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和菲利浦在客房整理自己的行李,並且討論著今天和派普同行的行程。亞瑟也盼望派普能為他找到諾伯里的智慧樹這個地方。他很好奇父親所囑咐給他的到底是什麼。

  「真希望派普也能夠成為愛諾芬斯學院的一員,這樣我們就可以一同在諾斯相互扶持鼓勵。」

  「會的,菲利浦,以你對派普的描述,他也是個有著慈愛心腸的人,我想月石會選擇派普當作騎士。放心吧。」

  「走吧,菲利浦,該是到宿舍集合的時間。」

  他們兩人提著行李來到一樓,看到戴爾兄妹正好也要出發。亞瑟對他們打聲招呼。桃樂絲高興地走向亞瑟,「早呀,亞瑟。」,她看著亞瑟的神情就像是遇到景仰英雄騎士的少女,害羞的看著。

  「早呀,桃樂絲。你們今天要跟我們一起去聖人之護騎士團的城鎮嗎?」

  「…沒有…今天我們的父親會來,我們要一同慶祝成為古茲力塔學院的學生。」桃樂絲臉上雖是帶著微笑,不過她的語氣卻夾雜著失望之情。她多麼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和亞瑟相處。

  「那這樣就先祝福你們玩得愉快。我們會帶點當地特產回來給你們的。」

  五個人一邊前往宿舍的路上,一邊聊著自己將來希望擔任史提爾密斯騎士團裡面的哪一種職務。

  「提姆和我打算成為後勤的工匠騎士。我倆從小對工程學就有濃厚的興趣。而我親愛的妹妹卻想成衝鋒陷陣的女騎士。你們得幫我勸勸她。」

  「這樣很好呀,桃樂絲,歡迎你加入我們的陣營。」

  「別鬧了,菲利浦。我的妹妹可不是擁有一身怪力的壯士,再說她可是連一場架都沒打過更何況是和魅行者戰鬥了。」

  「那可不一定,或許桃樂絲會成為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的新傳說。」菲利浦打趣的說。

  「亞瑟…」洛可的期待轉向亞瑟,期待他能勸桃樂絲回心轉意。

  「我想還是讓桃樂絲自己決定吧,這個年代多幾個做個獨當一面的女騎士並不奇怪,相反地我倒是很佩服這樣的選擇。不過也別急,等到第一年的課程結束之後才會分班不是嗎?說不定她會改變想法,洛可。」

  「是呀,還是讓桃樂絲自己決定吧,我也贊同亞瑟的意見。」

  「提姆,怎麼連你也…算了,算了,我明白了。就讓桃樂絲選擇自己的道路吧。」

  「那亞瑟…你也是要上前線作戰的騎士嗎?」

  「是的,這是跟魅行者交手之後所產生的想法。我希望自己能站在第一線親手守護我所要保護的人,當然,後勤的戰力也是不可或缺的。這一場團體戰,,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就能得勝的戰役。」

  「那亞瑟也會保護我…我是說我們每一個人。」桃樂絲害羞的說。

  「那當然,到時我會挺身而出。」

  「還有我。別忘了還有我菲利浦在,我會跟亞瑟並肩作戰守護你們的。」

  所有人開心地笑成一團,享受著這快樂的時光。走著走著就來到宿舍的門口,看見今年的新生在門口排排站等著丈量自己的制服尺寸和領取通行證。隊伍的裡頭有怯生的獨自一人等待著,也有人卻向是大家的老朋友般與人攀談,,哈麗娜就是其中一例。她發現了亞瑟便揮揮手,而亞瑟注意到哈麗娜,他領著一行人走向哈麗娜。

