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壽喜燒之後,我們繼續在城下町的街道逛,在逛街途中,我們從店家中知道今天有晚市市集,到時候附近的小攤販都會來到此處擺攤形成一個小型祭典。大家聽了之後,便決定在晚餐過後,來到晚市市集遊玩。

  走著,走著,我們來到在地有名的知葉神社做參拜的儀式,好玩的是,輝竟然連一個大型香油錢的木箱,都丟不準,一連丟了三次都失敗,最後在他拿出五百元硬幣丟出去的時候才命中。一共貢獻了八百日圓的香油錢,我想神明們一定很高興地笑著,有個虔誠的信徒真好。

  不過其他人只丟一次都命中了,鶴子驕傲地向輝說著,搞得這自尊心強大的小子拉不下臉來,氣呼呼地拿著摺扇到處逛逛。

  最後,我們向神社的祝願所,買了些繪馬板,各自將自己的心願寫在上頭。彩子寫著成為望海醫院附屬大學的學生,成為懸壺濟世的婦產科醫生。

  水澤先生則是寫著成為國滿大人的支柱,想必是想為國滿大人分憂解擾吧。

  茂則是寫著,成為世界摩托車大賽冠軍,成為超越阿隆索.拜恩三連冠的紀錄的賽車手。今年畢業後,他就要到美國的馬斯頓學校接受培訓成為賽車手。

  長瀨則是寫著成為一流企業的大社長。

  輝則是寫著,成為能讓鶴子依靠的男人,想不到屌而啷噹的他,也會寫出這男子氣概的話。

  鶴子則是寫著,成為像小愛學姊一樣的女人。

  氏佑當然希望與小愛的戀情能開花結果,愛又神社能一直平安存續下去。

  不過小愛寫得則是寫得和氏佑想不一樣哩,她是希望能遇到更勇敢的男人,讓氏佑不斷在小愛面前擺出時代劇老爸般的嚴肅樣貌,藉以彰顯他的勇敢男子氣概吧。

  我嗎?當然是希望阿隱哥快點回來繼承川見神社囉,相隔兩年沒見的大哥,不知道會成為怎樣的男人,我想應該是更有氣魄的男子吧,像昭和時代硬派明星小持院讓一樣的帥氣。

  在住持的歡送下,我們走回到源之屋的時候已是下午五點的時候,春雅到我們的稻之間告知,晚餐會在晚間七點的時候上菜,今晚的菜色是,紙豆腐火鍋和山菜料理。

  「走吧,趁溫泉泡湯的人不多的時候先去洗吧。」水澤先生拿著盥洗衣物和浴巾向湯之間走去。

  我們走到湯之間的時候,恰好女孩子也跟了過來。湯之間不是大眾男女混湯的溫泉,是分為男女兩間市的溫泉浴室。

  「好了,請男生向左,女生向右,分別開來吧。」這時彩子又用班長的口氣告訴大家。

  「是是是…三年七班的木川輝同學向男湯出發。」輝有模有樣的學起在運動會看齊的隊形口號。

  「木川,可以尊敬一點嗎?」彩子不滿地說。

  「好了啦,放輕鬆啦,大家,快進去吧。」茂這麼說,推著氏佑趕快進去。

  「等一下啦,小愛…」

  終於在一陣喧鬧聲中,大家分別進入浴室,男生們各洗各地,一點都不理人。說要怪怪地,那就是輝不聽地將耳朵靠近女湯的方向。

  「喂,輝大爺,洗澡時就乖乖地洗吧,紳士一點,別往女湯靠近。」我揪著他的耳朵說。

  「好痛,放手啦,沒情調的傢伙。」輝說。

  「那就給我乖乖地…」

  「好啦,我知道啦。」輝不甘願地走向溫泉泡了下去。

  「我來了,我來了。」茂也接著下去。

  水澤先生和長瀨同學以安靜的方式入湯,氏佑則是催促我一起下湯。當大家就一起泡在這具有治療效用的碳酸鈣溫泉時,首先是平靜地泡湯,之後女湯那裏傳來一陣喧鬧聲後,輝和氏佑開始急躁起來。

  「氏佑哥,想不想知道女孩子聊些甚麼呀?」輝慫恿著氏佑。

  氏佑雖然沒有回應輝,不過兩人很有默契地往兩邊中間的木牆移動著,耳朵貼這木牆。

  「喂,別鬧了,你們兩個。」我說。

  「噓。」兩個人像攣生兄弟樣做出相同的動作。

  「喔,鶴子的好大喔!」小愛大聲的說。

  「才不哩,彩子和小愛學姊的也很大呀!」南回嘴說。

  「真的耶,我摸摸看。嗯…真的很大。」彩子說。

  「甚麼呀?甚麼很大啊?」輝不耐煩地說。

  「是呀,小愛的也很大嗎?」氏佑也搭腔。

  我說呀,「兩位可以停止這無聊的舉動嗎?」,一邊看著其他男生,不過其他人都聳聳肩,連水澤先生也放棄勸說他們兩個,只是安靜地泡湯。

  無可奈何,只好過去制止兩個蠢小孩的動作,「欸,你們兩個。」我說。忽然,從女湯那邊發出好大的讚嘆聲,「小愛學姊贏了,妳的最大。」

  「甚麼,小愛的最大!」氏佑像是得到秘密情報般的興奮。

  「我的鶴子輸了…」輝嘆氣地說。

  「甚麼輸了,贏了?」小愛說,「一定是男生在偷聽啦。」鶴子說。

  「可惡的男生。」彩子,用手肘撞擊木牆,造成的聲響,對氏佑和輝兩人造成短暫地失聰和驚嚇。

  「藏,是誰在偷聽?」小愛大聲的說。

  「兩個你認識的笨男生。」我老實地回答。

  稍後,我們在最大的山之間用餐的時候,只有兩個男生被賜座特別座,坐在山之間的角落用餐。而其餘的人則是在一張長桌上愉快地用餐,後來,我們才知道女湯那邊有三個胖胖貍的雕像,女孩子們只是在比較那一支的肚子最大而已。知道真相的兩人更是心灰意冷的在邊邊享用著晚餐,並帶著憐憫的眼神向女朋友道歉希望得到原諒。可惜的是,小愛和鶴子,看都不看一眼,繼續和大家聊天說地著。這樣的情況,一直到我們互道晚安,各自回房時,都沒改變。兩個落寞的少年就這樣靜悄悄地舖棉被睡覺了,而長瀨同學則是大開頻道到日本國電頻道的木曜劇場,觀看電視劇。

  就這樣,我們安靜地入眠,等待明天的試膽大會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