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呀,格蘭溫先生,是來作交易還是太久沒欣賞這種熱鬧的場面,今天上午大家都在傳述你在法庭的英姿。」一位交易員過來打聲招呼。

  「那邊在做啥?」

  「喔,那就是塞爾克銀行所作的促銷花招,他們希望不買股票的人,能夠來欣賞這交易所的熱鬧,藉此發行他們銀行的債券。」他拿著還沒兜售出去的股票,巴黎的交易所聽說比這裡熱鬧多了,「只要拿得出抵押品,塞爾克銀行五年的債券,可以獲取四十百分比的收益,真是見鬼了,他們的老闆真不知在想甚麼,現在的時光,有那麼令人興奮的投資嗎?」

  「我想有,而且是令人好奇的投資標的,我先過去看看了。」格蘭溫和交易員道別後,來到安東先生的旁邊,一堆人聽著欣然開朗,有些人買單了,一萬美元一張,「打擾了,安東先生。我聽到其他交易員說這裡有令人興奮的標的,可以容我聽聽嗎?」

  「喔!是格蘭溫先生,當然歡迎,我讀了報紙上的專欄,真是太奇妙了,原來事情是這樣展開的…」安東先生忙著招呼這些來自中西部的大地主,「煤礦,煤礦雖然是早已發現的東西,不過,現在,在工業奮起的年代,這是一項錯不了的投資,先告訴你們,政府正在打算通過火力發電廠,而火來自哪裡,石頭,聽過試金石的故事吧,現在這是考驗大家的眼光,現在是一萬美元,過幾天,等聯邦政府公告之後,我就不知道了,是要現在買進嗎?先生們!」他就像是個熱情的演說家,無須站在蔬果箱上,就可以鼓舞人心。

  「可以用支票吧,我要一張。」

  「當然可以,不過…錯過時機的話,我可不保證了,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四十的收益之中,會來回震盪,這就是交易所的樂趣呀。」安東一會拿過格蘭溫所開立的支票,就給他一張塞爾克銀行的債券。

  「祝好運!」格蘭溫微笑地看著安東的背影離開交易所,最少他抓住了某些東西,坐在稅務人餐館裡喝著威士忌之時,他仔細地端詳這張債券,真是容易賺錢的工具呀。

 

  「太好了,你是第一百七五位的挑戰失敗的顧客,送你一杯檸檬汁。」辣舌頭餐館的老闆笑著李蒙,確定他的水牛城冠軍雞翅無人能敵,看看牆上的照片,可都是挑戰失敗的檸檬先生,「這裡沒有你要找的餐館,俱樂部也沒有。」老闆將里蒙手繪的火柴盒圖樣交給他看,老闆只是搖搖頭。

  「或許它之前被拆掉了,有懷舊的照片吧?」真是酸辣的口味,連芹菜根都無法抵掉它的味道,該是多一杯檸檬汁了吧。

  「芝加哥,或許會有你要的,我的好友,博恩,就在那裡,他可是五大湖餐館業之王,手中有五家餐館,也許會有這家店的消息吧。」

  「多謝了。」李蒙這一陣子可不會再碰那些帶著辣醬的炸雞翅,他撐飽的肚子,呼嚕嚕地想要打嗝,就是悶在那裡,呼不出來,不過手裡寫著餐館介紹的文章,些許的風景,「該是跳過其他城市嗎?」萬一那個叫博恩的某餐館之王,也不知道的話,那還是得回去一趟,還是順著城市軌道前進吧,蘭辛市或許有意外的料理,不過…

 

  「你有如何感想?」

  「這筆買賣也太過大了吧,格蘭溫老闆。」湯瑪士拿著學著李蒙的口氣說著,「我比較想知道你的想法。」格蘭溫問著,「到終點了嗎?」湯瑪士好奇的答覆,「如果這是終點的話,我們的讀者會不高興的,你總能看出甚麼吧?」

  「我又不是混在油墨裡打滾的工人,這種味道和紐約先鋒報或是鐘聲報沒有兩樣吧,字跡很優雅,銀行發行的債券有問題嗎?」

  「沒有,除了…」格蘭溫想說著,不過卻安靜了,他要湯瑪士將這個消息交給李蒙,林肯市那裡有分行,幫我問問看吧,然後又開始調配起威士忌,在他的開放的酒櫃邊桌上,「李蒙呀,到底鑰匙會在哪裡打開你被鎖起的拼圖盒子,混雜著白蘭地,不是要充作高檔酒就是特殊的喜好,哪一邊會比較多?」他看著幾個鬱金香杯所調配出來的威士忌,或許對你而言,是玩心大於一切嗎?

 

  只有一瓶的調性,一杯的短暫,卻留在深刻的印象,而且是上鎖的?

