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諾斯迎來的第一道雪是道急促酷寒的暴風雪。四大市政廳為了清除堆積在路面的積雪,派出鏟雪車馬不停蹄的在街道上清理路面。

  圓十字大街上的商店為了慶祝十二月二十七日的雪恩節,忙著布置店內的櫥窗以及擺上玩具廠商新一波的遊戲商品和這個特別的街日才有的白雪糕供上門的顧客品嘗。

  而位於諾斯中心的聖馬克福大教堂依據以往的傳統將在雪恩節的這個禮拜播放著革命世紀的大作曲家貝達爾夫.馬林的雪恩頌。優雅的樂曲傳遍這個諾斯境內,市民們感受到歡樂的節日氣氛,大街上滿是祝福的話語繚繞在空氣之中。

  古茲力塔學院裡的運動場,負責鏟雪和準備全隊裝備的是捷力球校隊的一年級新生,二年級則是負責餵養比賽用的馬匹,三年級則是在整理好的場地訓練。為了能夠代表古茲力塔學院於諾斯的夏日慶典中出場,每位隊員都卯勁全力表現自己爭取出賽的機會。校隊是由愛德諾.查克斯教授擔任教練,他同時也是史提爾密斯騎士團科學研究部門的部長,無論是攻城武器、運輸車輛或是騎士們的鎧甲和武器的設計和特殊材質的研發都是來整個部門的貢獻。

  愛德諾先以年級分隊的方式訓練球員,等到夏日慶典的賽事前的三個月在甄選出每個位置的最佳球員代表出賽。亞瑟和哈麗娜由於有騎馬的經驗所以他們的表現比一般新進的學生還來得傑出,艾德諾的球員名單裡面就有兩個人的名字。

  在一旁等著主人的泰格,牠的體格已經成長到成年雪虎的體型。壯碩的身型和銳利的獠牙和爪子,就連騎士團裡飼養的獵犬和高地獒犬都要敬畏三分。在亞瑟的教導之下,泰格不會隨意挑起紛爭也不會危害到同學的安危。尤其是當西爾克女士為牠烹調肋排之時,牠就像是隻溫順的大貓恭敬地等在一旁。不過為了保持雪虎與天俱來的狩獵本性,亞瑟還是會在周末的時候帶著泰格到森林狩獵。

  正式訓練已經結束,為了能夠正式出賽還是有不少隊員留在球場加強訓練。桑為了讓自己更能駕馭馬匹而請求亞瑟和哈麗娜留下來陪他特訓。

  結束和桑的特訓之後,亞瑟騎著馬帶領著泰格前往森林進興狩獵。他們順著東北方的大道進入森林,因為時序已進入冬季,不少動物都回到巢穴度過冬日。只有零星的野兔或是狐狸媽媽帶著小狐狸出來覓食。

  薄薄的一層白雪覆蓋著整座森林,泰格有時跟在亞瑟的身邊有時看到奔跑中的野兔便追逐過去,戲弄對方之後再跑回亞瑟的身邊。

  亞瑟一個人回憶這些日子以來在學院裡發生的事情,老爹的事務官一職已上了軌道,每當他空閒之餘便會傳授亞瑟有關戰鬥和鑄造的知識。前些日子他才和菲利浦他們一同在老爹的房間裡度過他在諾斯的第一個生日,喝下他人生中第一杯誕生酒。他的課業和武藝也是班上名列前茅,不過還是有令他感傷之事,一直都沒有母親的消息,無論是在史提爾密斯騎士團或是聖人之護騎士團,沒有一個人知道凱特的下落。

  他們一直往北方前進,伴隨他們的只有森林的風聲和來自聖馬克福大教堂的雪恩頌。步出森林,來到通往諾斯北方叉路口,一條是前往凡提拉姆市區而另一條則是通往月石山。

  為了欣賞冬日的聖月湖,亞瑟走上月石山。馬蹄在薄雪之下印下足跡,越往高處越是能感受凜冽的寒風吹襲而來、

  來到月石山的山頂,聖月湖的湖面被層層的白霧環繞著,白霧也悄悄地包圍著地面。平靜無波的湖面在過不久便會結成厚實的冰面供諾斯人民一個冬季滑冰聖地。那時諾斯的人們會攜家帶眷前往聖月湖享受滑冰的樂趣。

