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巴一行人安全地抵達了諾斯的機場之後,亞瑟和老喬在候機室稍作歇息。席巴拿起機場附設的電話,撥了兩通電話出去,跟對方交待過後便走進候機室。

  「走吧,今天太晚了,團長已經就寢了。我先帶你們到旅館休息吧,明天一早再帶你們進城。」

  「那老頭養成早睡的習慣了?」老喬訝異的說著。

  「走吧。」席巴說。

  亞瑟兩人拿起了行李,跟在席巴的後頭,步出機場,搭上計程車。

  在計程車裡,亞瑟從車窗外看著夜晚的景色,不過除了道路旁一排排的路燈之外,商店和住家都已熄了燈火。看著寧靜的黑夜難以想像莫康汀區白天時的街道有多麼的熱鬧。

  老喬不發一語,看著前方。

  經過三十分鐘的車程,計程車抵達無花果樹旅館門口。老喬這才張開口對亞瑟說到「梳洗過後,到我的房間來。」

  兩人在櫃檯領了房間的鑰匙,搭上電梯,前往三樓。亞瑟和老喬的房間隔了兩個房間的距離,亞瑟打開門鎖,進了三一六號房。

  行李箱扔在單人床鋪上,走進浴室裡,打開浴缸上方標示熱水的水龍頭,將熱水注滿整個浴缸的水平面,亞瑟才將水龍頭關上。浴室充滿著白霧般的蒸氣。

  亞瑟用手掌抹了被蒸氣覆蓋的鏡子一把,透過鏡子的映照,他看著自己疲憊不堪的身影,溫熱的水被雙手盛著,滿過雙手型成的小水壩如細流般涓涓地流下來。亞瑟無語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雙眼還遺留著一些被苟斯的黏液沾黏到的地方,他講溫水往臉上潑灑了幾遍,再用旅館提供的洗面皂塗抹上去。使力搓揉想要洗去戰鬥之後的痕跡,就如同先前那場戰鬥從未發生過。只不過洗淨的臉頰,卻洗不去腦中殘留的記憶。

  脫下髒亂的衣服,將全身浸泡在發出熱氣的浴缸裡,熱水溢出浴缸,在四周圍形成一道道冒著熱煙的瀑布,眼皮略微下垂,望著遠方,希望熱氣能消去他全身的疲累。不一會兒,亞瑟就在這樣的寧靜之下不知不覺地陷入沉睡之中。

  熱水隨著亞瑟的體重不斷的溢出浴缸,現在的水量只能只能掩蓋住亞瑟半個身子,而亞瑟還混然不知,浴室裡的蒸氣所是放的熱氣讓他昏昏欲睡。就這樣,亞瑟繼續他的夢之旅。

  待亞瑟清醒過來,拿起放在金色塗裝的架子理的懷錶,看了看時間。他睡了足足有二十五分鐘之久,想起老喬所吩咐的事。急忙得起了身,用浴巾擦拭全身,換上乾淨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前往老喬的房間。

  碰…碰、碰。

  老喬聽見暗號,開了門讓亞瑟進到他的房間。看見亞瑟身上仍帶些需的疲憊,老喬從自己的行李箱拿出茶葉罐和沖泡壺,熱水倒進沖泡壺,沖開剛倒進出的茶葉。給了亞瑟一杯,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坐下吧,亞瑟。我覺得現在該是將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訴你的時侯,在我們進入學院晉見團長之前。」

  「關於父親和母親的事情也一並告訴我嗎?」亞瑟喝了一口茶。

  「那當然。」老喬拿起小皮箱,打開密碼鎖,從中取出一個白色皮革製的資料袋。資料袋裡放著一本海軍藍顏色的小冊子,羊皮製的。翻開第一頁,看到密密麻麻的字跡,可以想見老喬花費了不少心思在這上頭。

  「先前我曾在火車告訴你有關諾斯騎士團的起源吧…」

  「最後劃分為四大騎士團吧。」亞瑟回憶著老喬在車廂裡的那段話。

  「沒錯。這四大騎士團分別被人們稱作神聖十字騎士團,他們多數是貴族騎士的後代,布萊德沃夫騎士團…他們具有特殊的血統的民族,聖人之護騎士團則是由修士們所組成的,還有史提爾密斯騎士團,也是我所隸屬的騎士團,一群鐵匠和自由武士的後代。」老喬翻了幾頁,將標示的部分指給亞瑟看。「我們在諾斯各自成立自己的學院用來培訓新一代的騎士來對抗魅行者,也就是惡魔的僕人。」

  亞瑟看到老喬所指的地方是一塊手繪的小地圖,上面標明四大騎士團的位置,呈現基爾教紋章的形狀,在他們的中心點則是一座教堂。連居民居住的城鎮區、森林、海灣以及懸崖的地形都清楚的描繪出來。