  「嗨,亞瑟。讓我為你介紹幾位新認識的朋友。戴著金色鏡框的是連恩.哈德溫,這一位是桑.肯特,而另一位則是吉娜.沙恩。」

  就在他們彼此交談相互認識對方的同時,巴爾克教授全副武裝地向喬安娜教授和凱伊教授道別。原本的新生報到是由巴爾克和喬安娜所負責,不過聯合議會又要召開會議,歐克團長忙於和喬治斡旋無法抽身,萊斯禮則是教導著喬讓他能夠快點熟悉騎士團的事務,其他的教授不是要準備新學期的課程就是在外剿滅魅行者尚未歸隊,只剩下有跟聯合議會交手經驗的巴爾克是唯一的人選。

  「是昨天讓眾人大開眼界的少年呀。喬瑟夫.克里蒙德之子。」巴爾克注意到亞瑟便走到他的身旁。他的話語吸引一股騷動,大家紛紛回頭,想看看這位新同學的真面目。目光集中在亞瑟的身上,但是他卻一點也不感覺害羞反而讓人見識到身為耀眼新人的氣勢。巴爾克無視這場騷動,只是看了看亞瑟周遭的人們。

  「好了,別忘了來我的課喔,小子們。」話一說完便搭上吉普車離開現場。

  「好一個愛下馬威的老師。」桃樂絲吐著舌頭。

  「別看他這副德性,他可是怒漢之稱的巴爾克教授。在西里河一役,他指率領十二個人死守碉堡三個半月,不僅沒讓魅行者一眾渡過西里河,還殺了當時帶頭的首領。」連恩用手撥一撥他的金色鏡框。

  「真的嗎?真是看不出來。」桃樂絲有點驚訝。

  隊伍之中還是有人不時的回頭看著亞瑟,從頭到尾品頭論足一番。如此看來亞瑟已成為新學期的話題人物,有不少人已在私底下以午餐打賭這位新人的表現。

  連恩是來自中部歐洲新型的克維爾第三共和國,哈德溫家族的獨子,他放棄了祖傳的律師事業來到古茲力塔學院是為學成歸國在騎士團的協助下成立騎士團的分部。近來克維爾第三共和國受到血噬者的侵擾,許多無辜的少女失蹤,國內還出現新興的宗教團體不斷擴大自身的勢力。這些情況都讓連恩感到憂心忡忡。桑則是來自嘆息之河所屬的七十二個部落的一支小部落,他跟多明尼克一樣身材高大卻不多話。而成為騎士是他自小的夢想,不過卻是想成神聖十字騎士團的海上騎士艦隊的一份子,可惜他的父親卻堅決要他成為古茲力塔學院的學生。吉娜則是來自阿爾菲尼亞共和國,出身背景跟亞瑟相似,來自西部區域的拓荒世家,家裡經營農場,受到亨利叔叔的影響而來到諾斯。他的叔叔是隸屬神聖十字騎士團的一員。

  一行人聊得非常開心,每個人也拿出自己的月石與其他人分享。菲利浦偷偷地觀察每個人的月石,發現洛可、提姆、連恩、桑和吉娜的月石也都和自己的月石一模一樣的時候心裡鬆了一口氣,幸好他不是那唯一普通的一個。

  這時亞瑟他們已經排到了門口,房間裡面用著黑色的布幕圍成三個區塊,有兩間是用來丈量制服的尺寸之用分別由喬安娜和凱伊負責,最後一間則是宿舍負責人西爾克女士負責收取每位學員的學費,發放通行證、宿舍注意事項的小手冊和房間的人數配置都是在這裡進行。

  男女各自分開進衣物間丈量完制服的尺寸之後,西爾克女士細心特製的糕點、鹹派和餅乾正在等著這些飢腸轆轆的新生們。亞瑟先是拿起幾塊糕點給桃樂絲和哈麗娜享用,接著自己和菲利浦一起享用這些美味的糕點。他們先是領取城堡裡的通行證和小手冊,接著再將手放進黑木盒裡面抽籤。亞瑟和菲利浦都很高興因為他們又被分在同一間房間,是兩人房。桃樂絲則是和哈麗娜同在一間三人的房間,洛可、提姆、連恩和桑則是在同一間,吉娜是在單人房。西爾克女士告知他們學院是九月一號開學,在這段期間內他們可以回去自己的家鄉一趟或是留在宿舍都可以,而制服則是在八月二十五號的時侯憑著裁縫師給的單子領取。