  亞瑟乘馬走過聖月湖的另一端,周遭的環境被白霧圍住,一時之間也分不出天南地北。

  泰格則是警戒四周的情況,此時的牠回復了在喀馬里拉雅山之時的野生姿態。銳利的雙眼搜尋四方的動靜。忽然之間牠發出一聲宏亮的吼聲,嚇阻前方的神祕客。

  前方傳來馬匹的嘶吼聲,接著是神祕客墜落至地面的聲音。亞瑟急忙地往前一探究竟。他來到神祕客墜地的地方,這才發現這位神祕客是布萊克沃夫騎士團的尼娜公主。看到尼娜扭傷腳踝無法自由行走,亞瑟趕緊下馬為尼娜包紮傷口也為泰格的無禮之舉說聲抱歉。

  泰格在遠處觀察尼娜的一舉一動,卻還不知自己闖下大禍。在布萊克沃夫騎士團裡面最崇高的地位是黑皇后接下來便是等待繼位的公主,在血性強韌的血狼族之中母性地位不容他人侵犯,若是讓布萊克沃夫騎士團的騎士們知道他們的公主因為一隻小雪虎而受傷必定率領軍隊到史提爾密斯騎士團來興師問罪,說不定泰格還要因此賠上性命。

  亞瑟呼喚泰格前來,泰格確定尼娜不是敵人之後便收起警戒的兇猛姿態改以溫馴的態度走到亞瑟的身邊也記住尼娜的氣味。

  經過包紮之後,亞瑟安撫受到驚嚇的馬兒,將牠帶回尼娜的身邊。紳士風範的將尼娜扶上馬,兩人一同騎著馬沿著聖月湖走著。

  「尼娜公主,自從議事堂一別後這是我們第二次相遇,你也是來此欣賞聖月湖的風景嗎?」

  「沒甚麼,只是想出來透透氣罷了…」尼娜遙望著遠方,心裡正在為了一件事而煩心。

  「克里蒙德先生現在可是四大騎士團裡大家耳熟能詳的知名人物,你是繼獵魔者雅圖涅士和裂爪舒柏赫夫之後,第三位在聖月湖讓月石大放光芒之人。每個人都在談論你的未來。」

  「別這麼說,我都害羞起來了。對了,尼娜公主可以麻煩妳稱呼我亞瑟嗎?」

  「那亞瑟可以稱呼我為尼娜嗎?我不是公主,至少我不是大家認為那位能繼承黑皇后的公主…不說這些了,亞瑟,你不前往凡提拉姆看看你的親生父親就讀的雅圖涅士學院嗎?」

  「尼娜公主…我是說尼娜,我是打算春天來臨的時候再去拜訪雅圖涅士學院。如果妳有打算去的地方請讓我與妳同行,順道也可以看看莫康汀和迪斯頓以外的地方。」

  「正好,我打算回去黑城堡,讓我為你介紹我們的海德克爾溫,那是個美麗的地方。不過你可要管好你的雪虎,布萊德沃夫騎士團與其他騎士團不同,我們飼養北方凍原狼和阿拉罕漠狼為看守犬。要知道狼跟虎是處不來的,如果要進入黑城堡必須將你的雪虎放在學院外頭。」

  「我知道了,我會讓泰格乖乖地待在外頭等候我的,對吧,泰格,你會乖乖的吧。」

  尼娜帶領著亞瑟走向月石山西北方的道路順勢而下。接著走在先人開墾過的道路上,兩人並肩同行,或許是年紀相近還是成長背景相同的關係,一路上有說有笑,不過尼娜的年紀比亞瑟還小一歲,明年才會接受騎士的試驗。

  他們接著轉進萊比梅森林,這是布萊克沃夫騎士團的傳統,為森林取名以祈求當地的樹木之神能為他們帶來好運。

  樹林間傳來一陣陣的狼嚎聲,時而短促時而長鳴,只有布萊克沃夫騎士團的騎士們才能分辨出凍原狼和漠狼的聲音和牠們所傳遞的訊息。有人說那是古老的狼語,只有留著狼的血液的民族才會說這種語言。