  「學院也有他們所屬的名字嗎?」

  「當然。」老喬接著翻到下一頁,「神聖十字騎士團的學院是以英勇的獵魔者的名字叫做雅圖涅士,布萊德沃夫騎士團以他們聖地取名叫做夜霧之林,而我們是以偉大的發明家、鐵匠|古茲力塔為名,聖人之護騎士團則以稱作愛諾芬斯,慈愛的聖護者。」

  「布萊德沃夫…特殊的血統?」亞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這…這說來話長,你知道夜戮者吧,孩子。當初有一群厭惡血腥殺戮的夜戮者想要褪下野狼的皮毛以及殺戮的種性,於是他們的首領找上教宗華爾曼一世,以對抗魅行者為代價,尋找解脫的方法。教宗華爾曼一世遍覽所有宗教經典,終於找到方法,便是在夜戮者的聖地|夜霧之林,在血月之日,他們的聖之日,在聖禱祝詞和聖水的洗滌之下,讓這群夜戮者回復人類的面貌,但是保持夜戮者強韌的力量。」老喬取出菸草和煙斗,將菸草放入煙斗之內,用嘴咬住煙管,用打火機點燃煙草,抽起菸來。「雖然他們會和外族通婚,但是他們的後代依然保留夜戮者族性的力量。而根據他們的傳統,除非你擁有同族的血脈,不然你不得進入夜霧之林學院就讀,當然,也無法加入布萊德沃夫騎士團。」

  「那他們跟現在的夜戮者,我是指跟作惡的狼人不同了。」

  「是的,那群保持原本面容和愛好殺戮的狼人改稱為狼獸人,我們還是以夜戮者之名稱呼他們。」

  「那血噬者?」

  「那只一群追求邪教的血液愛好狂。他們有些人因為透過邪穢的儀式與惡魔融合取得比一般人較為長久的生命而已,也能夠變化自己的形體。不過他們並非不死之身,太陽光和聖水製成的武器都可以置他們於死地。」

  「他們…」

  「沒錯,他們都是魅行者的夥伴。不過人數比你想得更為稀少,騎士團的重心還是以惡魔組成的魅行者為主。」

  「那…我是要進入古茲力塔學院就讀了。」

  「哈哈哈…我不會指定你就讀那一間學院,順從你的心吧,亞瑟。」老喬拿了一本學院的簡介給亞瑟,不過經過歲月的流逝,簡介的頁面已經變得枯黃。「拿去,這是學院的相關簡介,雖然是十多年前的版本,還是具有參考的價值。看完之後再決定吧,不過你必須今晚就決定進入哪一間學院,免得錯過開學的時間。這樣的話,你就得在諾斯浪費一年的時間才能入學,這不是我所樂見的。」

  「其他的地方也有騎士團嗎?」亞瑟好奇地問道。

  「喔,當然,在其他地方不時也會有魅行者騷擾,諾斯的騎士團為了解決這些擾人的小紛爭,便協助其他國家成立他們自己所屬的騎士團或是直接派遣部分的騎士們在當地設立分部。另外有有些鄉野市鎮也會土法煉鋼的方式組織騎士團。」

  亞瑟收下老喬給的簡介,放在桌上。對於喬瑟夫.克里蒙德一事感到非常好奇的亞瑟,卻在這一刻開不了口詢問他的事蹟。他拿起茶杯,再度喝了一口茶,希望能夠給予他更多的勇氣。

  「喬…喬…有關喬瑟夫.克里蒙德,我的父親。對吧?」亞瑟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開了口。

  「對對對…喬瑟夫.克里蒙德。他來自一個貴族世家,之後就讀於雅圖涅士學院,在學校時就是個成績優異的學生,我們是在夏日慶典日大賽中的捷力球比賽認識的。當時我們兩個人競爭非常激烈,不過他還是技高一籌,率領雅圖涅士的隊員贏得冠軍…」老喬喝了一口茶,將身體向後傾,讓他的背部能夠靠在椅背上。將煙斗放在膝蓋上頭,視線朝著天花板望著,像是在回憶往事。老喬回過神來,將煙斗靠近嘴邊,再吸了一口。「好久的事了…」他的眼神看著亞瑟,如同再次見到老友般。「當然,他的個性善良並且無畏的勇氣為他贏得很多珍貴的友誼。四大騎士團都有他的朋友,在戰場上也是個值得信賴的戰友。不過他老是不愛帶著頭盔,他那金黃色略微捲曲的金髮總是在戰場上隨風飄揚著,就像希爾斯克王國的第一勇士阿格魯敦士一樣,所以大家為他取了個金色戰神的稱號。當時還有另一位勇猛的騎士也是跟他一樣不帶頭盔,紅頭髮,揮舞著雙手大劍,我們稱他為巨龍。他們在當時可是雅圖涅士的雙雄。」

  聽著父親在戰場的事蹟,亞瑟莫名的有一股親切的感覺,彷彿父親就在他身邊。他用手摸了摸金色的髮梢,遺傳至父親的金髮,讓他有點驕傲。「還有嗎?老爹。」像是個聽著床邊故事的孩童,亞瑟等不及多聽一點有關他父親,喬瑟夫.克里蒙德的故事。