  由於眾人各自安排好了行程,便在學院宿舍的門口道別。亞瑟和菲利浦坐上通往聖人之護騎士團市鎮聽的街道電車,在咖啡樹咖啡館和派普集合。

  電車駛進聖人之護騎士團管轄的城鎮,這裡的房屋屋頂都是漆成紅色的老虎窗的屋頂。這一帶叫作漢丁丘,人們沿著微凸的小山丘興建房屋,因為山坡陡峭為了能夠讓漢丁丘的居民擁有一個便利的交通便在此地鋪上電車的軌道,直達市鎮的市中心。

  來到電車的終點站迪斯頓市政廳。亞瑟和菲利浦在這下車,電車在市政廳大樓裡的軌道迴轉再度前往莫康汀市政廳,他們穿過市政廳一樓大廳走出三號出口。

  迪斯頓市政廳的斜對角便是聖人之護騎士團所屬的愛諾芬斯學院的所在地,外面的圍牆以堅硬的花崗岩石材為主。圍牆的頂端以天使的雕像裝飾,象徵著天使守護聖徒,守護著對抗惡魔的騎士們。

  經過幾條蜿蜒的小道來到咖啡樹咖啡館,在他們抵達的時候派普手裡拿著一塊核桃馬芬蛋糕坐在街道上的座位等著。

  派普先是看到菲利浦,向他招手。菲利浦看到派普之後帶著亞瑟來到派普的身邊同時為他們兩人相互介紹。

  「很高興認識你,派普。」

  「我也是,亞瑟。」

  「好了,大家彼此也見過面打過招呼了。派普你有通過試驗成為愛芬諾斯學院的學生嗎?」

  「當然有,你們看這是我的月石。」派普的心中難以壓抑那喜悅的心情,手中的月石周圍發出微微的白光。

  「這一圈白光代表著我是艾諾芬斯學院的一員。」

  「亞瑟的月石有著符石圖案,派普的月石則是發出白光,而我的卻只是一塊月石。」菲利浦一想到此又嘆了幾口氣。

  「派普,你知道諾伯里的智慧樹這個地方嗎?」

  「諾伯里的智慧樹,讓我想想…這個名字我從沒聽過,亞瑟你確定它是在迪斯頓區嗎?」

  「我也不確定,這是我的父親留給我的字條。」亞瑟將字條拿給派普。

   派普看了看字條上頭所留下的字跡後便還給亞瑟。

  「沒關係,反正我們也要買上課所需的教科書。而且書店街和位於港區的派柏森大道有很多商店,或許我們可以一家一家的找。」派普說著。

  「是呀,既然不知道那個諾伯里的智慧書在哪,就先去書店街碰碰運氣,說不定我們很快就找到了。派普就麻煩你作我們今天的嚮導吧。」菲利浦拍拍派普的肩膀。

  「沒問題,菲利浦。你們就跟著我走吧。」或許是成為愛諾芬斯學院的一份子,派普的語氣開始充滿著自信。

  亞瑟和菲利浦跟在派普的後頭,他們三人走在書店街的街道左看右望,可惜就是沒有看到諾伯里的智慧樹這塊招牌。正值中午,三個人都被炙熱的太陽曬得有點頭昏腦脹,先是在賣著冰涼的飲料攤買了三杯的蘇打汽水止渴。

  眼看都快走到書店街的盡頭,卻還是毫無所獲,三人便決定先將購書清單上面的書先買齊在繼續前往港區的派柏森大道看看。

  走進智慧之泉書店,看到裡面除了四大學院的學生來買新學期的書籍之外,還有不少顧客在裡面挑書和坐在樺木地板看書的人。書店由七個地精負責管理,為了幫學生們找書真是累壞了這群地精。

