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卡雷傳令報         和平世紀80

  伊底亞斯王國丞相史羅克.凡尼可遇襲。

  八月三十一日在西西利亞大公保羅.梵克所舉辦的迎賓宴會上,有五名刺客意圖行刺伊底亞斯王國的現任丞相史羅克。所幸丞相的護衛及時識破刺客的意圖順利化解這場危機。

  不過這已是史羅克丞相今年所遭遇到第七次的行刺事件,有小道消息指出國王弗拉多瓦八世不滿史羅克丞相即將接下下一任伊底亞斯國王寶座而萌起殺機。真相如何有待查明,如有進一步的消息,本報將會第一手為各位讀者報導。

                                     安娜.休斯報導

 

  「今天可是開學的第一天,不要遲到比較好喔,菲利浦。」

  「對喔,今天的第一堂課是樂斯禮教授的歷史學,要是遲到可就倒大楣了。不過要把泰格留在宿舍嗎?」

  「我問過西爾克女士,她說只要泰格安靜地待在我的身邊不影響別的教授上課的話,我可以把泰格帶在身邊。」

  「那走吧,我己經準備好了。」

  亞瑟和菲利浦穿過學院的花圃來到教學大廳門口,透過通行證他們順利來到二樓的教室。教室黑板旁邊的佈告欄貼著一張座位表,亞瑟、菲利浦和桃樂絲坐在正中央第一排的位子。哈麗娜和連恩則是左側第二排的位子,戴爾兄弟和吉娜坐在右側第五排的位子,而桑則是坐在正中央第三排的位子。

  講師桌上擺放著地球儀和一些古書書籍,另一頭則是化學用的量杯和一些測量儀器作為化學課之用。

  樂斯禮穿著灰色的長袖袍子,尖頭的羊皮靴,手中拿著歷史課本不急不徐地走在走廊上。他今年才剛過完他的一百九十五歲的生日。

  當他一走進教室的時侯,學生急忙的坐回自己的座位。原本嬉鬧的教室頓時安靜下來。樂斯禮走近講桌將歷史課本放在上頭,他先是拿起侍從為他準備好的熱茶喝了幾口潤潤嗓子。

  「各位古茲力塔學院的新生們,大家早呀。很榮幸成為你們第一堂課的講師,今天要上的勢歷史課,相信大家都很疑惑吧。為甚麼來到諾斯傳授給你們的第一堂課不是騎士的劍術訓練或是騎術訓練而是歷史課。那是因為一位身為諾斯的騎士必須要擁有剛正不阿的秉性還有正確的價值觀,這些將從歷史上所發生的事件學習而來。同時也是了解諾斯騎士團的歷史和你們將來所要面對的敵人,所有有關的事物和知識都務必通曉熟悉。」

  樂斯禮要大家翻到課本的中間部分,自己則在黑板寫著有關諾斯騎士團起源的專有時代名詞。

  「雖然大家都來自不同的國家,不過多少也知道潘斯特維托大陸所信奉的宗教|基爾教。宗教世紀是確定基爾教為唯一教派的重要時刻,圖曼王朝的席曼國王為了統一整個潘斯特維托大陸不得不向當時最有力量的基爾教團靠攏借用兵力和教徒所貢獻的財富贏得最後的勝利,成為這塊大陸上唯一的王。而基爾教也成為西方世界最大的宗教。」

  「宗教世紀末期,興起一股朝聖熱潮,許多的教徒紛紛前往基爾教的聖地,位於亞斯陸半島的聖地羅爾勘地亞。此時也帶動一波商業熱潮,商人和公會成員為了尋找新奇的物品和新穎的技術湧入亞斯陸半島,他們的舉動引起當地的阿拉罕民族不滿。雙方便起了爭執,發生戰爭。圖曼王朝的奧提克斯王起兵對抗,除了貴族的騎士之外也有公會和民間組成的騎士團加入這場戰爭,維持了約一百五十多年…」

  「後來在諸王世紀的時候,潘斯特維托大陸的邊陲地區開始興起一個崇拜邪神的團體。那就是魅行者的起源,他們開始滲透各個王國的貴族,藉以宣揚邪教思想…並且傳播瘟疫和造成潘斯特維托大陸的世紀大饑荒,教皇華爾曼三世便以正義之名號召整塊大陸的貴族騎士、流浪武士和民間百姓一同消滅魅行者還有牠們的同夥,血噬者和夜戮者…最後在六大騎士英勇的帶領之下成功封印邪神和擊敗魅行者一眾,將他們驅離潘斯特維托大陸。而這六大騎士所持有的物品則被稱為騎士團的六大聖物…而騎士團也在教皇華爾曼三世領導之下於諾斯生根,並且和各大王國簽訂盟約成為第三中立國,諾斯的騎士團兵力只作為消滅魅行者、血噬者和夜戮者之用。」

