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諸王世紀的中期,教皇安格魯四世號召全大陸的黑袍主教和紅袍主教於當時的文化與商業中心,羅曼希王朝的都城|雙城,召開一次制定節氣和計算年分的會議歷時五個月才完全制定出來。一年先分為四大節氣|春神之月、夏神之月、秋神之月和冬神之月,之後再細分為十二個月分。而每個世紀則是以大陸上發生的重要事件作為一個世紀的開端也代表上個世紀的結束,並在世紀的下方標記數字用以計算年分。之後這套標準通用於整個世界,不過在東方的龍國隨然也使用這種方式不過他們還是有使用皇帝的王朝寶號作的習慣,在當地人民還是用皇帝的寶號計算年分。

  新的一年來臨,一月又被人們成為新月,諾斯所有的民眾和四大騎士團的騎士們和各學院的學生們齊聚在聖馬克福大教堂聆聽芬奇主教的聖音之祝禱會並且領取聖餐。

  諾斯的騎士學院的日程和潘斯特維托大陸上的一般學院並不相同。學生們只有短暫的八天假期,之後便是下半學期的開始,尤其是一年級的新生們為了一解思鄉之情大半都會選擇返回自己的家鄉。派普和戴爾兄妹便從搭著從莫康汀的黑港出發的船隻回鄉探望父母。

  菲利浦則是以信件的方式寫了幾封信回去聖母修道院報告自己的近況。他和亞瑟都想好好利用這八天的假期。他們從圖書館借來有關武器鍛造和汽車引擎領域的書籍,日夜不停地研究和修改自己的汽車設計圖。

  古茲力塔學院將在下半學期會配給每人一步摩托車,這也是歐克團長在騎士團現代化計畫的一部份,這將會使得騎士團花更短的時間掌握魅行者一派的行蹤和戰況。等到設計圖由巴爾克教授確認無誤之後兩個人便趕往科學研究部大樓的材料室遞出汽車和武器護甲的材料申請表和設計圖副本。

  麥可是材料室新進的人員負責核對學生們的文件和分發材料事宜,荷比夫人則是秘書負責文件歸檔和備份,古柏室長則是負責審核文件以及材料室的貨源存貨事宜。

  麥可看到亞瑟的汽相關零件的申請單便轉交給古柏室長審核,古柏室長是個年過半百的騎士因會有很嚴重的近視便轉調後勤單位為史提爾密斯騎士團效力。他戴上大方框的眼鏡看看文件再看看亞瑟便起身來到櫃台前面。

  「克里蒙德先生,學院目前會配給一台摩托車讓學生可以自由暢行諾斯,而且汽車所需的相關費用可不便宜…你確定有需要在一年級的時候申請汽車嗎?」古柏室長為求謹慎再一次詢問亞瑟的意願。

  「是的,古柏先生,我願意承擔所有的後果,請准許我的申請單吧。」

  古柏室長看到亞瑟意志堅定的樣貌也不再多說甚麼,蓋章通過亞瑟的申請並吩咐麥可將所需的材料和匯款的單子交給亞瑟他們。

  亞瑟和菲利浦一拿到摩托車的所有零件和外殼以及鑄造武器所需的鋼材鐵料便用推車搬運到一年級使用的鑄造工坊存放。接著亞瑟在學院附設的銀行繳清汽車引擎和外殼製造的費用,查理曼茲財團旗下的汽車工廠便會依照亞瑟的設計打造好一台全新的汽車,完成之後便會送至學院,期間耗時約兩個半月的時間。

  在這段期間,亞瑟努力鍛鍊自己確保武藝精進,他也利用在工坊的時間加緊打造自己的武器、盾牌和護具,藉由學院的工程電腦的幫助讓可以在學院提供的護具上針對自己的攻擊模式在關節上做些許的補強。而亞瑟所使用的盾牌則是利用電波和磁力的交互作用之下自由變換形狀的盾牌。武器則是以慣用的單手長劍為主,他還在考慮是否要跟席巴一樣使用多樣化的武器。

  至於課業方面,他依然保持班上第一名的名次。菲利浦也在亞瑟的補習之下功課也有所進步。再加上孫易的指導也讓他更能自由運用雙戟和狙擊式長槍,在射擊課程上菲利浦則是班上的第一名。

  隨著春天的到來,亞瑟和班上的同學一起在這適合騎乘的時節坐上摩托車環繞學院一周。不過地面上春雪未退,白雪和泥土混合在一塊,使得路面濕滑不堪,每位同學都小心翼翼地行駛不敢讓這匹新世代的戰馬如脫韁的野馬狂奔而出。

  亞瑟雖然有著精湛的騎術不過對於這新世代的戰馬卻是沒輒,在油門與檔次之間轉換困難,一不小心就在一處泥水坑失速跌了一跤,這樣失常的表現讓大家繃緊的神經瞬間放鬆開懷大笑起來,亞瑟見狀也笑了起來。

  桃樂絲急忙的扶起亞瑟,菲利浦則是將摩托車架好。兩個人一言一語教著亞瑟如何駕馭這匹戰馬,在兩位好老師的教導之下,亞瑟終於可以駕馭這匹野馬和同學一塊享受騎乘摩托車的樂趣。

