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眾人忙著確認觀眾席是否被牢牢地釘子接合在一起,偌大的草地早在幾天之前早已修整完畢,現在幾名學院的學生用石灰粉劃上比賽場地的中界線和四周圍的邊線,另一群學生正搬著捷力球的靶圈準備放置在末端邊線的正中央。

  圓型球場的四個邊角聳立著旗桿,旗手正緩緩升上學院的旗幟。夏天的諾斯向來都是天晴氣爽的好日子,這日的太陽稍微炙熱一些,微風徐徐吹來,四大學院的旗幟飄揚在蔚藍的天空之中。

  為了在球場搶得觀賽的好位子,一早就有人攜家帶眷來到球場外圍一邊等著看台的架設一邊烤著肉談論著今年的夏日慶典大賽會是由哪家學院奪得冠軍。

  四大學院的教授帶領著自家學院的學生和捷力球隊來到比賽的場地。沒有參賽的學生們先是被安排入座,之後便是諾斯的百姓入席。原本只是一場諾斯的騎士學院之間的競爭,今天卻有遠道而來的嘉賓加入這場盛會,他們是來自聯合議會的議員還有伊底亞斯王國下一任的國王,現任的丞相史羅克先生以及他的隨從陪同。跟在他們旁邊負責接待的則是威廉和葉芙團長,兩個人都盛裝出席也代表對來訪的客人以示尊重。

  眾人就定位之後,由歐克團長發表一場簡短的演說之後,樂隊演奏著樂曲,代表四大學院的捷力球校隊由四個邊角,交由學院的吉祥物帶領著出場接受眾人的歡呼聲。每一位學生穿上為了今天比賽而製作的賽服,頭上帶著簡易式的黑色頭盔,手上則是像古代的騎士持著長矛的模樣拿著球棍。

  雅圖涅士學院的吉祥物是以神話世紀裡的戰神阿波提斯為主,古茲力塔學院則是以火神巴薩斯克為主,夜霧之林學院則是以他們信仰的月武神海嘉諾娃為主,愛諾芬斯學院以醫神潘塔為主。

  四支隊伍來到球場中央的圓圈外圍,由巴爾克教授擔任這次比賽的主裁判而學院各派出一位教授作為邊線裁判作為進球得分的依據,他吩咐四隊的隊長出來來到他的身邊。他們以猜銅板的正反面決定對戰的對手和出賽的順序。第一場比賽由古茲力塔學院對抗愛諾芬斯學院,而第二場比賽則是由上屆的冠亞軍,雅圖涅士學院對抗夜霧之林學院。

  場上留下比賽的隊伍,在決定好先後攻防的順序之後,兩隊先是禮貌性的敬禮,接下來兩隊的隊長喊出彼此的隊形。

  在巴爾克教授的哨音之下,夏日慶典大賽正式開始。先攻的古茲力塔學院由哈麗娜和隊長帕克作為先鋒開球,帕克先將木球回傳給中場的亞瑟,由他發動第一波的攻勢。

  在愛諾芬斯的球員將注意力集中於亞瑟之時,他迅速地將球傳給穿過對手防衛員的帕克。而帕克也沒錯失這個大好時機,接到球的同時便將球擊向得分圈。木球如同筆直的箭一般射進兩分的圓環。古茲力塔先馳得點,帕克和哈麗娜回到中場,巴爾克教授將木球放下。這次愛諾芬斯的隊長亞維克率領三名隊員個別盯著帕克和哈麗娜,讓亞瑟沒有機會傳給前鋒只好一人帶球向前,兩名中場球員上前企圖守住後半場。

  亞瑟則將球回傳給右後側的愛兒,兩名球員見球速過慢上前追球,愛兒趕緊向前,抓準時機將球傳給哈麗娜。而哈麗娜和帕克一來一往的傳球,讓愛諾芬斯的後防球員亂了陣腳。為了穩住局勢,亞維克再度指揮球員實行包夾戰術。