  樂斯禮走在學生桌椅之間的走道,為學生們講訴這段艱辛的歷史。

  「那為什麼魅行者他們會再度出現在潘斯特維托大陸?」一位學生舉起手發問。

  「慾望。因為人類永無止盡的貪欲,在潘斯特維托大陸掀起一場席捲整塊大陸的戰爭,而這個時期被人稱為國戰世紀。魅行者在暗地裡鼓吹人們相互廝殺,潘斯特維托大陸被分裂為北方聯邦國和南方邦聯國…由於神聖十字騎士團的團長,喬瑟夫.克里蒙德明查暗訪之下終於查出魅行者的大本營,於提斯格一役粉碎魅行者的陰謀。不過他也與對方的首領同歸於盡…」此時萊斯禮的眼光落在亞瑟的身上,從他的身上彷彿可以見到喬瑟夫的身影,藉以緬懷前人。

  「那…樂斯禮教授,六大聖物現在都在諾斯騎士團手上嗎?」菲利浦問著。

  「很慚愧的是沒有人知道六大聖物至今流落到何方,我們現在正在加緊地找尋它們的下落。為防止邪神再次復活擾亂這座潘斯特維托大陸甚至是整個世界,找回六大聖物的使命將會交付在你們的手中,孩子們。」

  「樂斯禮教授,六大聖物各是哪六種聖物?」

  「這個問題問的好,亞瑟。所謂的六大聖物分別是萊拉的冰晶魔戒、巴拉爾的鐵哨兵號角、莫拉爾德的龍焰寶劍、麥哲夫的不滅鎧甲、圖拉爾的星芒盾牌和洛普尼尼的黃金披風。」

    學生們在底下議論紛紛,熱中討論六大聖物的話題。他們猜想著聖物的形狀以及所在的位置,發揮各自的想像力,在腦海中的潘斯特維托大陸冒險。

  樂斯禮教授在說完諾斯騎士團的起源後,請大家將課本翻至第一頁,回過頭來講述人類的起源和大陸的形成。學生努力地作著筆記,不過心中卻對仍然對於六大聖物充滿著好奇心。有些同學決定在今天下課之後到圖書館好好閱讀史書更進一步清楚有關聖物的相關資訊。

  在樂斯禮教授的歷史課之後,是學生們的午餐時間。所有古茲力塔學院的學生全都擠到學生大廳的用餐室報到,在那裡,廚子們精心烹調的佳餚正等著填飽學生們的胃。

  「太棒了,今天是奶油蛤蠣濃湯,亞瑟。」

  洛可和提姆搶在別的同學之前到圖書館報到,希望自己第一個從書中找到六大聖物下落之人。連恩為了下午的席巴教授的武術課程決定先填飽自己的肚子在利用剩餘的時間好好溫習一遍,所以便跟著哈麗娜和桑的腳步進入用餐室。桃樂絲依然跟在亞瑟的身邊,在他的身邊,桃樂絲有著一股幸福的感覺。泰格在是亞瑟坐下來的時候,偷偷地從座椅下方爬到亞瑟的大腿,要主人別忘自己的午餐。

  當一行人有說有笑的同時,身邊出現幾位高年級的學生,他們站在亞瑟的身旁。

  「你就是亞瑟.克里蒙德嗎?」其中一位個子較高的學生開口。

  「是的,我是。請問有甚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們正在為學院的捷力球校隊招募新生。希望你能夠加入我們的球隊。」

  「我很榮幸能夠收到你們的邀請,我很樂意加入捷力球校隊。」

  「那就下個禮拜二在運動場見,到時候所有的隊員都會來。如果你的朋友有興趣的話,也很歡迎他們參加。」

  高年級的學生得到亞瑟的口頭承諾之後便離去。不過哈麗娜卻對高年級生只邀請亞瑟參加捷力球校隊卻沒有邀請她感到悶悶不樂,安靜地吃著她的午餐。桃樂絲查覺到哈麗娜的不滿,這讓她感到不解,只不過是一項運動,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倒是桃樂絲迷糊了,因為她從沒聽過捷力球這項運動。