  「喂,小朋友你們也是學院的學生吧,把你們書單交給我。」一名地精走向亞瑟他們。

  「小朋友?你才是小朋友吧。」派普沒好氣的跟著地精賭氣的說。

  「小鬼,我雖然是書店裡面最年輕的地精,但是我今年已經一百零二歲了,而且我們地精不像你們人類那麼短命,我們最長壽可以活到兩百五十歲左右,懂嗎?小鬼。」地精爬上木梯視線對著派普,目光斜視仔細地打量他眼前的胖小子。

  派普則是被地精的氣勢和他們的年齡嚇得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先生。我的朋友有點失禮,我向你說聲抱歉,這是我的書單,麻煩你。你是?」

  「亞伯,叫我亞伯就好。」

  亞瑟用手肘碰了碰派普才讓他回過神來,拿出背包裡的書單連同菲利浦一起交給地精。

  只看地精熟練的爬上爬下將三人所要的書籍一本本地拿出來放到他們三人的手上。才幾分鐘的時間,地精就將所有的書本找到,並且將他們的書單放在最上頭。

  「好了,你們到中間的櫃檯結帳吧,小朋友們。」

  「謝謝你,亞伯先生。」三人齊聲。

  亞瑟回過頭問問亞伯先生是否知道諾伯里的智慧樹這個地方。

  「里爾夫,諾伯里老頭子開的店還在嗎?」亞伯大聲的吼著才把他的聲音傳到對面的里爾夫耳中,那時里爾夫正在為夜霧之林的二年級學生找書,他是個已經一百七十五歲的地精。

  「諾伯里的店還開著,就在派柏森大道旁邊的小巷弄裡面。但是你得要碰碰運氣,那老頭年事已高,有兩百零一歲了,不是每天都在開店的。」

  「聽到了吧,小子。」

  「謝謝你,亞伯先生。」

  「好了,別再跟我道謝了。快去派柏森大道那兒看看吧。」

  亞瑟一行人先是結完帳,將教科書放進自個兒的包包之中,然後就離開智慧之泉書店。接著搭上電車前往港區。那裡是迪斯頓區最熱鬧的地方,所有的商船都在那裡下錨卸貨。此外也是貿易商林立的地方,諾斯所生產的商品也從這裡出港。不過莫康汀區和海德克爾溫區的鋼鐵和煤礦則是由自己的港口出口。

  他們才一下車,派普的肚子就嗡嗡作響對他的主人發脾氣因為自剛才核桃馬芬蛋糕之外就沒再吃過東西。被派普給影響,亞瑟和菲利浦的肚子也餓了起來,西爾克夫人的糕點全被肚子給消化完畢。

  所幸在派柏森大道這個地方也是有許多的小攤販,亞瑟為他們找了一家賣著烙餅三明治和波卡棒的攤販。波卡棒是諾斯當地很有名的甜點,已有幾百年的歷史,從諾斯傳到世界各地。波卡棒的麵糰有原味、鹹味、焦糖口味等七種口味,麵團的表面先烤過再擠上鮮奶油的內餡,之後前端包成麻花狀,後段搓合在一起形成棒子狀,再下鍋油炸。搭配熱熱的巧克力醬,別有一番風味。

  派普大口咬下波卡棒,裡面的鮮奶油餡熱呼呼的跑出來。沾上熱巧克力醬,更是別有另一番風味。

  派柏森大道上的商家忙進忙出,商人在那七嘴八舌地討價還價希望能為自己的貨物拿到一個好價錢。這裡滿是進口來自東方的香料商人、東西世界的布料商、珠寶商人還有查理曼茲財團所經營的貿易商行。派柏森大道另一端則是開設著服飾店、餐館或是速食餐廳、自家經營的小旅館以及香料店鋪。