  「等等…給我點時間想想。」老喬抓抓頭皮,努力的回想他與喬瑟夫之間的往事。抽了幾口菸,再接著告訴亞瑟關於他們兩人上學的事情和冒險對抗魅行者的故事。這一講又是花了幾個鐘頭,房間的指針指向十二點鐘的方向,已是午夜時分了。

  老喬再給自己和亞瑟倒滿一杯茶,對於接下來的話題,老喬的臉色有點凝重,他不知該如何開口。「關於你的母親,凱特…」,老喬的視線轉往亞瑟的方向,觀察他的表情,而亞瑟似乎發覺老喬對於母親的話題難以啟齒。他的臉色也從剛才喜悅轉為些許的黯淡。

  老喬清一清他的喉嚨,輕咳了幾聲。將茶杯拿起,才輕碰了一下嘴唇又將它放下。「凱特…也就是你的母親,她是愛諾芬斯學院的學生,學習能力非常的高,學院裡的教授都對他讚譽有加,尤其是醫療技術和藥草學的知識在聖人之護騎士團裡是數一數二的高手,當然也是一位傑出的騎士,在戰場一點也不輸給男人的表現…」

  聽聞母親的事蹟,亞瑟總算是露出一些高興的表情,他對於能夠親耳聽見母親的故事,心裡也有幾分的期待。希望他的母親還在世上,就在諾斯,他期待著能與她相見。不過接下來的話語卻讓他的期待落空了…

  「不過…」老喬頓了一下,又抽了幾口菸,才接著把話說完,「對不起,亞瑟,我不知道凱特現在是生是死。魅行者在她前往戰場的前線與你父親會合的中途埋伏…等到我們到達現場的時候,現場發生一場激烈的戰鬥,雙方的死傷非常地慘重,但是我們找了很久很久,一直找不到凱特。現在的我無法告訴你有關他的下落,或許等到我再度重返騎士團之時,我會向席巴他們打聽凱特的消息,我向你保證,亞瑟。」

  「她應該還活著,我是說如果我們找不到她的…屍體,那就證明她依然活在這世界上。對吧,老爹,我會找到她,與她再度重逢。」亞瑟帶著肯定的口吻向老喬說,藉以激勵自己的勇氣,他想要相信,相信自己的母親還在這世上的某個角落,當他成為騎士或是成為騎士之前,母親會出現他的眼前和他相認。

  亞瑟的話鼓勵著老喬,而老喬也向亞瑟一樣懷抱著一絲的希望,哪怕是多麼微小的希望。

  「過來,亞瑟,我有東西要給你。」老喬將手伸進她的那白色皮革製的袋子,從中摸索著某樣物品,當他碰觸到的時候,立刻用手緊緊地握住,將它拿了出來。當亞瑟走到老喬的身旁,老喬站了起來,將這樣物品展示給亞瑟看。是一條用白金和黑曜石所打造的項鍊,項鍊的外型是一個圓形圖樣,在它的中心位置和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鑲嵌上黑曜石,從遠處遠遠看去,就像一個黑色的十字架的形狀。

  「這是凱特在你出生之後請城裡的工匠為你所打造的,這是黑曜石,由驅除邪惡的效果。凱特和喬瑟夫他們會希望你將這條項鍊戴上的。」老喬將這條項鍊戴在亞瑟的脖子上。

  「另外,這是你的銀行戶頭和保險箱的鑰匙還有一封你父親親手寫給你的信。」老喬在他的口袋裡拿出一小本銀行的存錢簿和一只純金打造的鑰匙,鑰匙的上頭有著一指皇冠十字架的造型。

  「這是你的父親所遺留下來的遺產,我認為現在是交給你的時刻。至於那封信,我想是你父親把他想說的話寫在裡頭…」

  「謝謝你,老爹。」亞瑟將鑰匙和信給拿了過來。

  「現在回去你的房間吧,將簡介好好的看一看。另外你也該好好睡個覺,明天還有許多事情要忙的了。」

  亞瑟拿起那本簡介,和老喬道過晚安,便離開老喬的房間,回到三一六號房。他將行李箱從床上的位置挪了下來,放在床邊。而自己躺在旅館鋪好的床上,翻著那本枯黃的簡介,細讀四大騎士團和各家學院的歷史。他想這或許會幫上一點忙,使他更為了解諾斯。從工業世紀之後,人類所使用器具有很大的轉變,單就運輸工具來說已經從馱馬或是木造的帆船替換成使用石油的汽機車和鋼鐵製的蒸汽船。歐克團長瞭解到時代科技的進步,為了讓騎士團跟上時代的腳步也為了研發屬於自己的技術而不被聯合議會給阻礙再次造成和提斯格戰役一樣慘烈的犧牲。於是便和其他騎士團團長作出分工合作研發技術的方案,古茲力塔負責培育具有工匠技術的騎士、雅圖涅士則是培育具有指揮才能的軍事方面的騎士、愛諾芬斯培養具有戰場醫療技術的騎士,至於夜霧之林則是優異的戰鬥技巧的狂騎士。看完簡介,將泛黃的信封夾在簡介的其中一頁,一同放在床頭旁的小桌子上面。雙手放在後腦勺的下面,看著潔白的天花板,一語不發地想著今晚老喬和他說的事情。亞瑟想像著父親的英勇身影和他的面容,還有母親的。想著與母親再度重逢的那一刻,亞瑟想要告訴她的話。