  「捷力球是什麼呀?」

  「捷力球是一項騎士之間很盛行的球類運動是從宗教世紀末期由東方的拜亞汗帝國傳進潘斯特維托大陸之後演變不同的形式,後來才在諸王世紀前確立遊戲的規則,一場比賽分為上、下半場各五十分鐘,一個隊伍有七個人各自拿著一支長一尺八米的長棍,一端是握把而另一端則是作成槌子和略微彎曲的勺子,它們的作用則是用來推進和甩球進入得分的標靶。標靶以三環圓圈連成,大圓環的四方各有一個小圓環,依據進球的難易度分為一分、兩分、三分和四分。勝負原則上是以比分多寡來決定,不過要是有人能夠在半場時間內將球射進四方的小圓環便是該場比賽的贏家。我的故鄉也很流行,能夠代表所屬的騎士團出賽和整個潘斯特維托大陸的騎士競賽是一件非常榮譽的事情。」哈麗娜細心地解釋給桃樂絲聽。

  「這代表哈麗娜會成為我的隊友嘍…菲利浦、連恩和桑,你們也會一同加入嗎?」

  「當然,那是我的榮耀。」哈麗娜驕傲地說。

  「你知道的,亞瑟。我無法抽身參加校隊的訓練。不過當你比賽的時候,我會在旁邊為你搖旗加油的。」菲利浦搖著頭說。

  「我也沒辦法,我的國家正受到血噬者的威脅之下,我只希望能夠早一步回到我的家園成立一支騎士團將那群噬血的妖魔趕出去。」

  「我願意跟你們一起加入校隊。」桑說著。

  「還有二十五分鐘就是席巴教授的武術訓練,我們趕緊吃完,回宿舍換上運動服吧。」

  下午的武術訓練課程開始,因為席巴教授還沒來到,學生們便拿起武器架的木刀、木劍和長棍圍在練武場私下比劃。

  幾分鐘之後,席巴配戴好他的短刀和九節槍矛走進練武場,他一派輕鬆地看著班上學生。學生們發覺席巴的存在時便由班長哈麗娜整隊,整齊一致的隊伍面對著席巴。

  「大家就輕鬆一點吧,不要太過拘束。看到大家興致勃勃的拿著武器在練武場比劃。這樣吧,我們現在就來作一場簡單的測試,每個同學都去挑選著自己喜歡的武器和我過招,能超過十招的同學從今以後這堂武術課就可以不用再來上課,自己練習就可以了。」

  聽到席巴教授如此自信滿滿的發言激起男同學們的好勝心,他們決定不只要撐過十招還要把教授的武器給打落在地挫挫他的銳氣。大部分的男同學們草率地拿起自己喜愛的武器就開始跟席巴挑戰。

  不過大多數的人都是在兩招之內被席巴的九節槍矛給打敗,他們不甘心看著席巴增加更多的失敗者,有些人則是搥著牆壁發洩心中的鬱悶。更別說是從未拿過武器的女同學們,連木劍都還沒握緊就被席巴給打落。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班上就有三分之二的人數被刷掉。有戰鬥經驗的哈麗娜和亞瑟則是細心地拿起每種長短尺寸以及重量不同的武器試試是否適合自己,菲利浦和桃樂絲隨然不明白他們的舉動但還是跟亞瑟在武器架旁邊有樣學樣的揮舞武器。

  「亞瑟這樣做有甚麼用處?還不是被席巴教授三兩下就給收拾掉…」

  「難道就這樣平白無故就被席巴打敗嗎?與其舉白旗投降,我寧可努力奮戰換取勝利的機會。菲利浦也是,不要輕易放棄希望,如果你的救命恩人在你面前提出相同的條件,你也要這樣像隻喪家犬的態度給他看嗎?」

  「我才不會這麼作,你看著吧,我會比你撐得更久。」

  菲利浦受到亞瑟的刺激,將膽小的心靈丟在一旁,鼓起勇氣在武器架左看右看終於看到一雙短木棍,自從與救命恩人一別之後,開始在修道院的庭院裡和影子一同揮舞的武器,像是那把雙戟一樣揮舞著。

  亞瑟看到桃樂絲在武器架猶豫不前的,為了鼓勵她便陪著桃樂絲挑選武器。桃樂絲收到亞瑟這樣貼心的舉動而感到窩心,她挑了一把輕穎的短劍。而亞瑟則是拿起圓型盾牌和一把長劍。此時全班只剩下亞瑟、菲利浦、哈利娜和桃樂絲四人。