  亞瑟和菲利浦非常專注的尋找諾伯里的智慧樹,不過派普卻被他手上的美食吸引著無暇分心。

  在派柏森大道一無所獲,他們轉往地精所說的小巷弄繼續他們的諾伯里之旅。終於在一條昏暗的光線照射的小巷子找到諾伯里的智慧樹。

  諾伯里的智慧樹是一間獨棟的小房子,外觀是用灰色的瓷磚所鋪成的,屋子裡面則有幾盞鵝黃色的燈泡點亮整間房間。一樓排滿著各式的香料還有著各式書籍,有一排書櫃看起來佈滿灰塵和蜘蛛網,其實是古老魔法書籍上面用著魔法符文寫成的儀式和魔法只有懂得魔法語言的人才看得懂,不過現在的人們處在科學的時代,對於魔法這個數千年之前的文明已是越來越疏遠了。

  一樓的中間則有石頭鋪成的樓梯通往二樓,而最裡面的地方設有櫃檯,諾伯里就坐在那個櫃檯打著瞌睡。一樓的顧客忙著挑選自己的商品並不在乎有三個小毛頭走進這家只有行家才知道的店鋪。

  亞瑟走在前頭靠近櫃檯,見到諾伯里還打著瞌睡也不好意思打擾他的美夢。從二樓走下來的地精艾力克看到客人上門,走到諾伯里老頭子的身邊搖醒他,諾伯里這才醒了過來,拿起桌子上的木製鏡框的眼鏡。他的鬢角發出銀白色的光芒而鬢角長到他的腰間。亞瑟拿出父親留給他的字條遞給諾伯里。

  諾伯里又拿起放大鏡把字條放在桌上一個字一個字地仔細觀察,又看了亞瑟一眼,低聲咕噥著,「一樣的眼珠、一樣的髮色,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孩子你叫甚麼名字?這張字條是誰給你的?」

