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八條院同學。」

  「八條院同學。」

  早上七點十五分,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吵醒,仔細一聽之下,原來是我們一年級的舍監,鈴木有美阿姨。

  「早呀,鈴木阿姨。」我睡眼惺忪地打個簡單的招呼。

  「早安呀,八條院同學,拿去,這是從你的老家川見神社寄過來給你的。」

  「寄給我的?喔,多謝了,鈴木阿姨。」

  「打擾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再回去多睡一點吧。」

  「是的,鈴木阿姨。」

  我緩慢地走到床邊,打開包裹,裡頭有一些符咒和一封信。

  打開一看。

    給八條院 藏

  我親愛的孫子,聽聞你要美濃國的不歸坡激發靈力之事,奶奶勝感欣慰。不過由於不歸坡是個不祥之地,雖有氏佑在旁隨侍保護,以及幾位除靈師在場。但是,為避免不必要的遺憾發生,特此寄上一些你的爺爺所寫的符咒,希望能幫上你的忙。

  另外,附上你愛吃的辣味增茄子,要多保重喔,藏。

                                             八條院 多華江

  「哇,是辣味增茄子耶 ~ 奶奶真是細心,切成一口入口的大小,真好。」我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吃完茄子後,我便倒頭回去睡我的回籠覺。直到鬧鐘響起叫醒我之時,已是八點十五分。我快速地做個簡單的盥洗,再一次地確認三天兩夜的行李,衣物和符咒是否準備妥當。著裝完畢後,我前往氏佑的房間敲敲門看看他是否已經起來了。

  氏佑前來應門之時,還穿著著睡衣,我叫他快點將衣服換上,不然就趕不及赴他的試膽愛之旅。

  他一驚慌起來,到處在房間裡亂竄,東拿一點東西,西撿一點衣物。以最快地方式刷完牙和漱口洗臉。不到七分鐘的時間,整個人就完成小倉氏佑一天的穿著。他拎著行李和我一起步出校門,我們走往平安車站的方向,由於小愛成績良好,早幾天就回一之倉神社做準備。所以,我們要在十一點二十分抵達美濃國的坂之東車站。

  進了平安車站,最吸引我們的就是車站專屬便當,不只擁有當地地方風味菜,還有就是附近廚房阿姨們的巧思下所變化的便當。吃的不只是當地的風情味,連當地的人情味也一同品嘗了。

  我們各自選好便當後,就進入前幾天在電腦選好的位置坐下,開始猛嗑便當,不一會兒,我們吃完便當,又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日本國鐵京濃線是去年才開通的新幹線,列車J-1815,由於外表十分像是知名的大和戰艦般的造型,鐵道迷也戲稱這部新幹線列車為大和號。

  一個半小時過去,當我醒來的時候,早進入終點站的時候,我推推氏佑,告訴他我們是該下車了。到了稻葉山車站,我們還要轉搭國鐵支線的小電車,才會到達坂之東車站。

  我們步下列車,往總月台的方向走去,依照車站的路線圖,我們向上的天橋走去,前往支線小電車的五號月台前去。

  等了三分鐘,藍色小電車來,上頭還彩繪著美濃國齋藤家的二頭波家紋。小電車一停站,我們便走了上去,運氣不好,車上的座位都被坐滿了。

  就這樣,我們站著欣賞路邊的風景,時而有小狗小貓在其中穿插在這幅寧靜的小鎮風情畫中。

  約十七分鐘的車程,我們來到板之東車站。氏佑才一下車便四處張望,尋找小愛的蹤影。

  「可惡,我們來早了啦,藏大人。」氏佑抓著頭髮,懊惱地說。

  「那…我們要出站看看嗎?」

  「還是先在車站裡面等等吧,或許待會就會出現了。」

  「現在幾點了?」氏佑因為忙著出門忘了戴錶。

  「現在嗎…大約是十點二十四分左右。」

  「天呀!還有快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好了,好了,冷靜點,只不過是早到了。」我指著月台旁的木造座椅,「去那坐著等小愛他們吧。」

  「好主意,走吧。」氏佑揹著行李快步向座椅走去,而我則漫步地跟在後頭。

  不理會氏佑不斷著急地跺腳等待,我拿出現代文學作家葵津奈子的最新作品,天國之路,出來翻閱。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會選了一個這樣題材的書來看。天國之路裡面敘述著一位得到肺癌的父親,為了跟親愛的家人共度最後的時光,大膽地嘗試家人們勇於嘗試的生活態度,重新面對那走向死亡盡頭的人生。故事有點灰暗,不過更多的是帶來人生勇氣的快樂,雖說不上愛這本書,但我卻覺得是個值得閱讀的書,不愧是今年宇紀多屋大賞的第一名。

