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提著行李進入兩人房的房間,床框是漆上黑色的金屬框打造,床邊各自擺上一張柚木書桌,而床尾的旁邊則是衣櫥。他將自己的衣物整齊地放進衣櫥。拿著老喬給他的騎士團簡介,抽出父親寫給他的信。躺在床普上打開那封泛黃的信封,看著裡面的字句卻無法了解為何父親要留給他這樣的訊息。裡頭寫著…

  諾伯里的智慧樹

                          喬瑟夫.克里蒙德

  諾伯里的智慧樹?我在諾斯人生地不熟的,要上哪兒去找到諾伯里的智慧樹?老爹又要為騎士團的事情忙碌著…還有那騎士團的六大聖物,到底有哪些?騎士團的人們,老喬和席巴等人為他解開了一個謎題卻又帶給他更多謎團,而這些謎團似乎得要靠亞瑟一個人抽絲剝繭解開謎題,這讓亞瑟想了又想,想得頭發疼卻還是理不出個頭緒出來。自從綠河鎮出發到諾斯的這段路程上遇到所謂魅行者的怪物,種種事端讓亞瑟很想回到綠河鎮的牧場繼續他的牧牛生活。不過身為克里蒙德家族的唯一血脈,加上對抗魅行者的正義感又讓亞瑟打消這個念頭。接受古茲力塔學院的課程受訓成為騎士已是他下定決心決定好的事。選擇古茲力塔學院不光是老爹在這裡,更是受到內心直覺上的吸引…

  。加入雅圖涅士學院或許能讓我成為騎士大師,但是古茲力塔學院卻能補足我所欠缺的工匠技術,或許未來的旅程中我會用得著那些技術,更甚是救我一命。

  還有母親的下落,我相信母親一定在這世界的某個角落,等待著我去解救她。

  房門唰的一聲開啟,亞瑟連忙將信放回信封夾在簡介之中。一個身影走了進來。

  「嗨,我叫做菲利浦.藍道。想必你也是要加入騎士團的學員吧?你是…」菲利浦帶著爽朗的笑容問著亞瑟。

  「我叫做亞瑟.克里蒙德。」亞瑟伸出手來向新見面的朋友打聲招呼,而菲利浦也伸出手來回應亞瑟的友善之禮。

  「菲利浦你是從哪裡到諾斯這裡?為什麼想要加入古茲力塔學院?」

  「我從福克萊曼的一家修道院來的,從自由港上船到這裡。至於為什麼想要就讀古茲力塔學院,那是因為我的救命恩人是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騎士,他救過我的性命,所以我來此追隨他,希望他能收我為徒…對了,他是個有一雙白眉的龍朝之人。如果你有見過他的話,請告知我他的下落,亞瑟。」

  「沒有,我來這裡只有幾個小時而已,不過我若是有看到你所說的那個…白眉的來自焰息國之人,我第一個通知你的,我保證。」亞瑟此時回想起他在議事堂見到的那位年輕的東方人,從曇雲臺國來到的那位混血兒,腰間掛著一把狹長的彎刀,他曾在老喬訂購的武器目錄上看過那種刀刃的名稱,雲之刃,好像是叫做這個名字吧。

  菲利浦將他的郵差包隨手丟在床鋪上,一屁股坐在床邊,「對了,亞瑟,你知道學院的資格考是要考什麼嗎?」,菲利浦曾在自由港的碼頭上問過派普,不過派普也不知道考試的內容。

  「老爹說…我是說喬告訴我那一項秘密考試,任何一位騎士都不能透露一絲訊息給外人。」

  「這就糟了,萬一我要是沒通過考試的話,不就找不到那位恩人了嗎?」菲利浦也想要是派普跟他一樣也沒通過考試的話,他們接下來就會變成諾斯的一日遊客,才剛上岸就要搭船回家。他抓著頭,著急了起來。

  「放心吧,菲利浦。我想只要你秉持著正直的心去參加考試,一定能通過考試的。」

  「真的嗎?他們該不會要我們騎在馬上拿著長矛跟真正的騎士決鬥吧,或是來場比武打鬥,你知道嗎,亞瑟,我從小到大只用過我的彈弓和拳頭跟鄰居的孩子們打過架。」

  菲利浦的騎士幻想讓亞瑟不由得的緊張起來,他在牧場也只拿過除草的鐮刀還有鐵鎚,不過若是射擊考試的話,他到底還有些保握,喬從他十四歲的時候就交他使用槍枝用來牧牛時驅趕山獅或是一些成群結隊的野狗。