  「我叫作亞瑟.克里蒙德,這張字條是我的監護人喬.薩伊親手拿給我的。」

  「是喬呀…那就沒錯了。艾力克幫我顧著櫃檯。克里蒙德先生你是要自己一個人上來還是讓你的朋友跟你一道上來?」

  「他們倆個是我的朋友,我不介意他們跟我一同前往,當然諾伯里先生同意的話。」

  「那就跟著我一同上來吧。」

  亞瑟、菲利浦和派普跟隨著諾伯里的腳步走上二樓。諾伯里雖然今年已經兩百零一歲了,走起路來卻和一般人沒甚麼兩樣,輕鬆得很。

  他們走上二樓,不同於一樓的昏黃色的燈光,此地被明亮的白色燈泡籠罩著。這裡擺放著藥草從一邊可見的到珍貴稀少的一應俱全,另外則是一些珍奇異獸飼養在柵欄裡或是籠子裡。

  在這裡亞瑟見到熟悉的身影,大衛.克梅爾站在其中一個柵欄前面觀看著,裡頭飼養著一頭年齡只有六個月大的雪虎。

  大衛的手一伸進柵欄,雪虎立即變了身上的顏色,從雪白色的條紋變成藍色的條紋。牠發出低鳴,露出尚未發育完全的獠牙向大衛發出警告。

  「果然狼與虎是不相容的動物。可惜我還想把牠帶進黑城堡當作尼娜公主的玩伴。」大衛縮回了手,嘆了口氣。

  「呵呵,放棄那隻雪虎吧,克梅爾先生。」

  「是諾伯里呀,還有三位客人…克里蒙德先生也在呀。」大衛轉過身來面對著亞瑟,他的巫醫面具還是透露詭異的氣息。手上提著一只皮革製的束袋。

  「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是誰呀?」菲利浦降低自己的音量問著亞瑟。

  「這位是大衛.克梅爾先生,夜霧之林學院的學務長。」亞瑟對著菲利浦和派普介紹。

  「真是好記性,克里蒙德先生。對了,諾伯里,下一次的藥草何時進貨,我的休眠草不夠用了。」

  「下一次進貨在兩個星期後,我會先幫你留起來的,克梅爾先生。」

  「那就先謝謝了,我先下樓找艾力克結帳,再見了各位先生們。」大衛頭也不回的走向通往一樓的樓梯,就在下樓梯之前,他停了一下,「對了,克里蒙德先生,有空的時候可以來我們的黑城堡玩玩,尼娜公主會很高興有同齡的朋友來訪。」面具底下發出幾聲冷笑,大衛便提著提袋下樓。

  「克梅爾先生是位好人,別被他的外貌給嚇著了。對了,克里蒙德先生你有帶那支鑰匙吧?請把它交給我。」

  亞瑟從口袋裡拿出鑰匙交給諾伯里,「你們在這稍等片刻。」。諾伯里走向一面都是木頭藥櫃的牆面,從中間正下方拉出抽屜。抽屜很快地縮回原處,接著一道密門緩緩上升,它的大小僅容一個地精過去。諾伯里走到牆的後方,密門在緩緩降下。他坐著電梯往地下三樓移動,這是通往地精金庫的唯一通道。地精的嗜好之一便是建造金庫為大家保守秘密。

  諾伯里就跟一般的地精一樣熱愛冒險和瘋狂的求知慾。每年他總是花一、兩個月的時間出外探險尋求未知的領域,長的時候甚至花上半年,就連年輕的艾力克也忍不住會抱怨個幾句。這一次他就是來到雪虎的棲息地喀馬里拉雅山脈探險,喀馬里拉雅山脈終年下雪,不過風雪卻沒有吹熄他的冒險慾望。穿過暴風雪地帶便會來到一處四季如春的森林盆地,盆地外側佈滿著春雪,雪虎就是棲息在外圍的森林。雪虎一般都是銀灰色的條紋和雪白色的條紋相間,若是遇到危險的時候全身都會變成如白雪般的顏色連眼珠子都變成雪白色好躲避敵人的攻擊。而諾伯里所帶回來的小雪虎卻是在危急的時候變為銀灰色和湖水藍的顏色,也因此牠受到其他雪虎的排擠,差點死在大風雪之下,是諾伯里將牠帶回來的。而店鋪裡面的珍奇異獸都是這樣來的,不過牠們都是成雙成對的只有雪虎是孤零零的。

  電梯來到地下三樓,門口是由一位兩尺高的獨眼巨人看守著金庫。諾伯里和艾力克都叫他阿葛。若是其他人出現在這座金庫之外,阿葛便會舉起那有黑曜石和鋼鐵製成的狼牙棒抵禦不請自來的訪客。獨眼巨人部落棲息在埃克托大陸南部的某個神祕峽谷,他們只有人類一半的智慧,不過有能獨自的發展自個兒的文明。阿葛愛玩的個性讓他在幼年之時被外來的獵人捉住本來要被賣到偏遠的地方,是諾伯里花了兩千三百利爾從獵人手中買下,就他帶到諾斯顧守自己的金庫。

  「阿葛,艾力克待會就會帶著你的午餐來了,再稍等一下。」

  阿葛聽懂了諾伯里的話便點點頭示意。諾伯里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才讓阿葛聽得人類的話語。

  諾伯里走進金庫,看著鑰匙上細微的數字對著金庫的保險櫃。他走向右邊的櫃子,爬上裝有滾輪的梯子,在右邊上上面數來第三層下面左邊數來第五格的櫃子就是亞瑟的保險櫃。諾伯里插進鑰匙轉了一下,聽見門的機關打開來,櫃子一打開,伸手將櫃子裡的帆布背包拿出來。