  第二天一早,亞瑟被自己所設定的鬧鐘給吵了起來。帶著睡意的亞瑟拖著沉甸甸的腳步走進浴室,作一番梳洗。換上黑色西裝,打上窄領的素面紅色領帶,穿上黑色皮鞋。將昨晚老喬交付給他的簡介和銀行簿子以及其他東西一起放進他的行李箱,身上只帶著那把金鑰匙,就放在西裝內裡的口袋。提著行李箱前往老喬的房間,想要一同前往享用早餐。

  走到房間門前,敲了敲門。老喬也已經梳洗整齊,東西也都打理好,等著亞瑟的到來。老喬身上穿著亞麻製獵裝外套,米色的襯衫和卡其褲,配上咖啡色的皮鞋。

  兩人一同搭乘電梯,來到旅館位於一樓的餐廳。享用一頓美好的早餐。接著便起身走到櫃台大廳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老喬拿起煙斗,點起了菸,拿起諾斯當地出版的諾斯史卡雷傳令報,看了起來。而亞瑟則是看著旅館進進出出的客人。

  指針停在九點十五分的地方,席巴穿越旅館的旋轉門走進大廳。亞瑟一眼就席巴,舉起自己的右手向他打聲招呼。老喬注意到亞瑟的揮手,轉頭一看也見到席巴的身影,放下自己正在閱讀的報紙,起身向席巴問好。而三人在經過簡單的問候之後,便一同離開無花果樹旅館,搭乘席巴開來的吉普車。席巴和老喬坐在前面,開始聊起往事,亞瑟則獨自一人坐在後面跟著行李一起。

  吉普車向北面的大街前行,進入莫康汀的舊城區,亞瑟見到一間間用當地石材所建築而成的房屋相連在一起,大約六、七層樓高,屋頂則漆成灰黑色的。這裡多數是住宅區,只有一些賣著香料的老舖和餐廳還在這裡營業著。繼續直走,經過到一座石橋,橋墩做成拱橋的形狀,底下有一條清澈的河流經過,當地的人們都稱它作布瑪河。穿過這座石橋,接著來到新城區。這裡望眼看去到處都是現代水泥鋼樑建造的高樓大廈,最矮的大樓也有十三層樓之高。

  「席巴,你的姓氏是…」亞瑟唐突地問著席巴,對於未來的騎士團夥伴而言,他想要多知道一些有關他們的事情,多明尼克也是。

  「帕恩斯。席巴.帕恩斯。這是我的名字,還有什麼想要知道的嗎?亞瑟。」

  「我想想…」

  「在你想的同時就由我為簡報目前的潘斯特維托大陸的情勢吧。在諸王世紀之後,舊有的國家和新興的國家為了自己的主權相互爭戰,在國家形成確立後成為現今的諸國。現在的潘斯特維托大陸分為北方聯邦和南方邦聯各自治理國政,不過兩者創立聯合議會來處理有關潘斯特維托大陸的政治和經濟事務。我們騎士團被視為外來的軍事力量所以若是要進入潘斯特維托大陸需要聯合議會的許可才行。但是在與諾斯簽訂協議的國家則可以自由進入。」

  「對了,在北方聯邦或是南方邦聯都使用相同的貨幣叫作聯合貨幣。」席巴補充道。

  「在諾斯是使用何種貨幣?」

  「我們是稱為克特,你很快就會熟悉這裡的。」

  席巴放慢吉普車的速度,前面有一個位於新城區最大市集。平日和假日都是人潮壅擠的局面,這裡開滿著來自各國風情的餐館、速食店、唱片行、幾間連鎖書店和咖啡館,還有著幾家在此開業已有百年的店家,拉維爾茶館就是一例,保留著大航海時代的收銀櫃檯和擺設世界各地茶葉罐子有的用鐵罐裝著而有的則是用著東方各國的瓷器裝著標示著他的產地。隔著兩條街就是諾斯著名的金融街,每到中午用餐時刻,湧進的人潮令你想像不到之多。

  而金融街的旁邊就是莫康汀市政廳。平日負責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管轄的莫康汀區的一切行政事務。

  亞瑟看著車子緩慢地移動在道路之中,行人都已走在車道之上,可以想見人潮的數量。他看著路標,圓十字大街。一會兒,吉普車來到圓十字大街的路口前,在十字路口的中間有一座天使噴水池,周遭的路口做成圓環狀。