 

  「肚子餓了嗎?今天的主餐是什麼?」

  「馬鈴薯白醬捲管麵。」

  「要換換開水的滋味嗎?」他拿起一個汽水瓶,「夏季的蛋頭,很無聊的名字,不過比起醫生,有些獨特的樂趣,要試試看嗎?」

  湯瑪士接過他手中的紙鈔,「我要兩瓶,你要幾瓶?」,「買完明天早上的麵包後,都買吧。」

  「遵命,太簡單的任務了。」湯瑪士高興地走下樓梯,他還是得母親的最愛,檸檬火箭,清涼又嗆辣的味道,護士小姐發射火箭的樣子真士說服了消費者的疑慮,多買一瓶吧,在麵包之後。

 

  「好吧,我決定要回去之後申請格蘭溫偵探所的外勤訪問費,天呀,真是受不了,債券嗎?誰會用這樣麻煩的方式,假鈔才是簡便的吧。」李蒙看著電報,「藍新市,優美的市景,餐廳也不錯,再來一些地方特色菜,我想在火車時光的旅客們會樂意與城市中的氣息一共用餐。」準備離開蘭辛市,坐上一般坐位,這段旅程,他想嘗試著不同的坐位,欣賞由窗口旁所看出的風景,所許映在眼簾上的風景,何者較有感觸。

 

  來到芝加哥,他攔了一輛馬車,往中央街區前進,讓我們看看餐館大王的記憶,是否如他友人所說的,所有中北部的餐館都在他的腦中,他來位於這位餐館大王最常來探班的風中飄逸的歌曲的老餐館,是一家義式餐館,他先是坐下來,點了白酒烹蛤蠣,一份炭烤魚片三明治,和一杯通寧水,和一罐醫生的良藥。牠翻覆著筆記,好吧,若是鈔票或是債券,問題是聯邦銀行管理局會不知道嗎?這是那位大書迷的詭計,還是天真想要推銷自家銀行的想法,對了,財經版的艾莎小姐或許會有線索吧,先是詢問她,然後聯邦銀行管理局的電報代碼是…很好,不愧是社會家居版的我,只有一大堆的廚師和事件當事人的電話,莫森太太的病情算是有點好轉了,然後,我看看,

  「先生,你的通寧水和白酒蒸蛤蠣來了,軟性飲料要現在上嗎?」一位服務聲問著。

  「汽水就在餐後再拿過來吧,我需要思考一些問題,對了,請問,哈德溫.丹先生,就是你的老闆在嗎?」我喝著通寧水。

  「喔,他今天不會在這裡,最近他愛上了有著墨西哥風情的牛仔的驕傲餐館,那是新開的,你可能要北城區了,他一整天會待在那裡。」說完話後,見我沒有反應的服務生,認定沒有其他問題了,就跑去酒吧旁跟酒保聊天。

  現在是上午十點多鐘,我得要快一點了,吃著美味的白酒烹蛤蠣,之後,遍式炭烤魚片三明治,醃製過的魚片,在櫻桃木的石烤爐上烤著,木頭的香氣和煙至的味道形成一股美麗的交合,真是美味。

  誰說良藥總是苦口?這醫生的藥方讓小孩子們愛不釋手。

 

  下午一點三十三分的時候,我終於來到這家新開的餐廳,牛仔的驕傲,真是門庭若市,每個人都大口吃下漢堡或是帶有墨西哥風味的塔可,帶位的餐廳經裡看見我的上門,便親切的招呼我,「請問有訂位嗎?」,「不是,我是記者,先前已經採訪過哈德溫的風中飄逸的歌曲餐館,現在我想詢問這為知名的老闆。」我解釋著,「稍帶一下,我問問看。」他先是吩咐另一位服務生看著我,然後走下餐館的地下室。

  「你吃了什麼?」服務生好奇的問。

  「我想想,白酒烹蛤蠣,還有炭烤魚片三明治,還有你們的通寧水是家了萊姆吧。」跟著格蘭溫,我的味覺都開闊的不少。

  服務生聽完之後朝裡面點點頭,酒保才離開他的酒吧,往地下室走去…一陣子之後,餐廳經理笑容可掬的招呼我,說老闆才剛睡醒,現在可以接見客人了,「你要如何稱呼?」,「李蒙.休伯特,紐約鐘聲報的記者,正在這被宣傳的火車之旅尋訪讓遊客喜愛的餐廳。」這是其中之一,我拿出名片,剩下的,便是老闆的答覆了,我跟他走下地下室。

  「老闆,紐約鐘聲報的記者要跟你見面。」經裡打開門,抽著大雪茄的哈德溫,五十多歲的年紀,總是刮不乾淨的鬍子,散布的鬍渣,「坐下來,紐約的稀客,費勒,可以退下了。」

  「告訴我吧,想要如何吹捧我的餐廳。」他問著。

  「我想先給你看這個。」我遞上我所的描繪的火柴盒圖樣,哈德溫看了一會,笑了出來,「你也是這家俱樂部的會員呀,還是新人?」他將嘴邊的雪茄放在菸灰缸,「是聽聞俱樂部的新人吧,也好,這家俱樂部並部拒絕別人,你沒有怪僻吧,你知道的,小姐就是他們珍貴的資產。」哈德溫帶些疑問的口氣。

  「不只是償鮮而已,如果老闆不介意我的宣傳的話,或許,一篇夜晚俱樂部的文章,會為我們帶來新讀者。」我將藉口說出來。

  「好吧,這家俱樂部在達拉斯的西城區,這是地址,弄丟了,就別來找我。」哈德溫將俱樂部的名字和地址寫上去,然後我們做了一些非正式的訪談,好讓我的專欄可以多些東西,下午三點了,我離開餐館,正想著,可以跳過一些地方了,不過林肯市的芬行是要去的,我叫了一台馬車,來倒車站,將原先的每站直達票改成只停靠林肯市和達拉斯的車票,來到有臥鋪的車廂,左下方睡了一個小夥子,象是要去南方的牧場找機會似的,因為牛仔帽再加上牛仔靴,八九不離十了吧,不打擾他了,我睡在右上鋪,該是好好睡一覺的時候。

  火車的笛聲在我入眠之前響起,該是前往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