  菲利浦和派普看著眼前的藥草罐,而亞瑟走進雪虎的柵欄,在諾伯里的細心照料之下牠比在喀馬里拉雅山生活時還要健壯。亞瑟伸出手靠近雪虎的身邊,雪虎發出低鳴,他將手停留在距離雪虎三到五公分的地方,希望釋出友善的訊息讓雪虎能夠熟悉他的味道。

  雪虎停止發出低鳴,好奇地向前聞聞亞瑟的手,不過依然保持著戒心。感應到亞瑟的友善,收回警戒的心態,舔舔亞瑟的手。

  亞瑟用手摸摸雪虎的頭,等到牠不再抗拒之時便用雙手將雪虎抱了起來就像是在綠河鎮的牧場對待牧場裡的牧羊犬一樣。雪虎溫馴地躺在亞瑟的懷中。

  「看來這小朋友終於找到自己的夥伴了。」諾伯里提著帆布背包穿過密室。

  「我可以領養牠嗎?諾伯里先生。」

  「只要你能負起照護牠的責任,不隨意拋棄牠,讓牠有個永久的棲身之所。這樣的話,我很歡迎你把這個大胃王帶走,牠吃掉我不少的食物。」

  「那…」

  「錢的事就不用操心了,當作是你我之間有緣的禮物吧,克里蒙德先生。」

  「謝謝你,諾伯里先生。」

  「菲利浦你介意我們的寢室多一位新朋友的床位嗎?」

  「只要牠半夜不會跑到我的床鋪上來咬壞我的枕頭,除此之外,我歡迎這位新朋友來到我們寢室。對了,亞瑟你要為牠取甚麼名字?」

  「泰格,就叫作泰格。」

  「好了,克里蒙德先生,這是令尊留下來的物品,你要檢查一下嗎?」

  「是的,麻煩你。」

  就在諾伯里打開背包的時候,亞瑟、菲利浦和派普三個人湊近諾伯里的身邊一看究竟。一塊厚如石板的鐵塊佇立在他們身前。菲利浦靠了過去,用手指敲了敲鐵塊,感覺到它的堅硬。正當菲利浦使勁力氣用雙手拿鐵塊的時候,卻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鐵塊的重量就好比是一塊棉花糖般如此的輕盈。菲利浦雙手一拋將鐵塊丟給派普時,派普嚇了一大跳,連忙往後退了三步。不過派普的擔憂並未成真,他輕輕鬆鬆地接住鐵塊。兩個人發出讚美的驚嘆,看著亞瑟。

  「這是…諾伯里先生。」

  「呵呵,這塊東西的名字叫做涅鋼。相傳是神話時期諸神的神兵利器就是由涅鋼所鍛造的,由涅鋼鍛造的武器可以說是削鐵如泥,連巨石也能斬斷。質地堅硬但是重量卻是其他鋼鐵重量的十分之一不到。我很訝異你的父親竟然能夠找到涅鋼,看來這世界比我想像的還大…」

  「這世上也有諾伯里先生到不了的地方嗎?」派普好奇地問了一句。

  「是呀…這世上還有許多地方我不曾遊歷過,你們知道龍和鳳凰嗎?在我年輕的時候看過黑龍展開牠的雙翼飛翔在這片潘斯特維托大陸,接著戰爭就開始席捲這塊大陸,各地兵禍不斷,而鳳凰翱翔之時,賢明五王的時代來臨,潘斯特維托大陸一片祥和。」

  「孩子們,有機會就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吧,你們會發現很多新奇的事物正在等著你們。」

  諾伯里將派普手中的涅鋼放進帆布背包放好,並交代亞瑟許多涅鋼的特性,由於涅鋼只要鍛造過一次便會定型無法恢復原貌,要亞瑟仔細思考之後再決定如何打造自己的神兵。

  三個人先行下樓,留著諾伯里先生一個人整理二樓的藥草罐。亞瑟在一樓放下泰格讓自己學著熟悉周遭的環境。在一樓的地方,亞瑟買了兩個銅製的盆子當作泰格吃飯喝水的碗。

    步出諾伯里的智慧樹已是接近黃昏之時,派普的肚子準時的發出低鳴,為了解決三個人的晚餐,他們決定走到派柏森大道的盡頭。到迪斯頓區的美食天堂,康森堡大街好好慶祝三個人的相識之日。