  「對了,菲利浦,你知道諾伯里的智慧樹這個地方嗎?」

  菲利浦歪著頭想了一下他與派普的對話之中是否有提到這個地方,但是他一點印象也沒有,只好對亞瑟搖搖頭,「派普或許知道這個地方,不管如何我和派普約好明天見面,到時候再問問他吧。先來準備體能訓練吧。」,話一說完,菲利浦就在地板上做起伏地挺身為了明天考試作萬全的準備。而亞瑟則是倒頭一躺,躺在枕頭上努力地回想這個地名。他想照著席巴說的,平心靜氣地參加考試,可是看到菲利浦拼命地做體能訓練,自己也應該跟進嗎?

  看看時鐘已是到了晚餐的時刻,亞瑟邀請菲利浦一同到別館附屬的餐廳共進晚餐,菲利浦欣然同意,畢竟做兩、三個小時的體能訓練也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兩人來到餐廳之時,已坐滿約莫百來人的座位。亞瑟和菲利浦看到這些陌生面孔步之到過了今夜之後還有多少人會成為他們的同學抑或是自己會按然地離開諾斯回到自己的家園。不過對於亞瑟來說諾斯已是他的家園,回去也沒有可以歸去的地方。兩人對看一眼,心中對於對方所想的已是了然於胸,雙方都決心要成為古茲力塔學院的學生。

  在騎士資格考的前一天大家還是憂心忡忡的,彼此都沒有互相往來,整座餐廳顯得異常平靜。兩個人選了中間的長桌坐下用餐,晚餐的菜色是烤牛肉、馬鈴薯泥和一些時蔬。亞瑟跟菲利浦不管其他學生的沉默地用餐,開始聊起兒時話題而有說有笑的。

  「可以坐下來跟你們一起用餐嗎?」開朗的聲音搭配著甜蜜的微笑,一位女生伴隨著三位男是走向亞瑟身邊。

  「可以呀,請坐。」亞瑟有禮貌地回應。

  「我叫做桃樂絲.戴爾。這兩位是我的哥哥,洛可和提姆,而另外一位則是來自同村的朋友,湯姆.維克。」桃樂絲坐在亞瑟的身旁,其他三位男士則選擇了自己舒服的座位坐了下來。

  「這位是菲利浦.藍道,我的室友。而我叫做亞瑟.克里蒙德。很高興認識你們,桃樂絲。」

  「真是湊巧,你的姓氏就跟那位偉大的騎士喬瑟夫.克里蒙德相同。」

  「那是我的父親。」一旁吃飯的菲利浦也嚇了一跳,他曾在修道院聽過這位騎士的偉大事蹟卻沒料到他的兒子是他的室友。

  「那你為何不是在雅圖涅士學院參加考試而是在古茲力塔學院?」亞瑟的身世勾起桃樂絲的好奇心,她迫不急待的追問下去。「你應該是繼承父親的名號成為神聖十字騎士團的一份子。」

  「我知道這裡有聽起來很怪,但是我的心告訴我古茲力塔學院是我最好的棲身之所,在這裡我也能成為一位出色的騎士,況且我也愛好打造自己的護甲和兵器。」

  在鄉下地方出身的桃樂絲只知道繼承父親的名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同她的父親在地方是一位幫人修理農具的鐵匠也是一位業餘的騎士。他的哥哥們為此而來到古茲力塔學院修業,期待自己能成為一名具有工藝的騎士,桃樂絲也是。

她總是在父親的打鐵舖跑來跑去,那裡就是她的遊樂場。到了十六歲之後,他的父親沒辦法只好將不愛女紅的桃樂絲跟她年滿十八歲的哥哥一同送往諾斯學習。

  「那你們有遇過魅行者嗎?」

  「在我孩提時期曾經遇過一次,那一次是史提爾密斯的騎士解救我的。所以我發誓要成為跟他一樣勇敢的騎士而來到這裡。」菲利浦吃了一口大廚美味的馬鈴薯泥。

  「我跟老爹在前往諾斯的旅途中,在火車上遭遇到魅行者。我第一次見識到他們的厲害,不只會化作人類的形體還會招喚來自地獄的怪物。我們打得非常狼狽才贏得勝利,幸好有席巴和多明尼克,兩位來自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騎士為我們消滅怪物。不然我們也難以抵達諾斯。」亞瑟現在一想起在火車對抗苟斯的時刻,內心中還是心存餘悸的感覺。為了消彌那種感覺,他喝了幾口加了檸檬片的蜂蜜水。