  看著,看著,時間也慢慢逼近了約定的時間。

  「久等了,氏佑。」小愛帶著歉意向氏佑道歉。

  「沒關係,來了就好,來了就好。」氏佑說。

  真像是現代戀愛劇中常見的對話。

  「不好意思,兩位同學,因為我們要去接湖北中學的同學,所以來得有點晚了,請見諒。」說話的人,是位帶著大學文學院氣質的男子。

  「這位是?」我問。

  「您好,敝人是一之倉神社的降靈師,名字叫做水澤勉,請多指教。」

  「您好,我是川見神社的八條院藏,而這位是愛又神社的小倉氏佑,請多指教。」

  「神社就是神社,打招呼的方式真是有夠正經八百的。」說話的人是吹著現在正流行的偶像明星的髮型,一副屌而啷噹的模樣,大約中壯身材。

  「好了,輝,別這麼沒禮貌。不好意思喔,水澤先生。」

  「彩子,真是夠了,出來外面,就不是班長了呀。真煩。」

  「那就請木川同學不要破壞湖北中學的形象好嗎?」

  「喂,長瀨同學,可以請你說話客氣一點嗎?」

  「夠了呀,別再說了,哲也和輝兩人,各自安靜一下吧。」

  「沒用的,南同學,這兩人就是這樣,老是愛吵嘴,就讓他們吵個夠吧。」

  湖北高校,是臨近武藏國的科學人國中呀,看來真是一群愛熱鬧的國中生,真好,我的人生也能像這樣嘻嘻哈哈的也不錯。

  「這不是全國自由搏擊高中組冠軍的八條院藏先生嗎?請跟我合照簽名,我是植田彩子。」

  「喔,好呀。」

  彩子同學拿出現下最流行的智慧型手機,是NNC的三百六十度旋轉照相手機,很適合愛自拍的人使用。在她的指示下,我調整自己的角度和姿勢以配合嬌小的彩子同學,我們一連拍了十幾張,她高興地存在自己的手機裡,接著拿出我在頒獎典禮時的照片請我簽名。

  「喂,你真的是那個自由搏擊高中組的冠軍嗎?來比個握力吧?」輝問著。

  「喔,好呀。」

  「不用啦,八條院先生,不用跟輝一般見識。」說話的人是最後出現的男同學,叫做茂。

  「沒關係,好玩嘛。」我回答道。

  木川同學帶著自信的笑容伸出左手,想必是對自己的左手的握力十分有自信。我毫不遲疑地也伸出左手,不到三秒鐘,勝負立下分曉,輝的左手被我握得紅通通的就像吃牛肉蓋飯時所加的紅薑般的紅。

  喪氣的他,跑到南同學旁邊撒嬌,看來兩個人是一對情侶,南拿出冰敷袋為他療傷。

  「好了,各位同學們,拿好你們的行李,我們該跟下禢的旅館人員會面了。」水澤先生說。

  我們一行人步出坂之東車站,車站的前方規畫著十二台的停車格,其中一格停著純白色的小巴士。裡頭的司機從後照鏡看見我們出來,便下車向我們打聲招呼,「您們好,我是各位今晚下禢的源之屋旅館的接待人員,敝姓黑柳小藏助,請多指教。」在經過簡單的寒暄問暖後,我們將行李放進後車廂,便依序上車,前往稻葉山城下方的城下町的源之屋旅館。

  小巴士開往細長又蜿蜒的山間小路,途中,長瀨同學向黑柳先生問到不歸坡的緣由。

  「黑柳先生,不歸坡真的如世間流傳的那麼恐怖嗎?」長瀨問到。

  「那當然囉,長瀨先生,不歸坡的由來是源至戰國時期的齋藤道三和其子齋藤義龍相互爭戰中最出名的場所之一哩。」

  「是名戰場囉。」茂回道。

  「是呀,美濃國有個傳說,只要拿下稻葉山城的不歸坡,就可以得到美濃國,像是齋藤道三父子的內鬥或是織田彈正忠信長大人,都是在不歸坡犧牲數以千計士兵的鮮血才得到美濃國的,所以那裏自古以來除非是戰事攻略,不然當地人不會有人路過那裡的。」黑柳先生說著。

  「那地方邪門的很。」他補充道。

  「那正好,這才附合我們這次奇談社所舉辦的試膽大會,是吧,木川。」長瀨回頭問著。

  「甚麼試膽大會,只不過是小孩子的玩意罷了,輝大爺會告訴你們這世上是沒有鬼的。」

  「那這樣有甚麼意義呀?」茂說道。

  「是呀,鶴子想看看不歸坡的幽靈到底'長得如何?」南同學說。

  「別擔心,南,我會保護妳的。」

  「輝。」

  真是夠了,跟一群小鬼頭般的科學人出遊這靈異地點真是…哀,令人擔心呀,好險同行的有一個專業的除靈師,兩個又五分之一的靈能力者。不過還是希望晴明大人保佑,這趟旅行別出事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