  來到康森堡大街,周遭的餐館都已作好開業的準備。服務生拿出餐館的看板,用著粉筆寫上今日的菜單和價位。看到看板上的價位,菲利浦低聲嘆氣,亞瑟和派普都是來自名門世家,各自都有不錯的經濟能力。而菲利浦的積蓄是用來繳學院三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之用,根本無力作多餘的消費,可是他又開不了口對亞瑟和派普說明。

  他們來到一家餐館的前面,廚房人員正在開放式的廚房準備今天的肉類和海鮮。派普看到那些新鮮的蝦子和生蠔,忍不住地留下口水,他建議亞瑟牠們在這家餐館用餐。而菲利浦不若之前的開朗,有苦難言。

  亞瑟像是查覺到菲利浦的難言之隱,雙手搭在菲利浦和派普的肩膀上。

  「為了慶祝我們的相識之日也為了感謝你們今天不遲辛勞地陪我找到諾伯里的智慧樹,就讓我作一次東道主為你們接風洗塵。走吧,菲利浦和派普。」

  菲利浦感激亞瑟的作為,使他不在朋友面前難堪。三個人帶著泰格,為了不打擾餐館裡的客人,便選擇外面的圓桌坐了下來。

  「那亞瑟,我就不客氣的點餐…」派普點了一塊十二盎司的紐約客牛排、三人份的生海鮮拼盤、又加點了生蠔、肉醬義大利麵、還有加上兩球香草冰淇淋的布朗尼蛋糕和奶酪。菲利浦則是客氣地點了一份菜單上最便宜的晚餐。亞瑟則是為泰格和自己各點了六盎司的菲力牛排,還未尚未成年的三人點了礦泉水和新鮮的柳橙果汁。

  三個人和泰格盡情地享用晚餐,派普的胃就像是無底洞般吞進所有的食物。亞瑟和菲利浦被這樣的情景給逗笑,派普則是不好意思的羞紅著臉。

  「其實我心裡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們幫忙,我的母親下落不明,希望你們兩人能在學院或是騎士團裡為我多方打探消息。讓我有機會能與母親再見一面。」

  「沒有問題,我們會幫忙到底的,亞瑟。」

  「希望我們的友誼長存。」亞瑟拿起水杯以水代酒,慶祝三人的相識和與泰格相會之日。菲利浦和派普也舉起水杯,說出相同的誓言。三個人的杯子互碰,喝下這誓言之水,從此三人便向是兄弟一樣相扶相持。

  晚餐就在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三個人搭上街道電車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回到住所之前,亞瑟在莫康汀的郊區下車,菲利浦覺得奇怪,不過還是跟隨著亞瑟一同下車。

  「亞瑟,這不是回到學院的路…」

  「在我想好該把涅鋼鑄造成甚麼樣的兵器之前,先放在查理曼茲銀行的總行保險庫裡。」

  「好吧,不過好像還有一段距離耶…」

  「那你願意與我在黑夜之中同行嗎,菲利浦?」亞瑟笑嘻嘻的問著。

  就這樣,亞瑟和菲利浦搭著計程車前往查理曼茲總行存放涅鋼。來到總行的他們被白色和黑色大理石所砌成的建築感到驚訝,到處可見大理石雕刻的壁畫和雕像,壁畫的故事是查理曼茲家族的故事而畫中的教堂則是位於諾斯中心處的恩姆大教堂,那也是查理曼茲家族所持有。

  亞瑟將涅鋼放進查理曼茲家族的金庫之後便和菲利浦搭車返回古茲力塔學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