  到了三月,春神之月的時候,為了準備期中考,由亞瑟、連恩、桃樂絲和哈麗娜組成的教師團在圖書館二樓的長桌上開始了為菲利浦、戴爾兄弟、吉娜和桑所舉行的讀書會透過補習的方式讓他們能夠通過期中考。亞瑟在捷利球校隊的課外訓練並未造成功課上的進步,倒是菲利浦為了在孫易師傅面前能有更好的表現將時間都花在武術和射擊訓練之上,從班上的中間排名逐漸的向下掉。亞瑟有鑑於此便邀請桃樂絲和哈麗娜等人一同唸書希望能團聚大家的向心力,努力的通過考試和教授們所指派的作業。

  不過桑卻顯得興趣缺缺的模樣,無論哈麗娜和連恩的幾番的教導或是精神鼓勵都無法讓他振作起精神。而他的作業是在連恩的幫忙之下才勉強過關。

  亞瑟也希望透過聊天的方式找出原因,不過桑卻寧可封閉自己的心靈也不像外界求援,讓亞瑟和其他人也束手無策。

  期中考之後的某夜,宿舍傳來號角的聲音,歐克團長率領著二十名的騎士作突襲檢查。他要求每位學生交出月石讓他檢視。

  有些人一派輕鬆的拿出月石,而另一些人翻著自己的床鋪、衣櫃和書桌的抽屜卻也還是看不見月石的蹤影。這些失去月石的學生一個一個被毆克團長命令收拾自己的衣物離開學院,而桑也是其中一位…清查過後約有十來位的學生被拔除了學籍資格,他們不再是學院的學生也失去當騎士的資格。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嚎啕大哭,只是默默地離開學院。

  當桑走到亞瑟的面前的時候只露出終於解脫的模樣,他給了亞瑟一個淡淡的微笑,像是知道這一天終究會來臨。

  突襲檢查之後,歐克團長要亞瑟帶著月石到他房間一趟。菲利浦本想偷偷跟去一探究竟,不過被騎士們發現要他回房乖乖的就寢,他只好和泰格待在房間裡等著亞瑟回來。

  歐克團長的房間除了滿櫃的書籍之外就是書桌前的雕刻著全世界地圖的圓桌,由西向東依序是埃克托大陸、愛丁曼王國群島、諾斯、潘斯特維托大陸、亞斯陸半島和漢亞蒙大陸以及陽國列島,位在潘斯特維托大陸南方的尤馬力克大陸,南北兩界的凍原地帶。

  在地圖的上面擺著小錫兵,小錫兵所在的位置就是騎士團目前兵力佈防的位置。

  歐克團長為自己捲了一隻手工菸,再倒了一杯波本酒,他詢問亞瑟是否也來一杯的同時,亞瑟禮貌地回絕歐克團長的邀請。

  「今晚的事情有嚇你著嗎?」他用雕工細緻的打火機點燃手中的煙。

  「沒有,但是…」

  「為什麼要這麼作,是嗎?」

  亞瑟點點頭,歐克團長沉默不語只是用那隻叼著菸的手指著他的鎧甲和雙頭斧。期望亞瑟能從中領悟到今晚的用意。亞瑟仔細的看著歐克團長的護甲和雙頭斧,希望能找到一絲線索。

  「跟鎧甲胸前的那塊寶石有關嗎?」

  「你很有慧根,亞瑟,你知道那塊寶石從何而來?」

  「我不知道,歐克團長。」

  「那塊寶石就是你口袋裡的月石變成的。月石代表著每個人堅定的信念,當一個人的信念越是堅定,月石越能呼應那個人的信念。當你的信念無堅不摧,任何事物都無法阻礙你去完成你所要完成的目標之時,月石將會成為一顆璀璨的寶石,到那個時候你才有資格成為一位騎士。反之,若是你的意志不堅定,月石將會…」

  「消失。」

  歐克團長對亞瑟露出滿意的微笑,他再仔細的看看眼前少年的模樣,讓他想起遇見喬瑟夫的時候。他啜飲了一口波本酒。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話,歐克校長。」

  歐克團長站了起來,讓手中的那隻菸放在菸灰缸上頭自由自在地燃燒著。走倒亞瑟的面前。

  「你知道脖子上那條項鍊是怎麼來的嗎?」歐克團長伸出手握著黑曜石項鍊,而亞瑟只是搖搖頭。

  「這條項鍊上面的黑曜石就是從你父親頭冠上的那塊黑曜石來的…」

  「為什麼?」亞瑟不解父親的用意而詢問著歐克團長。

  「為什麼?這個年紀的孩子還真愛問為什麼…那是因為你的父親對你有著期待,而我也是。我想知道你是否是個智慧與勇氣兼備的騎士,那個我能將整個諾斯的騎士團的希望寄託在你的身上…」

  「還有老爹不是嗎?」

  「喬嗎?他有能力可以為我帶領整個史提爾密斯騎士團,可以管理好古茲力塔學院。但是我的希望並不是這個,而是我寄託在喬瑟夫身上的希望…」

  「那是?」

  「等待吧,亞瑟,當那天來臨的時候我會讓你知道的,也希望你就像喬瑟夫一樣不會讓我失望。下去休息吧,孩子,我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