  泰格聽見狼嚎聲,身體不由得產生變化,銀灰條紋迅速的變成藍色的條紋。為了保護牠的主人,泰格伸出牠的利爪,瞳孔張大,眼睛朝森林的四周查探,不時的發出低鳴。

  「放心吧,那是我們的騎士團正在森林裡訓練狼群們如何野外作戰。那裡離我們有好一段距離,你可以叫你的虎兒別擔心。」

  「泰格,放輕鬆點,那些狼是我們的夥伴。在諾斯,大家都是一家人,不會有人傷害你的。」

  亞瑟的話語並未讓泰格放鬆警戒,即便狼嚎聲離他們越來越遠,泰格依然維持著警戒一直到離開萊比梅森林。

  走在小路上,尼娜開始沉默下來,她的手不時地摸著腰間攜帶的小布偶。是個帶著雙牛角的頭盔和胸甲的熊騎士。尼娜一直將它帶在身邊向是護身符一般。

  「亞瑟,你有跟最要好的朋友吵架過嗎?」

  「有呀,尤其是我跟菲利浦經常吵架,我們總有意見相左的時候,那時候我們也不讓誰的爭論不休。」

  「那你們是怎麼和好的?」

  「我們嗎?我們總是晚餐之前就言歸於好,我想真正的好友自然會明瞭彼此之間都是為了對方著想。畢竟朋友易交,益友難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輕易切斷繫在我們身上的牽絆。」

  「尼娜正在跟自己的好友吵架嗎?」

  「是呀…已經很多年了…」尼娜轉換話題,說著她在黑城堡生活的童年。

  他們轉進辛克萊頓大道,不到五分鐘的路程,就可看見一排排的房屋,上頭都是漆成咖啡色的屋頂。來到小市集,每個看到尼娜的區民紛紛他們狼族的地位崇高的公主表達他們由衷的敬意。

  從辛克萊頓大道南下,穿過與街道電車同道的石橋,亞瑟他們來到海德克爾溫區的心臟地帶,海德克爾溫市政廳。

  市政廳的右後方隆起的小山丘就是布萊克沃夫騎士團的黑城堡也是夜霧之林學院的所在之處,黑城堡依著小山丘的地勢建築而成。高聳的城牆護衛著黑城堡,從山腳下望去,三座黑色大理石築成的高塔像是皇后般俯視著海德克爾溫全區。中間的高塔略比左右兩旁的高塔一些,石材也與其他兩座不同,那是會隨著日夜而變色的大理石石材,在白天的時候經過太陽的照射城現黑色光亮色澤,夜晚的時候皎潔的月光讓中間的尖塔化為潔白的高塔。人們都稱之為白塔,他們敬愛的黑皇后所居住的高塔。

  尼娜帶領著亞瑟走著螺旋般的坡道而上。山丘之上沒有民房,只有騎士們駐防的崗哨。崗哨裡狼群兇惡地看著亞瑟和泰格這兩個外來客,有的甚至會出來挑釁泰格,而泰格也會不甘示弱地回以兇惡的眼神讓對方知難而退,畢竟泰格的體型是那些狼群的兩倍,銳利的獸爪也是用來威嚇對方的武器。

  來到黑城堡的大門前,在門前站崗的衛兵遠遠就看見尼娜公主的身影,急忙地大喊通知城內的衛兵打開城門好讓尼娜公主和他的朋友能順利通過。

  城門一打開便看到五個人組成的小隊整裝待發,帶隊的人是第三小隊的隊長,勞倫斯.赫夫特。布萊克沃夫騎士團雖然也是信奉基爾教,不過私底下還是保有他們自古以來所傳承的森林諸神的信仰。城樓上處處可看見巫醫圖騰和森林諸神的雕像,守衛著血狼之族的後人們。