  桃樂絲和他的兄弟們聽到亞瑟戰鬥的經歷都備感訝異,一位沒受過騎士訓練的年輕人竟然能夠擊敗魅行者,想到這裡他們不由得的佩服起來。桃樂絲心裡想真不愧是喬瑟夫的兒子,她開始欣賞起亞瑟還有他那俊俏的臉龐。

  「天呀,我的室友竟然是個擊敗魅行者的外行人。亞瑟,我敢保證你一定能順利的通過今夜的測試。」

  「別這麼說,菲利浦。萬一沒通過測試,我的臉可丟大了,大家會說我只是靠著運氣獲勝的傢伙。」亞瑟露出害羞的表情。

  「你一定可以的,亞瑟。」洛可附和著,而洛可和提姆也同意菲利浦的看法。

  很快的,亞瑟和桃樂絲一行人打成一片,他告訴他們有關其他騎士團的歷史,尤其是布萊德沃夫奇特的歷史,除此之外還有血噬者和夜戮者的知識。將喬所告知他的一切分享給在座的每一位人。連菲利浦也對亞瑟感到佩服。話題延續到他們的日常生活,每個人都毫不令惜的分享他們的故事和成為騎士的夢想。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之中,感覺不到他們對於今夜的資格考的擔憂,跟靜默的餐廳形成莫大的對比。

  「各位讓我們拿起手中的杯子一起為今夜的考試而加油吧。」桃樂絲拿起手中的杯子,雖然有點羞澀,卻勇敢地說出這番話,她的臉上充滿著自信的笑容不知不覺地傳遞到身旁的人。亞瑟、菲利浦、洛可、提姆和湯姆都拿起手中的杯子。

  「祝我們一同通過考試。」所有人一起慶祝著。

  晚餐過後,亞瑟和菲利浦和桃樂絲他們暫別,兩人走回寢室,一路上延續著之前的歡樂氣氛不停的聊著。

  午夜鐘聲響起,鐘聲響徹雲霄,傳遍整個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城堡。住在客房的參加考試的人們紛紛被鐘聲所吵醒。客房的房門被開啟,騎士們站在門外要求應考的人們換好衣服準備參加考試。

  唯獨菲利浦沒被鐘聲所吵醒,大慨是在修道院的生活習慣了鐘聲,一直到被亞瑟叫醒的這段時間內,他十分享受在睡夢之中。亞瑟和菲利浦換上輕便的服裝來到門外,看到所有應考的人全部由騎士們帶領著前往馬廄。負責帶領亞瑟的騎士吩咐他們趕快加入隊伍的行列之中。

  來到了一樓,他們看到戴爾兄弟不斷地安撫桃樂絲不安的情緒,可是不管他們如何費盡口舌,桃樂絲依然感覺不安。直到她看到亞瑟的身影,心才稍稍微的放心下來。桃樂絲走到亞瑟的身邊,希望能從他的身上尋求勇氣。

  「亞瑟,你不會感到害怕嗎?」

  「不會,如果這是邁向騎士唯一的道路,我會勇敢的向前邁進。如果桃樂絲會感到害怕的話,可以待在這裡,菲利浦、你的兄弟和我會一起保護你。」

  聽到這番話,桃樂絲心中感到安慰。她走在他的騎士身旁,內心不再感到一絲恐懼。他們一行人走到馬廄旁,前面已有人騎上馬依循著騎士團的隊伍前進。亞瑟先是幫助桃樂絲騎上馬,再來則是指導不曾騎過馬的菲利浦如何上馬。。最後自己才騎上馬跟著他們一起同行。

  跟著騎士團的腳步,亞瑟他們穿越過城堡另一側的大門北上。途中經過一座森林,夜晚的森林顯得鬼影幢幢。貓頭鷹咕咕地鳴叫著,告訴所有夜行在這片森林裡的動物們小心牠們的腳步,今晚有不速之客來訪,不要跟他們碰面。而騎士們手上的火炬也透露出這個訊息。

