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終於快到了山頂了。」茂快樂說道。

  「結果就是這樣嗎?」氏佑失望地說著。

  「就這樣吧,我的夏日假期結束了,氏佑。」

  「藏大人…以後我還是會去川見神社找你玩的。」

  「就這麼說定了。」我堅強地笑著回應。

  終於,為時三個小時又二十六分的不歸坡之旅,再一小段路程就會結束了,比預期的還要早。「走吧,剩一小段路了。」我拉著茂和氏佑兩人的手臂,半拖半拉著往前走,「咦,這是…」這…路上怎麼會有水呀?

  「喂!哪裡來的水呀,我可從沒看過,是哲也的新把戲嗎?」茂大聲地說著向前奔去。

  氏佑也向前跟上茂的腳步,我只是覺得這條巷不歸坡路上的道路越來越泥濘了。本想叫他們小心點的,不過…還是算了。

  「別過來,藏大人,快跑!」氏佑大聲地警告。

  「真是夠了,惡作劇就到此為止吧。」

  算了,管他的泥濘,上去之後一定要用鐮殺斷頭台教訓一下主事者。我向前奔跑過去,「氏佑,給我停手。」水不斷地冒出,將整個路面都給泥濘化了,下面是有古井是吧,他們幾個人哪有力氣帶那麼多的水,還是…小愛他們提前來準備的呀,如果是女孩子的話,我可沒法出手呀。

  「化水為守,海津牢之陣。」水澤先生的聲音。

  「怎麼了,水澤先生,您也參一腳是嗎?」我問。

  「快走,八條院同學。」小愛的聲音,「化水為攻,水蛇彈之陣。」

  這是怎麼回事呀,兩個人都在化五行術法之陣,是在表演給彩子他們看嗎?不會吧,這可是不外傳之術,一之倉神社沒有到要表演這降靈師招式給科學人看吧。六十八國的神社可是大家互相幫忙守護著,我可沒聽過哪家神社要倒閉了呀…心裡糾結著,總覺得怪怪的,還是快點上前阻止他們好了。

  當我上前,不歸坡的景象,令我感到詫異,一個個樹木形成的古代士兵正在攻擊著氏佑他們,「喂,這是?」惡靈嗎?我心裡閃過這個念頭,不過…這裡有數十個士兵,不對,數量正在增加當中,其中一個拿著短槍朝我攻過來,「少給我囂張啦!」我一個側身踢,將士兵踢成兩段。

  「你們沒事吧。」

  「輝他們被樹枝給抓住了呀,藏同學。」彩子大叫著。

  「喂,你們這些科學人給我後退到安全的地方,快跑。」我向前奔去。

  「你不是也是科學人嗎?」輝痛苦地說,被樹枝勒住脖子,一臉痛苦的說。

  「老子,可是自由搏擊冠軍啦,小鬼!」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扁了再說,這些該死的惡靈,到底是誰在作祟呀?

  我不斷地向前攻擊那些怨靈化成木頭士兵,一個,兩個,三個,連擊四個,不斷地向前,目標就是輝的所在地,那個傢伙已經快斷氣了,可惡,不再快點的話…

我靈機一動,跳上士兵的肩上,向前移動,距離只有兩、三步之遙之時,一個士兵伸出長槍向我襲來,我向上一跳,「鐮殺斷頭台!」我大聲一吼,以手臂鈎擊的方式毀掉糾纏輝的樹枝。

  「咳,多謝了,藏哥。鶴子,我來了。」輝重振精神後,衝向抓住鶴子的枯枝。

  「喝!」我一拳打斷枯枝,「還有哲也和彩子,輝先帶鶴子離開吧。」

  「要往哪裡走呀,藏哥?」

  「氏佑,快叫喚去貍法師通知蛇添神社的進士願坊大人來支援呀,這裡是美濃國的領地,水澤先生和小愛,停止水陣法吧,五行當中,水生木呀,一直下去對方的數量也會越來越多呀!」我大喊著。

  接著,我撿起較長形的錐石,一個給輝,一個給自己用,我示範給輝如何攻擊敵人後,便往前營救哲也和彩子。

  「化葉為信,貍法師現身。」氏佑招喚自己的貍法師前來。

  「呦 ~ 氏佑大人。」

  「貍八郎,快通知蛇添神社的進士大人。」

  「怎麼啦?」

  「你傻啦,沒看到這裡那麼多怨靈,快呀!」

  「遵命。」

  氏佑在下達指令後,「既然如此,那就火剋木,化火為攻,燃彈之陣。」,一群火燃彈往木頭士兵打去,確實造成數量的減少。

  「做的好呀,氏佑。」小愛稱讚著,「化火為攻,火舌之陣。」水澤先生與小愛一起說著。

  一個個的木頭士兵被火焰燃燒殆盡,眼看士兵怨靈的數量減少,大家都高興起來,輝和鶴子也順利抵達到水澤先生的地方。

  「來吧,哲也和彩子,你們也趕快到水澤先生那裡去。」話一說完,木頭士兵又不斷的過來,我將錐石將給哲也,與他一起打開通路,好讓彩子跟她一起逃出。

  眼見情勢向我們轉好,我們開始準備反擊的時候,周遭的地面開始裂了開來,黑色的血液從裂開的地面滲出,之後畫成黑色的水蛭爬進木頭士兵裡面,士兵們又開始復生起來,而未被毀滅的則轉化型態,變成面目猙獰的怨靈士兵了。