  「席巴,要到學院就讀,需要什麼資格嗎?」亞瑟針對不在簡介上刊載得事項對席巴詢問。

  「你還沒告訴他嗎?老喬。」

  「喔,是的。學院的入學資格考。沒錯,我好像沒向你提起,亞瑟。因為它是個秘密,任何人都不准對外透露,包括學員和學院的工作人員。」

  「所以嘍…我也無法向你說明,不過它很簡單,只要抱持著平常心去應試即可。別放在心上,亞瑟。」

  這麼一說,讓亞瑟更加的憂愁,他很擔心自己無法通過騎士團的考試。尤其是當席巴跟老喬都認為他一定都能通過考試的時候。亞瑟有點後悔提起這個話題,現在他的滿腦子都是資格考的事情。

  為了放鬆自己的情緒,亞瑟決定看看圓十字大街的街道或是欣賞那座天使噴水池以轉換一下心情。

  這裡的商家紛紛將棚子立起來,為了遮掩住正中午的太陽光直接照射進來,帶來刺眼的陽光。

  吉普車順利穿過圓十字大街,向前直行,經過新城區的住宅區。來到占地廣大的森林公園,道路的兩排種滿白楊樹。這裡是人們假日時的休閒空間。到了公園的盡頭,又是一座石頭堆砌而成的橋,護城河圍繞著整座古茲力塔學院,而在學院的兩側各自擁有一座石橋用以通行。經過石橋來到大門前面,有一座哨兵駐紮的崗哨,在門口的兩旁站著衛兵。他們穿著衛兵的制服,而手中握著一只長矛,在矛頭和槍身之間有面三角旗,而旗子上頭縫製著正是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團徽,銀色的十字架,下頭有兩把鐵匠特有的槌子像是短把的釘頭槌交叉著。

  衛兵作出停車的手勢讓席巴將吉普車給停了下來,在崗哨裡的衛兵出來檢視席巴的證件,確認身分無誤後。開啟大門的控制鈕,大門緩緩地開啟,直到吉普車可以通行為止。

  席巴將吉普車開至一旁的草地停了下來,他轉頭向亞瑟兩人說道,「接下來的路程我們要用步行的,提著你們的行李跟著我走吧。」,席巴領著兩人走過鵝卵石鋪成的道路,在一座大門停下來。在大門的右手邊有一個指紋辨識系統,系統的面板上面刻劃著一枚基爾教紋章的圖案,這是用來防止魅行者、血噬者和夜戮者化作人類的模樣偷偷地潛入騎士團。神聖的教徽紋章可以嚇阻他們,避免黑暗的邪惡污化騎士的心靈。這是傳統的鑰匙所做不來的,它們只能抵擋普同的凡人進入而已。席巴脫下手套將手按在辨識系統的面板,經過幾秒鐘的時間,辨識系統確認席巴的身分以後,大門打開來。

  亞瑟跟在老喬的後面進入,而在進入大門之前,他只看到這座高大的城牆,和用來掩護守成的衛兵的牆垛。不過他也發現到在城牆之上有人正在防守著,兩人一組的衛兵被分成三組守衛著學院的大門。衛兵們配戴著適合他們自己的刀劍,只不過手上的長弓跟隨時代的變遷替換成自動式弩槍。

  在亞瑟的眼前是一座偌大花園廣場,暫時不用出任務的騎士們會古樹的庇蔭之下歇息。花園廣場兩旁的大樓是鋼鐵騎士團的騎士們輪值等待出發執行任務的宿舍,在諾斯的城鎮則是騎士們用來安置自己的家人的住所。

  近來由於魅行者動作頻頻,不斷地和血噬者和邪惡的夜戮者陣營接觸,聯手騷擾不少國家的邊境。原本駐守的騎士都已經派出前往和各國的聯軍一通抵禦他們的侵襲,四大騎士團只好發出更多的召集令,招回正在休假的騎士回到城堡內待命。也因此現在城堡裡的宿舍大多數的騎士都是後備的軍力,也不知何時會調往前線作戰。而城堡外的兵工廠則是加派人手,大量製造聖水製的子彈,運送到被入侵的國家使用,這也是騎士團的財源收入之一,此外便是查理曼茲財團在整個世界裡的經濟市場的商業運作得來的財源。

  而一些同期的騎士看到席巴便會向他打聲招呼,亞瑟則跟在其後,像是受到騎士們小群列隊歡迎一般。

  「這裡是工匠長廊,這些雕像都是為我們騎士團作出偉大貢獻的騎士雕像。這位便是古茲力塔.艾克爾。萬能之手,這是他們給他取的別號,在他的手中,我們發明出許多科技,使我們的騎士團的能力更向前躍進一大步。」席巴指著其中一座雕像,手裡拿著三角徽旗上的鐵鎚。

