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我們要來找兇手,來這裡對嗎?」湯瑪士問著約翰,這裡可是默森先生的家,「喔 ~ 你贊同貓咪才是兇手吧。」

  「不對,我只是來讓你知道真相。」他看著醫生揍了過來,約翰快步上去跟他對談了幾句話,並且詢問一些昨天早已討論過的問題,確定之後,他帶著湯瑪士來到斜對面的公寓大門前的樓梯,坐在那哩,看著醫生上去莫森先生的家…

  過了兩個小時後,湯瑪士終於醒了進來,他看著約翰走了上去,就跟著過去,真是太好了,第一次的破案體驗,一定很快熱,跟著約翰走了上去,來到莫森先生的家門口,看著時間,拿起在地墊下的鑰匙,輕聲地打開,之後作了一個保持安靜的動作給湯瑪士知道,他們放慢腳步,往前走,繞過客廳,來到廚房之前,約翰攔住湯瑪士,要他在這裡等…

 

  過了十五分鐘…

 

  「好燙!」莫森先生手拿著新口味的小紅莓派,衝了出來,格蘭溫跟著過去,等他們出了家門,「親愛的鄰居,可以出來了!」他迅速地打開窗戶大喊著。柏根家的夫婦都跟著跑出來,就在大樓下方,我們看著手拿著挖了一大口的小紅莓派的莫森先生,「兩百五十元,謝謝,帕瑪斯醫生,兇手就像我說的,就是莫森先生。」,「這樣不行,他才拿著小紅莓派,而且那是你的詭計,你通知他的二廚將小紅莓派的料理變成大辣椒派,誰都會上當。」帕瑪斯醫生不願意拿出打賭輸的賭金,「那我就給你一個更好的理由。」他指著莫森太太,手上依然有著派皮和餡料,可是,她一點都沒吭聲,「那就是我的鐵證,醫生,莫森先生已經連續到你的診所拿了好幾次的藥,一個沒問題的廚師,需要治療他沒有的問題嗎?答案當然不是,那為何要這麼做,因為他親愛的甜點師,露西,不知道是何原因,古老的詛咒,巫毒,或是文明給她的困難,也或許是命運的捉弄,誰知道,可是唯一的事實是她的味覺已經喪失了,而她的丈夫為了保持她的尊嚴,讓她留在家裡,這樣子,沒有人會在批評她的手藝,她永遠是大街小巷的魔法甜點師。」他走向醫生催促著他準備好錢包吧,「但是他沒料到,露西還是很喜愛做甜點,她品嘗著,不過也向鄰居分享,這就是大麻煩了,這破壞了莫森先生的計畫,所以他謊稱露西太太有些病症,不過他可以透過你拿到有效的藥物,所以她一直吃著沒用的藥物,做著失敗的料理,直到某一日,金色波斯貓散步到他家的路線給了他點子,嫁禍給不會說話的犯人,就這樣,每天太太做好餡派後,出外散步的那一刻,就是他作案的時候,結果,非常成功,也破壞了兩家的情誼。」約翰走進露西,拿出一瓶聞香瓶,裡面的秘方,他只願意透露有他喜愛的金氏大帝的大麥所釀造的威士忌原酒,不過其他來自東西方的材料,他無法透露,「可以告訴我,這是甚麼餡料的派嗎?莫森太太。」莫森太太聞過兩、三次,就回答答案,加了可可粉的南瓜派,要是我,我會用肉桂粉做為裝飾,莫森太太自信的說著,他的先生,威遜大廚不可思議地看著她,這可是他最近這幾天才推出的甜點,他翻了太太的筆記,試驗搓合之後才得出來的派,現在她只要聞過就知道了,我的甜點大師,「你怎麼做到的?」他盯著格蘭溫先生,期待某些答案。

  「你的答案就在這裡。」格蘭溫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地址和名字,湯瑪士看著紙條,這是誰呀,沒讀過這樣的拼音,「這是?」

  「我的東方朋友,精通清朝的漢藥和朝鮮藥方以及日本藥草的知識,加上他拿過哈林頓醫學院的醫生學歷,那張破舊的執照就貼在他的看診檯旁邊的牆壁,他很不喜歡錶框,你可以是碰碰運氣,不過還是給你建議,就算是犯人也是要吐實的,法庭和大家的面前,那樣的差别你知道吧?」他收過帕瑪斯醫生的賭金,確實那個醫生我也聽過,我的香港腳就是他治的,名字叫做張老嫌,就愛窩在中式小館吃飯,看病的醫生,真搞不懂要那間診所要做啥?

  約翰給了八十元讓莫森先生試試看療效,也當作博根派和莫森派,正在辦一場皆大歡喜的舞會和解吧,因為,李蒙還在走著霉運,「好無聊喔 ~ 現在我們要做甚麼消遣?」,「想出差嗎?小助手湯瑪士先生,我們該幫一下李蒙先生了,他還是專心謝他的文章比較好,這樣我們也有出版的利潤可以分享,不用擔心房東太太,我已經用美國文學歷史旅行幫你請好了假,現在你只要選擇一件事,正面還是反面?」格蘭溫拋出一塊錢的硬幣,「機率是五十五十,不過我喜歡正面。」

  「喔 ~ 老天今天給你的是反面,從海灣路線前進吧,謝謝帕瑪斯醫生的慷慨解囊。」

  就這樣,李蒙,我可不相信,斷指的傢伙只有一個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