  「化火為攻,八波海之陣。」水澤先生施展著強大的火海陣法…不過卻毫無作用,「怎麼會?」

  「是水的作用,剛剛我們使出的水陣法成為對方的護壁了,水澤先生。」小愛說著。

  「可惡呀。」我連踹著巨大樹幹,悔恨的說。

  「該死的活人呀,給你們一點顏色,就給我開啟染坊起來呀。」聲音是從樹幹中心發出來的。

  「啥?」

  「就先從這小鬼開刀吧。」

  本來蔓向天際的樹枝們,樹葉紛紛掉落,化成索命的葉刀迅速的衝向氏佑,「氏佑!」我大喊,「化…化火為攻,燃彈之陣…咿 ~ 天呀,符咒都沒啦!」氏佑大喊著,一瞬間,葉刀攻往他的身上,「呀!」,無數的葉刀對他的身上造成了傷害。

  「氏佑!」我轉過身來對樹幹攻擊,「可惡的怨靈,給我住手啦!」

  「去死吧,小鬼,真是讓你囂張太久了。」沒了樹葉的枯枝向我襲來,「呀!」我是躲過一些攻擊沒錯,不過接二連三的攻擊,連我都喘不過氣來。

  「藏大人,小心。」氏佑說著。

  一支彎曲又尖銳的枯樹枝枝幹如蛇般彎曲地向攻過來,當我反應不及的時候,雙手合併成為阻擋的姿勢之時,一把具有靈壓的薙刀斬斷了樹幹。

  「呀,是誰?」黑色的樹液從斷面處大量流出。

  「是願坊大人嗎?」我說。

  正當我感到驚訝之時,我睜開雙眼,看到的並不是進士願坊大人,而是一位穿著和服的年輕少女,美麗卻又堅強的容貌,手裡拿著薙刀不斷地揮舞著。

  「樹妖,該是住手的時候了吧。」少女一一地斬斷前來攻擊她的樹幹。

  「妳是誰呀?」我問。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小鬼,快逃。」

  「小鬼,你說誰呀,我可是…」

  「可是甚麼,快走啦。」再一次,她斬斷了想要偷襲我的士兵。

  「是氏神嗎?是八條院先生的嗎?」水澤先生說著。

  「我的?不可能吧,我才不會讓女孩子來保護我啦。」我憤怒地攻擊樹幹和士兵們。

  「你說甚麼?」少女一怒之下,將刀柄朝向我的頭部揮下。

  「很痛耶,妳做甚麼呀。」

  「不服氣就打過來呀,小鬼。」她吐著舌頭。

  「我…我不打女生啦,就算是幽靈,只有善良的喔。」我嚴正地聲明。

  「喔,是嘛。」女子嬌羞地看著我…下一秒,薙刀的刀柄又朝我打下來,「那這樣,如何?」

  「好痛喔,妳…」想到對方應該是良善的幽靈,又是女的…我打不下手啦,「那個…適可而止吧,大小姐?」我只好求饒地說著。

  「好吧,我住手就是了。」對方爽快地答應。

  「你們是在那裏給我玩甚麼生死戀人的遊戲呀,納命來!」樹妖大喊著,無數支的樹幹化做利槍向我們兩人襲來。

  少女奮勇向前,手持薙刀,試著要保護我的樣子,「我說過,我不需要女孩子保護啦,化木為攻,木人千陣。」我不自覺地模仿起爺爺降妖時的手勢。「氏神,退到我的身邊來。」

  由於水的效力,使得木人千陣之術所叫喚出來的木人們個個是巨大威武,「聽令,保護其他生者下山,其餘的給我打啦!」我使喚地木人們,而它們也回應我的呼喚,開始攻擊士兵,並抱起水澤先生一行人衝下山。

  「藏大人,那你要怎麼辦?」氏佑回頭的看我。

  「當然是負起降靈師的本分呀,惡靈,有本事朝著我呀。」我又再次猛烈狠踹樹幹幾腳。

  「我們走,氏神。」跟著氏佑相反的腳步,我和那位大小姐往反方向跑下山。

  「等一下,誰是你的氏神呀?」少女不由自主地跟上我,「我可沒答應呀。」

  「有事待會再說,先跑再說。」

  「可惡呀!竟然把我當猴戲在耍!」樹妖立起了身子,原本附著在土壤內的樹根變化成它行走的腳,開始向我們追擊。

  另一邊則是木頭士兵和木人陣的激鬥,水澤先生適時地化出火之陣術來幫忙木人,好讓科學人們先行下山。

  我一直拼命地跑下山,後面除了樹妖的吼叫聲之外,聽不到少女的聲音。我轉身過來看了幾遍,少女的蹤影完全不見,那…剛剛是,幻覺嗎?