  「而這是艾克.歐文,在七百多年前在土瓦爾勇敢抵禦魅行者大軍,並且擊敗他們領軍的將領,讓魅行者消聲匿跡一段時間,大約有一百二十年的時間…」老喬則指著另一座雕像,在亞瑟的右前方。雙手中揮舞著斧頭,頭頂戴著維塔克克人的雙羽頭盔,身穿鎖子甲。

  穿過工匠長廊,來到正門大廳之前,三人再度遇到辨識系統。進入大廳,在迎賓櫃檯裡站著四位衛兵負責接待來訪的貴賓。在櫃檯前作短暫的停留,確認席巴三人的來訪之後,衛兵打開電梯的控制鈕。電梯停留在一樓,敞開大門。

  「進去吧,團長跟其他騎士團的大人們在等著我們。」

  老喬先行進去,亞瑟跟在他的後面,席巴是最後一個進去的。席巴插入鑰匙,按下第十三樓層的按鈕,電梯直接前往十三樓的樓層。

  「接下來就請兩位自行進入吧,我會在外等候。會談完畢之後,我會帶你們到你們各自安排的房間安置下來。」席巴領著亞瑟他們來到一扇門前,敲了一敲門,就在站在門的一旁等候。

  「謝了,席巴,感謝你這一路來的幫忙。」老喬帶著笑容向席巴道謝,接著打開門進去,看到自己最熟悉的親人便開口,「好久不見了,老頭子,近來好嗎?或者我應該尊稱你一聲父親大人。」

  坐在核桃木長桌主位的老人,帶著一副圓形眼鏡,雙鬢雪白,他的鬍子長到胸口面前。聽見闊別多年不見的親生兒子已然保持桀傲不屈的態度對他的問候並不放在心上。他看了老喬一眼,便將視線放在他身後的少年身上。

  「就是這個孩子,亞瑟.克里蒙德。」老人開了口。

  「是的,老頭子…」老喬這才注意到現場除了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樂斯禮.史東,他是個懂得古老的魔法語言的地精和喬安娜.史利曼小姐,騎士團的首席講師之外,其他三位騎士團的團長跟他們的隨扈也列席其中。才改變自己的口氣,「我是說…團長大人,這位少年就是亞瑟.克里蒙德。掌握著聖物下落的關鍵人物。」

  老喬突如其來的發言,讓亞瑟感到吃驚。與此同時,他也發現到眾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他身上,讓他感到全身有點不自在。不過,老喬只是笑了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走上前去,打開它攜帶的那只小皮箱,拿出一個金屬圓盤放在桌子上。金屬圓盤的中間有著五個手指印。

  「過來吧,亞瑟,將你的手指放在五個指印的上面。」老喬對著亞瑟說著。

  亞瑟聽從老喬的指示,將右手五個手指一起壓在手指印的地方。接下來,聽到喀的一聲,金屬圓盤向外開展開來,藍色的光束從圓盤的中心點有內環繞到外,之後藍色的光線投射在半空之中,逐漸形成一個男子的影像,有著跟亞瑟一樣的金髮,卻有雙湖泊藍的雙眼。

  在場的人全都大吃一驚,就連亞瑟也對影像中的男子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像是父與子的感覺…

  「是喬瑟夫。」紅髮的男子開了口,坐在史提爾密斯騎士團團長席位右方的他有著一雙黑瑪瑙的雙眼,全身穿著金色線條點綴的鎧甲,他就是被譽稱為巨龍的克雷格.索薩斯,現任神聖十字騎士團的團長。

  在他背後有一位看起來年紀稍長亞瑟一歲的侍從,穿著雅圖涅士學院的制服,雙手護持著一把雙手大劍,那是克雷格的寶劍,劍鞘雕劃著龍的巨齒雕刻,在劍鞘的上端鑲著一顆暗紅色的寶石,看過去如同一條紅色巨龍正在睥睨而視著他的敵人,令人不寒而慄。

  影像中的男子站在戰火瀰漫的前線中的碉堡,與魅行者的戰爭並未奪走他的勇氣,他手持著涅鋼打造而成的寶劍,另一手則拿著圓型盾牌。他開啟了口…

  克雷格、喬以及所有的騎士團的騎士們。很高興能夠再跟你們見面,經過多年的奮戰,我們將在這裡,在提斯格這場戰役一口氣解決我們的宿敵,伊萊曼跟他的邪惡盟友們。

  或許這場戰爭過後,我們可能無法再見到我們珍愛的家人或是朋友。但是我很驕傲的告訴各位,在提斯格,英勇的騎士們並不畏懼生命的逝去,為了消滅魅行者而奮戰著。在這裡,我只見到勇士們,也很榮幸跟他們肩並著肩一同作戰。希望這一戰過後,我們能得到期待已久的和平。