  首先上場的是哈麗娜,她拿著長矛刻意地和席巴教授保持距離,兩人像是獵人和獵物對峙一段時間。席巴看著哈麗娜一直裹足不前,便用槍矛試探性的攻擊引誘哈麗娜出擊。

  不過哈麗娜耐住性子不急著搶先攻擊,雙眼反而一直盯著席巴的一舉一動,希望能找出破綻。

  忽然之間,席巴不小心滑了一跤,哈麗娜把握住這個機會出手攻擊。卻沒料到這是戰鬥老手的招數,席巴馬上穩住重心揮出槍矛勾住哈麗娜的長矛讓她無法攻擊,接下來槍矛鬆開長矛由下往上揮擊,硬生生的把長矛從哈麗娜手中打落。

  而桃樂絲希望能在亞瑟的面前能夠有表現,雖然她在父親的打鐵廠和哥哥們打打鬧鬧,不過依然拿出勇氣衝向前去。可惜她閉著雙眼向前衝卻沒確認席巴的位置,就被席巴一招給打敗,只好黯然地走到哥哥的身邊。期待亞瑟能幫她報一劍之仇。

  「讓我先來吧,亞瑟。」

  菲利浦揮舞著雙棍上場,跟著席巴繞圈子。然後一股作氣地衝向席巴,正當席巴的槍矛對著他前來之際,菲利浦靈活地轉身躲開第一波的攻擊。一個墊步又衝向前去。

  槍矛如同操蛇人笛子下的響尾蛇般隨著席巴的樂曲不斷地在地面和半空中飛舞,讓菲利浦不停地閃躲,漸漸地拉開與席巴之間的距離。

  菲利浦無計可施之下,只好跟席巴保持對峙的局面。對於新手,席巴慣用此招讓對手的內心煩躁,迫不急待地想要攻擊他而現出破綻。再抽回槍矛給予對手致命的一擊。

  大概是哈麗娜的前車之鑑,讓菲利浦遲遲不肯進攻。席巴便將槍矛轉變型態變為一支直挺的長矛往菲利浦刺去。

  菲利浦見狀拿起雙棍往前一擋,就在雙方的武器短兵相接的一霎那,槍矛又回復成之前舞動的狀態緊緊地纏繞住菲利浦的雙棍。接著席巴使力回抽,便讓菲利浦的雙手和雙棍分離。

  菲利浦鼓著臉頰走到一旁,雖然結果和他料想的一模一樣,不過卻很慶幸自己接受亞瑟的鼓勵,努力發揮自己的能力。他心想,接下來就看亞瑟的表現,希望能為班上扳回一城。

  亞瑟走進練武場,左手持盾在前而右手轉了轉長劍的把手熟悉持劍的手感,他與席巴保持著安全距離。

  雙方曾經在列車上攜手對抗魅行者,彼此都對對方的實力略知一二,不敢輕忽大意。

  為了搶得先機,亞瑟調整自己的呼吸,以圓盾作為掩護向前突刺過去。席巴見狀立即往左側閃躲避開亞瑟第一波的攻擊。他沒有料到的是亞瑟迅速地收回長劍,左腳先是一踏作為立足點再往左前方一衝,圓盾竟是拿來做為攻擊的武器朝他撞了過來。席巴將槍矛化做一把長劍劈向圓盾阻擋攻擊,而亞瑟的下一波攻勢卻已到來,他躍起身子以圓盾作為掩護,右手的長劍向下奮力一刺。

  如此順暢的攻勢,加上前一波的攻擊使得席巴和亞瑟之間的距離只有一根髮絲的距離,席巴不得不抽出背後的短刀反手一劈化解亞瑟的奇襲。

  初次的短兵相接讓兩人對彼此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也讓班上的同學們看得目瞪口呆。

  席巴轉換步調揮舞著槍矛像鞭子般的靈活攻擊,保持著戰鬥時的安全距離。亞瑟則是以圓盾防護等著時機到來。

  就這一來一往的攻守之下,學生們的情緒也隨著情勢的發展忽上忽下。他們睜大雙眼就怕漏看任何一次攻擊。

  眼看現下的局面僵持不下,有些人開始鼓譟起來,整間練武場變成文明世紀的羅兒汗帝國的圓型競技場。席巴和亞瑟成為競技場上的角鬥士,各為其主相互爭戰。

  「加油,亞瑟,別輸給席巴教授。」桃樂絲心急地為自己暗戀的愛人加油,她的打氣聲連帶引起其他人的共鳴,菲利浦、哈麗娜、連恩、桑、吉娜以及戴爾兄弟也為亞瑟加油。同時間為亞瑟加油的聲音從此起彼落的加油聲中慢慢地轉為一股整齊一致的音浪,充斥著整間訓練場。

