買好早午餐了,水波蛋沙拉,還有蒟蒻西米露,開個大門吧。」

  我說,這種通關密語,也真不適用這兩個人身上了吧,等一下,下次讓巍用說一遍,試試看,「中年紳士,有風度一點,要我爬到十三樓,也太過火了吧。」電梯的門又開啟,「看在妳是她的紅牌,給妳一點面子。」

  「怎麼啦,求婚三次就不再求婚了,不是有一零一次求婚。」

  「我在等待。」

  「等待另一個競爭對手先追走。」

  「哪裡有競爭對手?前幾天的網頁工程師,不會比戶政事務所的科長好。」真有自信,可以告訴我兩克拉的鑽戒被打槍的原因是?

  「老人先請。」電梯來到十三樓。

  按了大門的電鈴。

  「妳來做什麼?沒有好事,我不想聽。」正要關上大門,看見送早餐的翁豐生,「吃完再說,我怕你的想法會讓我胃酸過多。」

  我們只好照餐廳大姊頭的吩咐,傻傻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我試圖轉到我想要看的頻道,不過這個科長卻把遙控器搶了過去,轉了她最愛的小朋友跳跳樂頻道,看著那些大哥哥,大姐姐,陪著可愛的小朋友不斷的跳著,彷彿是在告訴我,是該去做試管嬰兒的時候,是該做試管嬰兒的時候,兩個人,我看這點默契上很契合,「說吧,反正不會有好事,豐生先說。」

  「嫁給我,寶玉HONEY,戒指樣式不對,對不對,我去銀樓換了一個。」我的天,最容易被打槍的發言,難怪先說。

  「簽下婚前協議書,我就答應。」她的一句答應,我們偉大的戶政科長,沒結過婚,交過幾次女友,相了幾次親,這次就像房仲業務拿到顧客的同意委賣書一樣高興,他仔細地看過,「財產各自打理,誰的就歸誰的,不可以以孩子,或是其他不該為理由的藉口為離婚理由,贍養費要由你的薪水的三分之一支付。」念出來的都是這位科長在乎的,許寶玉,有一個大學的兒子,體育系的學生,將來可能要當體育老師,正在修學分,不過困難的是後面,三個只有國中生的三胞胎,老實說,分不出來長得像誰,不過,很難搞到是真的,許姐的老公英年早逝,餐廳上軌道不久後,就走了,走去我們知道的西方極樂世界,不過,「條件公平,不過有付贍養費,我最少一個禮拜要見妳一次面,是約會,不是去餐廳找妳的消費。」許姐皺起眉頭,拿過了婚前協議書,又看了他一眼,我們的翁科長起立站直,「在談條件呀。」剛起床的大姐,芳玉看了這兩個年紀近百的人四目相望,「我的蛋餅不加醬油的,這黑色的液體是什麼?」找碴了,「爸爸給你再買一個。」翁科長掏出錢包,拿出一百塊的鈔票,要給她,被許姐給攔了下來,「家計歸我管對吧,我不想多寫在上面了,不過你的條件,我接受,不要讓孩子予取予求,不然會跟前面那位坐在沙發的大姐一樣,拿著,吃吃看,加醬油的滋味,人家流下來的汗水,體會一下。」

  「那,我們?」

  「九點上班,還有一個半小時,你可以決定我們在辦公證結婚的時候,你是要用你的惡勢力,威迫你的下屬,讓你今天不請假成親,還是請婚假等等隨你開的理由去公證。」真的假的,經過三年棄而不捨的追求,許大姐頭要科長幫她戴上戒指,趁她去臥室換套衣服的時候,翁科長高興的雀躍,只有芳玉和我,覺得這傻逼在做啥,芳玉過去戳了他幾下,「有開車吧,公證之前,先載我們去上學,郭明唐,郭襄玉可以出發囉,今天開始,有這位翁先生會載我們去上學。」翁豐生,好像現在的民代向他的選民握手致意一般,招呼兩個兄妹吃飯,「要不要在車子上吃,我打個電話。」他還是決定安穩的請個假,老實說,最近愛刁難的民眾,或是下屬,還是照規矩辦事比較好。

  「司機,可以出發了吧。」發言得比較大聲的還是芳玉,翁豐生以後我看就是他們的小跟班了,許姐出來的時候,「不打擾別人的良辰吉日吧,到餐廳再說。」說完她想說的話,我一起被請出門,然後,跟著電梯向下,電梯門開啟,我被推出來打開大門,距離我上班的時間,還有一個上午的時間,或許我心中的企劃不好,不,還是先回家問那口出錢出力的男人比較好。

  「計程車。」坐上計程車,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之前的路上,我拼命的想要完整的解釋我的想法,想完之後,我就在巍用的面前,「妳確定?」

  「是的,我想我的音樂餐廳駐唱也該有個改變,現在的網路那麼發達,我可以用個個人電台分享我們所拍這張照片的故事,再加上一首歌,你的相機不是可以WIFI上傳到我們餐廳嘛,許姐的餐廳本來就有投影器,也是有WIFI的,你們可以串連看看嘛,然後,用你的相機,做為我的攝影機,人家都有野台開唱了,我不可以網台開唱嗎?」他愣了一下,或許這小妞子的主意會有搞頭。

  「你拍這是什麼?」

  「諸葛四郎,很小的時侯,才有可能看過的漫畫,現在人家介紹,所以覺得機不可失,拍了下來,怎樣。」

  「開展吧,名字我幫你想好了,不要遺忘,回想,朱巍用個展,時光的記憶,技藝。」

  「這麼快就決定好,你是被館長買通了,所以才這樣說服我呀。」

  「你辦個展,我就試一次試管嬰兒。」不知為何,今天看到一個喜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就,也想試試看,那樣的感覺,不過他真的呆了,「妳…說…的…不…反…悔?」一個字鏗鏘有力的唸出來,是怕我反悔吧。

  「成不成,一句話。」

  「辦了。」太好了,他下定決心了,人家請得滬州菜館的道義,我還了。

  「先給我說清楚一點,你到底為何想拍諸葛四郎,不要給我膚淺的答案。」

  「我想我只有一個很膚淺的答案,因為他是台灣早期的英雄人物漫畫,可是卻很少人見過他的廬山真面目,連我都懷疑,諸葛四郎,是不是只是老人家一種不甘輸給國外也有的英雄人物,你看,美國多得很,日本也是,不過我們,好像一點自己的血統也無法確認之下,你看,就連這諸葛四郎都是根據中國的樣式方式設計的,可是,看起來就親切,台灣本來就有自己的人生,因為種種的一切,我們的人生變成需要人人一同,那,不會很奇怪嗎?」他拿出一本台灣的漫畫周刊,也是,現在的年輕人懂得運用自己的記憶去發展了,我們應該鼓勵他們才對,「我還是跟妳建議跟妳老闆好好說一聲,或許她是怕失去妳,也或許擔心妳的歌迷流失了,所以才不讓妳說話,也許,妳該說服不是你的老闆,而是妳的歌迷。」他的話怎麼聽起來很有道理,而他的手撥著電話,預約好看診時間,醫生是女的,很好,兩個都看,我們避而不談的話題,問題出在誰身上,終於浮上檯面了。

  還有半個上午的時間,我需要一個大抱枕,我將他拉進房,躺在被太陽烘熱的棉被,睡個覺,或許,他說的沒錯,我該說服的是餐廳的歌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