  好不容易隊伍穿越過森林,來到月石山的路口。歐克團長吩咐古茲力塔學院的教授們要保護那些前來應考的人們。之後帶領著學院的高年級的學生和一批騎士先行前往目的地確認一切事項都已準備妥當。

  樂斯禮教授和其他教授在路口等待應考的人們,並且將他們集合起來一個個點名。確認人數無誤之後便朝著山頭前進。

  應考的人群之中有人似乎是厭煩了不斷的行軍。停下了步伐,大聲地詢問那些教授們這樣的行走意義何在。

  不待樂斯禮開口回答,巴爾克教授便不耐煩的說道,「如果有任何人不想參加這次的考試便給我騎到山腳下,哪裡會有人帶你回家。」

  此話一出,眾人便安靜了下來。不過還是有些人在哪裡低聲的交頭接耳,抱怨這樣的儀式。也有一些人受不了巴爾克教授的話語而策馬回頭直奔山腳下。

  「真是一群意志不堅的人們,我們不需要這種學生,更不需要他們來擔任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騎士上前線作戰。這樣的人只會成為害群之馬,讓我們損兵折將做出不必要的犧牲。」

  「巴爾克,你的話不無道理,不過他們還只是一群需要我們照護的幼苗,別對他們太嚴厲了。」

  「喬安娜,妳就是太心疼這群尚未入門的學生。只有經過烈火鍛鍊的鋼鐵才能成就一把寶劍。」

  「若是火侯太過剛烈只會讓鋼鐵脆裂。別說是寶劍了,就連一把小刀都不成。」

  「妳…」

  「好了,好了。你們兩位教授就別在那繼續鬥嘴了。專心在這場試驗之中吧,聖月湖會為我們選出適合擔任騎士的人們。別在那兒瞎操心了。」

  「是的,樂斯禮教授。」巴爾克和喬安娜都同意樂斯禮教授的說法不再爭辯下去。

  教授們帶領著人們來到月石山的山頂。在山頂的中心坐落著一片大湖,四大騎士團的篝火相連,燈火通明。在他們抵達之前,神聖十字騎士團和布萊德沃夫騎士團早已抵達聖月湖。最後一個抵達的是聖人之護騎士團。

  在篝火和騎士們的火炬之下,掌旗手手裡牢牢握住手裡的騎士團團齊和學院旗幟。神聖騎士團的旗幟是個赫魯士大帝的太陽寶冠,底下則是寶劍般的十字架。所屬的雅圖涅士學院則是八把寶劍圍成一圈劍圍,在它的中心點則是金色十字架。布萊德沃夫騎士團的旗幟則是黑色的十字架劃上三道狼爪痕象徵他們的血統,黑色十字架的外圍則是被族裡的巫醫圖驣圍繞,而夜霧之林學院的圖徽則一座高聳的神木樹,樹的頂端瀰漫著一片紫霧。史提爾密斯騎士團則以銀色的十字架的周圍則是放著被火舌所纏繞而立的釘頭鎚。古茲力塔學院則是以戰斧十字架,十字架的兩端則是燃燒的火炬。聖人之護騎士團以穿著白色十字架聖袍的聖徒手中持拿著戒律之錘,外面以天使的羽翼所守護的徽章代表著守護著聖人以及朝聖者。愛諾芬斯學院是以一位手捧著紅心的女神作為其學院的標誌。

  從神聖十字騎士團開始,號角聲響起,接著是布萊德沃夫騎士團,然後是史提爾密斯騎士團和聖人之護騎士團。

  四大騎士團的團長們各自站在聖月湖的東、南、西、北的方位,化作一道十字,舉起他們的武器,大聲地念起聖禱文。就在聖禱文的儀式開始的同時,天上的烏雲散去,皎潔的明月照耀著整片聖月湖。湖面的四周瀰漫著夜霧,霧色之中待著紫色的微光。一片寧靜,人們只是靜靜的觀看這神聖的儀式。