  此時,亞瑟看準時機,用腳踩住槍矛,往後一拖,乘勢使得席巴的中心不穩。他把握這個機會向前衝刺,就在雙方即將接觸的那一刻。席巴向上躍起,一個旋身越過亞瑟的頭頂,在半空中變換姿勢,短刀向著亞瑟的背後襲去。

  亞瑟的戰鬥本能覺醒,舉起圓盾向後擋住短刀的突襲,與此同時,立即轉身,右手的長劍朝著半空中的席巴劈去。

  席巴利用槍矛纏住亞瑟的長劍,亞瑟並未因此感到慌亂,反之,,他放開劍柄,用圓盾的下緣部分往槍矛攻去。受到圓盾的震擊,席巴鬆開手中的槍矛,亞瑟見狀立即握住劍柄將槍矛甩至一旁。

  接下來練武場歸於平靜,席巴的雙刀對上亞瑟的長劍,一場刀劍之決讓旁人都為之一驚。

  刀劍相互劈擊,雙方的攻勢互有往來,彷彿不給對方有絲毫的喘息空間。一來一往之間,已過了十幾招,誰也沒沾得半點便宜。

  為了分出勝負,席巴轉身一踢,踢向圓盾。亞瑟一時失去重心,不過隨即穩住,只可惜席巴的短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之上。

  這場精采的對決燃起學生們的鬥志,他們一洗被席巴打敗的鬱悶不甘的心情,紛紛為亞瑟鼓掌叫好。

  「古茲力塔的超新星!」

  「做得好,亞瑟!」

  「真是一場精采的對決!」

  「月石小子!」

  席巴看著亞瑟,臉上出現一抹短暫的笑容,這笑容像是認可他的實力。

  「回到你的同學身邊吧,亞瑟。」

  亞瑟帶著笑容回到同學的身邊接受英雄式的歡呼。桃樂絲趕緊走到亞瑟的身邊看看她的心上人是否受了傷,看到亞瑟毫髮無傷,她的心情這才開朗起來。

  菲利浦和戴爾兄弟則是拍拍亞瑟的肩膀表示敬意。

 「好了,各位同學們,有誰能告訴我這場比試的用意。」席巴收回短刀,向在場的學生們問問題。

  學生被這個看似簡單卻意義深遠的問題給難倒了。他們陷入苦思,不明白為什麼席巴教授舉行這場比試的用意。

  「讓我揭曉答案吧,這場比試的用意是讓你們了解自己應該持有何種武器。你們也看到了這練武場上的武器千奇百怪,刀劍不但有長短、輕重之分也有是否適合自己的戰鬥屬性。」

  「接下來,我會一個一個為你們挑選適合你們的武器並給予指導,讓你們在這個學年之間活用它們。讓你們在往後與敵人作戰之時可以保護自己的夥伴也能夠擊敗敵人。」

  就在席巴教練的指導之下,學生們拿起適合自己的武器,做起基本練習。有些比較快上手的學生們便開始相互比劃。也有人跑來跟亞瑟討教,亞瑟也會一一的對他們提出自己的看法以改善他們的缺點。

  下課之後,亞瑟拉著菲利浦往席巴教授的身邊走去。菲利浦安靜了起來不敢詢問席巴教授,他趕緊向亞瑟投以求救的眼神。亞瑟在莫可奈何之下只好挺身而出。

  「嗯…席巴老師你知道史提爾密斯騎士團之中有一位來自焰息國的白眉男子嗎?」

  席巴想了一想,很快的他腦中浮出一個身影,「你們要找的是孫易吧。」,席巴穿上騎士團的外套,「這個時候,他應該還在騎士競技場上練習。走吧,我帶你們去找他吧。」

  騎士競技場是專屬於進入騎士團的騎士們彼此切磋武藝的場所,每個騎士團各有一個,在這裡騎士們真刀實劍相互較量,有的甚至年年設立排行榜選出冠軍作為騎士們的榮耀。

  四個小型競技場佇立在大型圓競技場的四方,不斷發出金屬相互碰擊的聲響。席巴帶著亞瑟和菲利浦穿過人潮來到大型圓競技場。

  一位用劍的騎士吃力地抓著繩索站了起來,雙腿發軟的走到擂台的中心,原本想在奮力一搏不料身體已無法再戰,對手一個飛踢就讓他跌出場外。

  站在競技場的勝利者接受四面八方的喝采。在競技場中間不是別人就是菲利浦等了九年才見到的救命恩人,來自東方焰息國的孫易。

  孫易聽見席巴的聲音便走向前去和老朋友相見,這是他們闊別多年以來再次重逢。這段時間孫易一直被史提爾密斯騎士團分派到潘斯特維托大陸掃蕩魅行者和他們的黨羽。直到最近歐克團長下定決心要找回諾斯的六大聖物與魅行者作個了斷才決定招回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騎士。