  另外,我在這裡的圖書館裡的藏書中得知一個消息…書中的語錄記載著騎士團找尋已久的六大聖物的線索,書中說道,在七個光明誕生之地,人們將會回歸良善,謙卑地領受他們來自神的庇佑。我想它應該指的是六大聖物之一,圖拉爾的星芒盾牌。期待各位能找回這六大聖物,完成騎士團長久以來的神聖使命。

  最後,我將我的兒子亞瑟和圓盤托付給我的好友|喬.薩伊。希望他們能夠平安地回到諾斯…

  告訴凱特,告訴亞瑟,我愛他們。

  喬瑟夫話一說完,他的影像也漸漸地於空氣之中淡去…亞瑟則在父親一句簡單的我愛你之中體會到父親的愛。

  經過一陣沉默之後,歐克終於開了口,「你好,亞瑟。我想先為我們的失禮先跟你說聲抱歉,我們應該先行自我介紹。不過令尊的訊息實在是太重要了。」

  「我叫做歐克.薩伊,也就你身旁的喬.薩伊的父親,也是現任的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團長兼任古茲力塔學院的校長。希望這十幾年來的相處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的麻煩。」歐克輕咳了幾聲,伸出右手指向坐在他左手邊的女士。

  「我想還是女士優先,比較具有騎士精神。這位是布萊德沃夫騎士團的團長|葉芙.海舒曼女士,也是夜霧之林學院的校長。在他的左手邊是學院的學務長,大衛.克梅爾。而另一位則是修伊.弗曼茲,他是葉芙的護衛長。咳咳咳…當然,別忘了我們的小淑女,尼娜小姐,團長的姪女,也是下一任布萊德沃夫騎士團的團長。」

  亞瑟向布萊德沃夫騎士團行禮以示尊重,葉芙女士則代表騎士團向亞瑟回禮。此時亞瑟才注意到她那獨特的紅色眼珠,而尼娜小姐也有一副和葉芙相同如同深紅寶石般的眼珠。亞瑟被那深紅的眼眸吸引住而不斷地凝視著,他的舉動引來大衛的注意。

  「克里蒙德先生好像對我們女士的紅色眼珠非常感興趣。」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亞瑟被戴著面具遮住臉孔的大衛輕聲的指責自覺不合禮節而感到抱歉。不過他一身的祭師的裝扮卻給亞瑟一股冰冷的神祕感。

  「大衛,別嚇著我們的客人。」

  「是的,我的黑皇后。」

  「亞瑟先生,紅色眼珠這是我們一族皇室女子特有的象徵。」葉芙以友善的語氣向亞瑟解釋,身上穿著馬甲樣式的護甲以皮革和鋼鐵揉合而成,黑色的長褲和一雙及膝長靴,一點兒也不像是皇后應有的打扮反倒像個公主身旁的騎士。而尼娜則是她所護衛的公主,一身公主禮服的打扮配上紫色的馬甲,只不過公主的玻璃鞋換成了及膝的長靴。

  尼娜只看了亞瑟一眼便將目光移到桌子前方的水杯,彷彿這場會議與她無關。她十分敬責地扮演好公主的角色,舉止合宜不失莊重。

  「接下來輪到我右手邊的神聖十字騎士團的團長,也是你父親的摯友,克雷格.索薩斯。」歐克再度出聲。

  「在他身旁的三位騎士…這一位是麥提恩.羅伊,負責雅圖涅士的學務長也是一位英勇的騎士。而這一位是遠渡重洋而來,來自東方國度名為曇雲臺國的橘公慶,因為他的母親也是騎士團的一員才把他的公子送來雅圖涅士學院就讀。他是一名劍術優異的劍士,也跟著騎士團出過幾次任務,表現深受眾人的肯定。站在克雷格團長身後的是亞提雷斯.赫斯曼,也是學院的學生,跟公慶一樣年紀,馬上騎術精湛,率領著雅圖涅士學院贏得上屆夏日慶典大賽的捷力球冠軍。」

  議事堂的門外傳來一陣吵鬧聲,是席巴跟一群不知名的人士爭吵。一名男子跟他的隨扈闖進議事堂。

  「這是怎麼回事,歐克團長?你召集其他騎士團的團長,卻忘了告知查理曼茲家族前來參加會議,這不太合情理吧。」

  發言的男子一副鐵灰色西裝的打扮,西裝的領口上別著一枚徽章,皇冠十字架的兩旁各是一把狹月彎刀,劍柄交錯,而十字架的頂頭是一枚眼睛象徵查理曼茲家族的守護之意。

  「這是令尊的決定。」歐克口氣堅定的說著。

  「我父親的決定不是我的決定。而現在是我當家作主,威廉.查理曼茲。而不是喬治.查理曼茲。我有…身為諾斯的一份子,查理曼茲家族有權利知道六大聖物的下落。」威廉十分氣憤的說道,他的脖子都紅了起來。大聲主張歐克團長不該將他屏除在會議之外。這讓他感到不受尊重。