  儀式過後,四大騎士團的團長們命令那些應考的人們下馬,走到湖邊,一個接著一個圍繞整片湖泊。

  接著從明月之中射下一道白色的光束直只聖月湖的湖心中央。

  「閉上你們的雙眼,伸出你們的雙手接受基爾神的祝福吧。」歐克團長大聲的說。

  人們閉上自己的雙眼並且伸出自己的雙手面向著湖面。奇妙的一刻來臨。湖面漸漸浮起一顆顆的光點,不斷的上升。那是聖月湖中的月石,就在四大騎士團來到諾斯之時,一顆巨大的隕石從月亮的地方降落至諾斯的山頭,形成一片廣大的湖泊,而湖泊向四面流去形成一條條的河川。一開始騎士團的人們不以為意,認為那是上天給予他們的祝福,也因此諾斯才有自給自足的水源。

  不過只要到了八月十八日這天,湖泊中心深處的隕石便話作無數顆帶著光芒的小石子飛向身為騎士們的身旁。而那些由魅行者假扮的騎士在這顆小石子的面前便會現出原形。讓騎士們得以消除那些魅行者間諜。而那座湖泊被人取名為聖月湖,而那發光的小石子則被稱作月石。

  在四大騎士團的學院落成之後,團長們達成協議,便將每年的八月十八日訂定為學院的試驗日。藉由月石來為他們選出適合任職騎士的學生,以學院的課程教育出無數的傑出的人才。

  不過在那些閉上眼睛等待著月石到來的人群之中,有些人卻是打從心裡一點也不相信這個儀式有多麼的神聖,那只是一個騙人的鬼把戲罷了,湯姆.維克就是其中一例。湯姆一開始只是為了追求桃樂絲而跟隨著他妹一同來到諾斯參加考試。對他來說,騎士的名號只是拿來追求女孩子的噱頭,許多民間歌謠都在描述騎士屠龍然後取得美人芳心的故事。可惜那只是故事而已,真正的騎士是為了保護無辜的百姓而存在。但是湯姆並不瞭解,他認為只要像個呆子乖乖地站在湖邊伸出他的雙手,自然而然就有人會把那發光的小石頭放在他的手掌心。然後他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向桃樂絲告白,而桃樂絲會迷上他,當他的妻子。而他只要打著騎士的名號就可向那些無知的鄉民們斂財以此為生。

  正當湯姆在那位他的白日夢竊笑之餘,他聽見在他身旁的人的笑聲。湯姆著急了起來,因為他不希望身旁的白癡大笑而失去了他寶貴的石頭。他祈禱著騎士團的騎士們不會發覺到這個笑聲。

  聖月湖的月石向外拋射出去尋找著適合擔任騎士之職的人們。儀式過後,歐克團長要大家睜開雙眼確認自己的手中有無月石。手中沒有月石的人要立刻離開諾斯返回自己的家鄉,但是手中握有月石的人則可以如願進入古茲力塔學院就讀。

  湯姆迫不及待的睜開雙眼確認月石是否在他的手中。如他所願,月石的確在他的手中。興奮之餘他趕緊看看旁邊的人是否也有月石。只不過他身旁那位全身穿著絲質布料的西裝的富家子弟,那位哈哈大笑的年輕人手中並沒有月石。現在的他手裡只有那昂貴的珠寶戒指,笑聲頓時鴉然無聲,取而代之的是丟臉失意的哭聲。湯姆不由得暗地裡嘲笑那位富家子弟,他心想全身穿金戴銀的人才不會得到騎士團的青睞,他們需要的是像我們這樣的貧苦人家。

  湯姆轉到洛可的身邊刊看他們是否也得到月石,尤其是桃樂絲,當他看洛可、提姆和桃樂絲的手'上都有月石的時候十分開心。倒是亞瑟和菲利浦的手中也握有月石的時候,心裡憤憤不平。菲利浦倒是沒有關係,但是亞瑟卻不行,他看得出來桃樂絲對亞瑟有一種超出朋友界限的情愫在她的心裡面。不過事實如此,他只能作罷,等到就學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湯姆的利害,亞瑟公子。他心滿意足地看著桃樂絲,接著跟洛可和提姆道賀,恭喜他們跟自己一樣也得到月石。