  「當年的小夥子如今已經成為古茲力塔的學徒啦。」孫易一看見菲利浦馬上便認出他就是當年在聖母修道院的小男孩。

  「是的,我遵守當初的約定來到古茲力塔學院為了就是成為你的徒弟。師父,請收我為徒吧。」菲利浦立即跪了下來磕了頭,請求孫易收他為徒。

  「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少年。」

  「拜託你了,孫易先生,請收我為徒。」菲利浦再一次磕了頭。

  菲利浦的突然之舉嚇到在一旁的席巴和亞瑟。席巴本想勸退菲利浦,因為在史提爾密斯騎士團或其他三大騎士團都有人請求孫易收他們為徒,不過都被孫易拒絕了。不過看在菲利浦真心誠意的份上還是讓他試試看,或許孫易會收他為徒。

  「你是認真的嗎?孩子。」

  「是的,我希望能成為你的徒弟。」此時已是菲利浦第三次磕頭。

  「上來吧,孩子。讓我看看你的能耐。」

  「等等,孫易,他還只是個學徒,尚未通過騎士團的試煉。這麼作對他來說是個負擔呀。」

  孫易不發一語,靜靜地走回擂台的角落,冷眼看著飛利浦等待他的下一步。菲利浦怎能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不顧席巴和亞瑟的阻止便走上競技場。愻易見到菲利浦上場,便叫身旁的麥夫為菲利浦穿上護套和挑選武器。而菲利浦選擇了和孫易相同的武器,這倒讓孫易有點驚訝。

  比賽一開始,兩人先是對峙一番,隨後孫易發動攻擊。菲利浦見狀便使出席巴所教導他的技巧,一開始順利地化解孫易的攻擊。

  不過接下來孫易的攻勢更將流暢快速的襲向菲利浦,他先是架住菲利浦的一隻手,一個轉身肘擊準確擊中菲利浦的後腦。雙棍直擊腹部,接著便是一陣狂擊打向菲利浦的頭部、胸部和腹部。

  菲利浦就像是一個軟綿綿的沙包任孫易宰割。亞瑟看不下去,打算衝上擂台卻被席巴制止。騎士競技場的規矩不容他人破壞,任何人都不能阻止競技場上的戰鬥。

  菲利浦好不容易站了起來,朝向孫易揮了幾棍,不過都被他輕易的閃過。此時的他陷入失神的狀態只能向個斷線的魁儡無力地揮擊。

  孫易的第二波攻擊來到,可是菲利浦無法擋住他的攻擊。亞瑟無法破壞競技場的規矩但為了聲援自己的夥伴,還是衝上擂台,抓著繩索向菲利浦喊話加油。

  「加油呀,菲利浦。不要放棄希望,讓他看看你的能耐。」

或許是亞瑟的話語發生了作用,孫易再一波的攻擊被菲利浦下意識的阻擋下來。之後轉守為攻,菲利浦竟然使出孫易的招式與之抗衡。一剎那,菲利浦的棍子掃過孫易的鬢髮。不過卻還是敵不過孫易被擊倒在地。

  心灰意冷的菲利浦脫下頭套,不停地嘆氣。而亞瑟則是趕緊上台觀察菲利浦的傷勢,所幸有護套的保護讓菲利浦只是受點皮肉之痛。正當菲利浦喪氣地要走下擂台之時,孫易將一副漆成黑色的雙棍丟給他。

  「你合格了,菲利浦。從明天開始,每天下課之後帶著雙棍來騎士競技場,我會將所有的一切傳授給你。」

  菲利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得到孫易師父的認可了。看著手中的黑棍,留下激動的眼淚,衝向前去抱住孫易並且感謝他收自己為徒。

  這一幕惹得眾人是哄堂大笑。就這樣菲利浦順利與昔日的救命恩人相會並且成為他的頭號弟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