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九點二十分呀。」我看著手錶,「終於穿過樹海了。」

  天呀,是我的腳程變慢了嗎?怎麼都沒看到大家的蹤影呀,該不會都登上不歸坡了吧,還是被野熊襲擊了…不,這群惡劣的小孩子,一定會以惡作劇的方法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還是多提防一點好了。

  前頭的上坡路段,樹枝盤根錯節的,加上岩石如文字謎語般的排列著,使得這條路走起來,不得不小心點,還好不是雨季的季節,沒有綠滑滑的青苔作祟,所以走起來還可以啦。「呦 ~ 惡作劇的小鬼們,氏佑 ~ 」我輕聲叫喚著他們的名字,藉以喚醒他們被關節技教訓的記憶,好打消他們的念頭。

  四處張望的我,看著周圍的風景,哎,有一尊小地藏菩薩像,走過去參拜一下好了。

  Don’t lose control ~ my eternity love ~

  「你好,請問哪位?」

  「呀!藏哥,大野熊出沒了來,茂跟彩子都受傷了呀,快來救我們呀…我們…我們在…」

  「長瀨呀。」

 嘟的一聲就掛斷了,可惡的小鬼們,我要用NWL的明星,星梶高人的必殺技,鐮殺斷頭台給他們這些小鬼們一點教訓,就算是水澤先生要替他們說情,我也不想放過,第一個當然就是我的好友小倉氏佑先生啦。一邊這麼想的時候,一邊為小地藏王菩薩像整理佛像之時,看著祂慈悲的面容,算了啦,還是用邁可爾的關節技給點教訓好了。

  整理好小地藏菩薩像的時候,我又再度地往上爬,天呀,這裡坡度真是越來越陡了。走到一個坡段的時候,我坐在一塊不大不小的石頭坐著喘息一下。

  嚇!!!

  「受死吧,氏佑。」一邊說著,一邊以絞殺關節技對付我的好友。

  「饒命呀,藏大人…」

  「藏大人…」

  「小的…不行了…」

  在氏佑真的要被絞殺斷氣之前,我鬆手放下對他的攻擊,他在一旁「咳,咳…」,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你真的出手了,藏大人。」

  「這是給無理取鬧的小鬼們一點教訓,說吧,下一個是誰呀?」

  「沒有了,咳,我是唯一的一個。」

  「真的嗎?」

  「真的啦,這就是國滿大人的妙計啦。」

  「妙計?」

  氏佑坐在另一邊的石頭解釋著,國滿大人就是以這樣的方式激發他們的潛力,所以他才會有樣學樣模仿起來對我這麼做,「唉,沒想到失敗了。」氏佑低著頭垂頭喪氣地。

  「是呀,真是對不起了。」我滿懷歉意的說。

  哈!!

  「真是乖孩子呀,茂。」

  「住手呀,藏哥,會死的…」

  「我的賽車手之夢呀…」茂拍打著我的手肘,「拜託了,藏哥。」

  這會,我才停下手,兩個人像是跪著求饒似的,希望我不會以昨晚的關節技對付他們。

  「說吧,下一個是誰?」

  「沒了,就我們兩個。」氏佑和茂別過頭去,眼睛一直不敢直視著我。

  「快說,我可不想傷了小愛她們。」

  「沒了啦,就我們兩個。」那兩個人揮著手表示惡作劇到這裡結束。

  「算了…現在距離還有多遠呀。」

  「應該才三分之一的路程而已。」茂說。

  「水澤先生應該有阻止你們吧,這裡是不祥之地耶,氏佑?」

  「他是有啦,不過我跟小愛一點都感受不到惡意的靈壓呀…所以就索性開個小玩笑了。」

  「太無聊了,所以我們就決議捉弄一下藏哥囉。」

  「啥?」

  「藏哥太緊張了啦,甚麼降靈師,甚麼家族的…放在一邊就好了呀。」茂說。

  「不好意思,這就是我要做的事。」我認真告訴茂。

  Don’t lose control ~ my eternity love~

  「您好,水澤先生。」

  「不好意思,八條院先生,請把那兩個頑皮的小鬼帶回來吧。」

  「沒問題,我會原封不動地帶他們回去了。」

  「走吧,我們該跟他們會合了。」我用拇指指著往不歸坡的路途。

  「喔,這是啥呀?」茂踢到硬物,「小石塊,這啥呀?」。

  「看這樣子,是無名氏之墓吧。」氏佑說。

  「茂,小心點,萬一被冤魂纏身的話…可就不好囉。」我一邊說著,一邊將小石堆盡可能地堆成原來的樣貌,「氏佑,你還記得為亡者超渡的手勢嗎?」

  「這…我只會既往生者的超渡儀式,這野外亡靈的話好像有另一種超渡法吧。」氏佑拉著茂在一旁雙手合十的拜著。

  而我索性地將爺爺交授的超渡手勢做了一遍,願亡靈回歸應回之地。之後,便跟著氏佑和茂三人同行往不歸坡的終點站走去。

  「藏哥,一點都不好玩,還是輝比較有趣。」

  「真是抱歉呀,茂同學。」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