  洛可的一句話卻把他拉回現實世界,「湯姆,你的手中並沒有月石…」,這句話讓湯姆感到驚訝,他開始懷疑那是洛可跟他開的玩笑。

  不過當湯姆定睛一看卻發現原本的月石不見了,那顆牢牢握在手中的月石不見了。這才驚覺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覺,他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對於這樣的結果他無法認同。他大吵著要求一場公平的考試,他拉著每一位在他眼中看到的騎士的手臂。湯姆甚至想要跑到歐克團長的面前申訴,不過騎士們阻止了他的作為,把他拉往那群手中沒有月石的人們身旁跟隨著他們一同離開諾斯。

  為了安撫湯姆的情緒,洛可和提姆急忙的跑過去,規勸湯姆接受事實。桃樂絲也趕過去希望多少能夠幫上,不過只是讓湯姆更加的激動。

  亞瑟也希望讓湯姆冷靜下來,只是適得其反,他的出現更讓湯姆憤怒。湯姆把這發生的過錯全歸咎在亞瑟身上,他激烈的掙扎甩開騎士們的手,衝向亞瑟想要奪取他手中的月石。在那一瞬間,亞瑟手中的月石發出閃耀的光芒如同白晝的太陽一般耀眼,眾人皆因這閃耀的光芒而暫時閉上雙眼,湯姆也是。光芒直衝天際,這樣的奇景讓聖月湖的人們感到驚訝。光芒持續綻放約莫十秒,這才停止。

  出現這樣的神蹟,讓湯姆徹底的死心。他不再掙扎,相信騎士團的儀式是神聖而不可褻瀆。他落寞的走向前往港口的車輛,途中和洛可、提姆和桃樂絲告別,內心祝福桃樂絲能夠尋得真愛。

  在亞瑟的月石發出光芒的神蹟之後,失去騎士資格的人們不再有任何異議。他們跟湯姆一樣接受了這樣殘酷卻鐵一般的事實。等到最後一個人上車,車子靜靜地開往諾斯的港口。

  留在現場的眾人開始討論起剛才的那場神蹟和亞瑟。他們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亞瑟的身上彷彿他是神所派下來的使者。而有一些人則有樣學樣的希望自己手中的月石也能發出那樣耀眼的光芒,可惜除了亞瑟手中的月石之外沒有任何一顆月石再度綻放光芒。

  一位來自普西柯女戰士部落的少女走向亞瑟,一頭量力的黑髮和小麥色的肌膚,伸出友善的手向他打聲招呼。

  「我是哈麗娜.鄧韋特,來自普西柯女戰士部落的戰士世家。很高興能有看見這樣的奇景,你是…」

  「我叫亞瑟.克里蒙德,很榮幸認識你,哈麗娜。今後我們都是古茲力塔學院的學生,多多指教。」

  這時桃樂絲走近亞瑟,向她展示自己手上的月石,一顆有著心型的小小月石。而亞瑟則是對桃樂絲報以微笑,他的微笑讓桃樂絲有些害羞。亞瑟的月石呈現圓型的形狀而中心點的位置向上隆起,隱約閃耀著未知的符文記號。

  「亞瑟,你的月石好奇妙,上面有著符石記號。」菲利浦湊過來看看亞瑟的月石,同時展現自己的月石如同鵝卵石般普通。

  哈麗娜的月石則是箭頭的形狀。當洛可和提姆也各自展示自己的月石。他們這才發覺每個人手中所拿的月石並不相同。

  歐克團長和其他三位騎士團的團長回頭看望自己的新學期所加入的新生,同時對他們獻上無盡的祝福也期許他們成為一個優秀的騎士。

  「願光明與我們同在,讓我們時時與榮譽、勇氣和愛相伴。」四大騎士團的團長高聲喊著,隨後騎士團的騎士和學院的高年級生也跟著唱和,最後則是新進的學生。

  聖月湖的儀式就這樣圓滿的落幕。新生們在教授們的帶領之下回到客房,在他們入睡之前,隨行的騎士給予每個人一份清單,清單上面註明著明天所要報到的宿舍領取通行證、訂做制服、宿舍室友的抽籤以及新學期所需要的課本。目前這些新進的學生必須要在通過基礎的武器訓練之後才會發給他們各自適合的兵器。然而古茲力塔學院的學生卻不同,除了武器訓練之外,他們還必須通過鍛造的訓練才可打造專屬的武器。這是古茲力塔學院自開校以來的傳統,永不忘記他們的出處,他們是鐵匠所組成的騎士團,也是一份榮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