  「小子,只要喬治在的一天,查理曼茲家族就歸他所管。而你只要乖乖的扮演好你的角色,作個敬責的財務大臣守衛諾斯的財富就像你領口上的家徽一樣。」歐克也被威廉的態度惹毛,發起脾氣向他咆哮。

  「你是想嘗嘗狹月彎刀的滋味嗎?歐克,我的刀法就像我操作財務一樣鋒利無比,別忘了我是查理曼茲家的雄鷹…」

  「是呀,雄鷹。一隻羽翼未豐的小雄鷹,我們的敵人沒你想像中的愚蠢怯弱。你的父親就是不想讓你受到任何傷害才讓你周遊列國,負責諾斯的金融操作。當然,不可否認的是你的確表現出色,但是,作戰可不是紙上談兵就可成事。」

  「你…」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就別再鬥氣了。大家都是諾斯的一份子,可不要還沒找到聖物就先讓我們的內鬨讓敵人吃了便宜。」

  威廉走到這名穿著修士袍子的男子後方,將他的雙手搭在椅背上方。「我們親愛的土伯斯團長,那你有什麼好意見嗎?」

  「這…呵呵呵…雨果,你說我們該拿查理曼茲先生怎麼辦才好?」土伯斯既不想得罪歐克團長又不希望讓威廉丟臉,只好把這個燙手山竽交給他最信賴的學務長也是聖人之護騎士團的第一勇士來回答。

  雨果低下頭長嘆一聲,「我認為兩人各退一步才好,這次的任務需要查理曼茲財團的幫忙,畢竟威廉也是個傑出的外交官,對於諾斯在他國的外交事務上有很大幫助,尤其是聯合議會。然而歐克團長也是我們不可或缺的戰力,他的智慧能幫助騎士團對抗那些邪惡的爪牙。」

  「是呀,沒錯。我看你們就暫時將怒火擱置在一旁吧。找回騎士團的六大聖物是我們幾千年來的使命…」土伯斯不斷地緩和現場的氣氛。

  「葉芙團長和克雷格團長,你們也說說話吧。」土伯斯尋求其他人的幫助。

  「威廉,我們還是問問喬治的意見吧。畢竟他只有你一個孩子,查理曼茲家族血脈的存續對他而言比什麼都還重要。騎士團很樂意見你拔刀相助,不過父親的想法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嗎?」葉芙女士提出她的看法。

  「他已經二十三歲,是個成年人了。他了解自己的使命,他的刀法也不是嘴上說說而已…我們都親眼在戰場上為他做過見證。歐克,我們需要他。你也知道我們不可能一邊跟魅行者、血噬者和夜戮者作戰,一邊跟那些聯合議會的議員們玩那些外交的把戲。」克雷格也站在威廉這一邊。

  看到三位騎士團的團長都同意威廉加入這場聖物尋回的任務讓歐克頭痛了起來,他對喬治有過承諾,答應他不讓威廉參與此事。但是歐克也明瞭查理曼茲的財富和外交是騎士團所需要的,任何一位明智的人都會作出相同的決定。況且哪一天騎士團可能需要查理曼茲的戰力,手拿狹月彎刀的朋友是忠誠的盟友。不過一想到喬治…他的胃開始翻騰起來,讓他不得不喝下一整杯的水。

  「但是喬治…」歐克開了口。

  「我父親那裡,我會讓他同意的,別擔心。歐克…」此時葉芙向威廉使個眼色,暗示他應該要更有禮貌一點,威廉注意到了,便改口「我是說歐克團長,希望您能做出睿智的決定。」

  「這位想必就是我們大名鼎鼎的亞瑟.克里蒙德先生吧。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威廉.查理曼茲,之後我們會有很多的機會見面的。」威廉走向亞瑟對他伸出友誼之手。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亞瑟疑惑的問著。

  「這個查里曼茲家族存活數千年來的祕密|情報。永遠要搶先敵人一步擁有正確的情報。」威廉自傲的說著,「歡迎加入諾斯這個大家族,英勇的亞瑟先生。」威廉再一次伸出友誼之手。

  「你好,查理曼茲先生。」威廉的一番話讓亞瑟有點害羞,不過他還是伸出手和他握手。

  「叫我威廉即可,亞瑟。」

  「是的…威廉,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看到事情已成定局,歐克也不再堅持己見。「好吧,威廉你可以加入,不過別讓你父親和聯合議會的議員來煩我們,尤其是聯合議會…這該死的議會需要我們的力量來對抗魅行者卻又對我們綁手綁腳的。」

  「喬,你給我留下。我們還有事情要商議。」

  「辛苦你了,亞瑟。對了,你準備好就讀哪一間學院嗎?我們可以派人將你送到那裡。你應該想在令尊所就讀的學院吧…」

  「謝謝你的好意,歐克團長。不過我決定到古茲力塔學院就讀。」

  「這樣呀…喬安娜女士請你把席巴叫來,讓他帶著亞瑟去他的房間歇息吧。今晚就是最後一次的試驗,希望你也能通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