  「尼娜公主,妳回來了,克梅爾大人找了妳好久。我們正要出外尋找…這是…」

  「這是亞瑟.克里蒙德先生,來自古茲力塔學院。」

  「你好,克里蒙德先生,我是尼娜公主的護衛隊長,勞倫斯.赫夫特。」

  就在三人正在寒暄之際,兩匹凍原狼狼從城門裡跑了出來,牠們是克梅爾飼養的狼,八成是聞到尼娜公主的氣味拋下主人出來。不過當凍原狼看見泰格這位不速之客,露出尖銳的犬牙與泰格對峙。

  從不遠之處飄來一陣藥草的香味,凍原狼和泰格聞到之後變得溫馴不再張牙舞爪。

   克梅爾走出大門迎接尼娜公主,腰間上掛著一個木頭和鐵片鑄成的小香爐,戴著黑色皮革手套的手撫摸著凍原狼的下顎。他先是看了亞瑟一眼後來才將注意力轉到公主身上。

  「你回來呀,尼娜,葉芙正在找妳。」

  「我知道了,克梅爾舅舅,我這就去見葉芙阿姨。可以麻煩你招呼我們的客人嗎?」

  「當然嘍,黑城堡永遠歡迎他的盟友來訪。克里蒙德先生要來杯熱茶還是一壺溫熱的香料酒暖暖身子?」

  「真想不到你會成為這隻雪虎的主人…」克梅爾看到泰格時意想不到亞瑟會成為牠的主人但是面具成功的掩飾他的驚訝。

  「若是公主不介意,請容我先行告退,今晚我還要跟朋友一同慶祝生日。」

  「這樣呀…那我請勞倫斯帶你出海德克爾溫吧。」

  「謝謝你的好意。」

  勞倫斯策馬向前,準備帶領亞瑟離開黑城堡。亞瑟看著尼娜的身影漸漸從他的視線離去,他感覺得到她的笑容背後心中有股無法向他人訴說的苦,他想看見尼娜真正的笑容…克梅爾靜靜地送亞瑟離城,黑城堡的大門再度關上。

  在勞倫斯的帶路之下,亞瑟順利的離開海德克爾溫,他們在聖馬克福大教堂告別。

  聖馬克福大教堂位於諾斯的中心地帶,為查理曼茲家族所有,在查理曼茲家族管理之下,大教堂經過兩次的改建變為現在富麗堂皇的模樣。絢麗的玫瑰花窗和馬賽克玻璃藝術點綴著聖馬克福大教堂的門面。在新年的時侯,大教堂的門前會掛上金色頭盔造型的鈴鐺讓諾斯的民眾在進大教堂之前輕搖繫在鈴鐺之上的白色麻繩以祈求神的祝福降臨在自己身上為新的一年帶來好運。不過現在則是神父們穿上藍色絨毛的毛雪怪布偶裝在門前發送糖果。雪恩節相傳是因為伊諾門斯王與森林的子民們達成和平守護綠色大地的誓約,與森林的子民和平共處兩百年的和平。後來在某一年酷寒的嚴冬侵襲伊諾門斯王的國家,使得作物無法順利收成造成大饑荒。為了拯救這個國家的人民,森林的子民用變身術化作藍色的毛雪怪越過大雪山山脈帶來豐富的食物和種子來報答伊諾門斯王的恩情。人們便將毛雪怪出現的日子稱為雪恩節用來回報森林子民的恩情。

  亞瑟穿過聖馬克福大教堂通往四大騎士團的大道回到古茲力塔學院。他將馬牽回馬廄便帶著泰格前往老爹的房間。今晚將要慶祝派普的十八歲生日,哈麗娜、桑、連恩和戴爾兄妹也會一起慶賀,而派普將會喝下生平第一杯慶祝他成人的誕生酒。

  在生日派對之上,亞瑟告訴大家自己將會在下半學期設計打造一台汽車並且造訪雅圖涅士學院的計劃,希望大家能跟他一同前去。

  菲利浦、派普、桃樂絲和哈麗娜將會一同前去。桑也想去凡提拉姆區看看神聖十字騎士團成軍一千多年的海上騎士艦隊。不過他的武器設計圖被喬安娜教授打了回票必須要重新設計校稿才行。連恩在學業上還需要多加努力加上新年過完之後將來到的期中考,便無心與他們一同出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