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前往惠生婦產科的當天早上,巍用起了一個大早,他去市場一趟,買了一塊肥瘦剛好的豬肉,抹上厚厚一層的鹽巴,真想知道是哪座鹽田的,那是他在金門當兵的老兵教他的,抹上鹽巴之後,他拿起烤網,放上瓦斯爐上烤,過了半熟的時候,再將它拿下來,浸在有大蔥、醬油、辣椒和金門高粱的醬汁裡,醃個兩個小時,再拿上去烤,不知為何,只要是慶祝某件事之時,他都會這樣做。

  「你好,我是朱巍用,我知道,今天下午三點的拍攝行程。」他翻著爐火上的豬肉,「改成下午一點…我知道廠商很急,多半個小時可以嗎?我想陪陪她…呼,好吧,就給我多十五分鐘,謝了,鐘姐。」

  懶惰的我,就像前一刻知道主人會給好吃的東西的貓咪,睡個大飽,鬧鐘也很配合,應該是他的貼心,故意轉到八點的時候,我起來的時候,就看見討喜慶的金門辣肉片在桌上等著我,魚露洋蔥末,蒜苗煎蛋,還有酸辣湯,我真是看得都飽了,「朱老師,辛苦了,今天我會好好奮鬥的。」看著他落寞的神情,「怎麼了,我給你靠。」

  「客戶要在三點就看到照片,所以,我一點就要到那裡,十一點半的約,我只能陪妳到醫院了。」

  「我可以的。」夾了一塊金門辣肉片給他,只不過是打受精卵進去嗎,不就跟打小兒科的疫苗一樣,沒事的。

  吃完早餐後,我們聽了一下音樂,讓自己放鬆一些,他聽的老歌,那些民歌,沉浸在大學校園之中嗎?

  我還記得,我們是大二認識的,因為他參加金攝獎大學組的比賽,拿到第二名,來到我們的餐廳慶祝,來到這裡的時候,我正在台上唱歌…喔 ~ 在我們的靈魂之內,是否需要透明的牆來阻隔我們自以為是的愛,天真的愛情,是不是還沒畢業之前,我們都將只能天真的愛著…

  那時候的他,聽到敲響他心扉的聲音,他尋找著,最後才發現他想要找的人在他面前的舞台上,他拍著照,隨著燈光的移動,給我最好的角度,拍著…

  「呂醫生,我算是美麗嗎?」躺在這得要張著腳得手術台上,我有點恐慌,如同歌曲唱完之後,他過來跟我告白,我答應了,我們的愛情好像都這麼簡單,好像…

  「多數的女生會問我,這次手術會成功嗎?少數的女生會跟我抱怨他們的先生,而妳,卻要我幫妳評分?」她講的也是,女醫生遇到這樣的問題也很難回答吧。

  「妳不如問到底是妳先生的問題,還是妳的問題?」她的眼神專注在X光片上,好幾張的攝影圖型,加上有點難受的腹部超音波照射,我也想問這個問題了,「那…」

  「一半,一半,妳的子宮環境不太理想,而妳先生的活動力還不夠,數量太少了,妳向老天許願吧,不是妳老公放棄,就是老天讓妳一進就中。」她拿起了我好討厭看到的鴨嘴鉗,走了過來,「我可以麻醉吧?」

  「如果需要畸形兒的話…」

  「我沒說什麼,只要…」

  「這東西跟妳老公那裡一樣,都不溫柔。」這就是我討厭醫生的原因,醫學院七年的時間,是教他們冷靜,還是冷眼相對,我都不知道了。

  我只感覺,有…進來的感覺,希望一次就成,拜託,老天,我很討厭這個,真的,我不夠堅強,或許巍用當媽媽會比我好,他太過堅強,他是哭過,可是之後,他卻比其他人更堅強的走下去,我好擔心我會不會是個好媽媽…我想起通霄的雙親,我好想當個還不用離家的小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