  「喂,大小姐。」我再次繞了一遍,「喂,大小姐,不要鬧歐,樹妖要追過來了。」

  還是沒有回應,雖然想回去一看究竟,不過,不歸波上是樹妖最有利的場所,再一次進入的話,在願坊大人還沒抵達之前,我們全都有危險。所以,只好保佑她平安無事囉。

  正要往下衝刺的時候,「小心,笨蛋。」,樹妖噴射出有刺的木幹襲擊而來,這一瞬間,大小姐揮起薙刀將全部的攻擊一掃而空。

  「你真的很遜耶。」

  「這點小小的攻擊我輕鬆地可以閃過,懂嗎,大小姐。」

  「不要一直大小姐,大小姐的叫。我的名字叫做芳姬,懂嗎,下人?」

  下人?我嗎?

  「妳真是有禮貌呀,芳姬小姐。」忍住,是八條院家的男子就要忍住。

  「快跑呀,對方就要來了。」

  聽到芳姬這麼一說,我橫豎不管的將她抱起來往下衝,「喂,下人,你做甚麼?」她大怒地叫著。

  「稍安勿躁一會,待會妳就會知道了啦。」

  跑到山腰的時候,我將她拋上天空,轉身面對樹妖,再一百公尺就夠了…就是現在,「化光為界,光之璧障。」,周圍三百公尺的地面閃耀出耀眼的光線,隨氣流而轉,形成一個圓形的光之陣界,這是用來包圍住那些魑魅亡靈之用,雖然我不知道這道陣界可以撐多久,不過應該夠氏佑他們逃跑了,不錯嘛,這個夏天總算是有點收穫了,不過,該如何對付眼前的龐然邪物,真是…算了呀,「化火為攻,燃彈之陣。」

  「喂,下人,你做甚麼?」

  「雖然我不知道為何會招喚妳出來,不過快跑,如果我輸了,下一個目標就是妳了。」我大喊著,一邊躲避著樹妖和木頭士兵的攻擊。

  可惡呀,爺爺給的符咒快不夠用了。

  「你不出來,我就進去了。」芳姬生氣地說著。

  「這光之璧障,任何亡靈都進不…」,咦,她為何會來到我的身邊,「可以進來嘛,騙人。」她說著。

  對喔,氏神與主人的契約之一,父親大人說過,只要立下契約的氏神不受主人的陣術控制,除了束縛之術外,其他陣術無效。那現在該怎麼辦,對了,只好這麼做了。我朝眼前的木頭士兵攻去,就是它,抓住我所要之物便將它猛力地拔出來。

  「芳姬大小姐,注意了,這就是怨靈的復甦來源,腐朽之源。」我抓緊這黑暗之源,凝聚身上的靈力,一擠壓,腐朽之源就隨著靈力給渡化掉了。

  「看清楚了嗎,只要將這腐朽之源運用靈力破壞掉,怨靈便不會再生,我們的勝算就大增了,知道嗎,脾氣暴躁的大小姐。」我說明著。

  「好痛。」薙刀柄朝我的腳戳下去。

  「是芳姬公主,下人。」她不滿地說,「我知道了,就是那穢黑之物消滅掉就對了,是吧?」

  「是的,我的公主陛下。」

  「終於有禮貌了,下人。」

  「可惡的小倆口,在那裡談情說愛的甚麼勁呀!」

  「甚麼小倆口呀!」我和她異口同聲地否認。

  暴怒的樹妖帶著所剩不多的木頭士兵衝過來,我看準時機,「化火為攻,千穹箭之陣。」千支火箭衝向樹妖他們,將眼前之物化為火海,樹妖和士兵們在烈火開始蒸發它們的怨念,再一次,「化火為攻,幟焰火域之陣。」,樹妖的地面噴發出無數的火柱,接著旋轉而上,像無數的龍捲風般捲進所有的怨靈,講它們的腐朽之源燃燒殆盡,而樹妖的樹皮也乾癟脆弱,層層地剝落下來,慢慢地,它的腐朽之源就跑出來了。

  「就是現在,芳姬公主。」

  「看我的吧。」芳姬的薙刀一斬而下,將腐朽之源一切為二。

  之後,樹妖和它的部下們就被火焰吞噬掉,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太好了。」之後,覺得全身無力,我便倒地下去,我感覺的到靈力正從我的身邊消逝無蹤,算了,這樣也夠了。

  「下人,你沒事吧。」

  芳姬急忙地搖著我,確認我的意識是否清醒著。而我的眼中的視線逐漸模糊過去,忽然間,地面下竄起兩隻樹根將我的雙腳捲曲拉起升高。

  「臭小子,你終於靈力耗盡了,受死吧。」

  隨著樹根竄起之後,是一張鋸齒狀的血盆大口張開等著吃下我。

  「快逃呀,芳姬…」我虛弱地說著。

  「別傻了,下人,看我的。」眼中好像泛出淚光似,可愛極了。

  「化物為攻,蛇吞之陣。」一個低沉的聲音發出。

  地面再次竄出一尾褐色斑紋的大蛇,牠張開大口,迅速地將樹妖吃了進去,不過卻將我吐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