  帕克便將球傳至亞瑟的手上,亞瑟沒有半點猶豫奮力一揮,木球在哈麗娜和帕克所創造的空隙之間穩穩地射進三分的圓環裡。

  比賽開始的七分鐘,古茲力塔學院便以五比零的分數領先愛諾芬斯學院。亞維克為了不再失分,他指揮球員退回得分區的邊線在此與古茲力塔學院陷入你爭我奪的木球戰。

  一旁觀戰的團長們可就沒有其他觀眾來得輕鬆,他們不僅要跟聯合議會的大使打交道還得觀察球場四周圍的舉動以防伊底亞斯下一任國王,被暗殺十七次未果的史羅克丞相的安危。

  威廉十分稱職地扮演諾斯外交官的角色,他一邊和大使們聊聊世界的金融局勢或是貴族間的八卦,逗得大使們頻頻大笑。也對史羅克丞相提出有關鐵礦和煤礦輸入諾斯的要求。葉芙和土伯斯也加入這場小圈子的八卦聚會,不過歐克卻對某大公追求某知名芭蕾女舞者的誹聞毫無興趣。此時此刻他真想和克雷格互換位子,由他負責球場的警戒工作。因為喬也偷偷地溜走和菲利浦他們相聚一起為亞瑟加油而離開歐克的身邊。他在心裡小小咒罵這未盡孝道的兒子。

  愛諾芬斯上半場唯一一次的進攻被突如其來的大風給搞砸,比數變為十二比零,亞瑟攻進裡面的八分,其中一次他射進四分的圓環。

  比賽的下半場輪到愛諾芬斯開球,亞維克將陣型改為四個前鋒的隊形,他與其他三位球員發動閃電攻勢試圖擾亂古茲力塔的防線。終於在一番努力之下,亞維克得到本場比賽唯一的兩分。

  因為愛諾芬斯的馬兒不堪長時間的奔跑而顯露出疲態,這使得亞瑟、哈利娜和帕克所組成的三箭頭有機可趁,奪得下半場比賽的二十分的比數。

  最終雙方以三十二比二的比數結束這場比賽。這是愛諾芬斯繼去年連續兩次在第一場比賽出局,也是自喬帕立爾晉身聖人之護騎士團的騎士之位之後所嘗到第四次的失敗。

  愛諾芬斯和古茲力塔的隊員來中場舉起球棍互碰對方的球棍以示敬意,觀眾也為這場精采的比賽鼓掌。雙方的球員退場,讓球員休息也趁機更換馬匹為下一場的比賽作準備。

  喬、菲利浦和桃樂絲來到球員休息區為亞瑟打氣加油。歐克也來到休息區位學院榮譽奮戰的學生們致上敬意,正當他要離去的同時一手抓住喬的手臂拖回教授們的席位上陪著他度過無趣的小圈子派對。

  重新整理過球場之後,觀眾也回到看台上面,叫賣的小販正兜售著波卡棒、花生和飲料。

  亞提雷斯走在前頭,雅圖涅士球隊進場受到觀眾們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以精湛的球技連續奪得六年的夏日慶典大賽冠軍。

  球場的另一頭則是由賽里歐.弗曼茲率領著夜霧之林隊伍進場。海德克爾溫的民眾為自己的子弟兵獻上歡呼聲,期待他們能中止雅圖涅士的冠軍紀錄將獎杯帶回黑城堡。

  號角吹起,比賽一開始,賽里歐和亞提雷斯各自以四對四的陣型便在中場對峙。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彼此也小心不讓木球擊中對方的馬匹和對員。若是木球擊中人或是馬匹,根據比賽規則將會被扣上兩分。

  一瞬間的空隙讓亞提雷斯得以突破中央直驅而入來到得分區的位置,夜霧之林的球員趕緊上前包夾,不過還是讓他順利將木球傳到邊線的球員。

  邊線的球員再回傳給亞提雷斯,雅圖涅士取得四分的領先優勢。可惜這只是短暫的喜悅,回到中場發球之時,賽里歐展現身為夜霧之林隊長的能耐,迅速地奪走木球在得分區前五碼的位置擊球也順利取得四分,使得雙方的比數回到平局的局面。

  有了喬在一旁搭腔,歐克終於可以好好欣賞球賽。他的眼睛盯著球場而耳朵則專注地聽著議員們和其他團長之間的對話。上半場結束,雅圖涅士以一分的差距領先著夜霧之林。

  下半場一開始,雙方便陷入激烈的奪球戰之中,馬匹不時地相互碰撞甚至球員之間也有些肢體動作上的摩擦。兩邊都展現強烈的勝利的渴望。巴爾克見狀立即吹響號角並且將雙方的隊長叫來身邊希望他們能展現騎士的風範。

  此時夜霧之林的教練崔奈提出交換球員的請求,副隊長漢波.哈里森換下安妮.古爾。雅圖涅士的林克爾教練也同樣將他們的副隊長波克提克.卡魯換上場。

  雖然雙方都以最佳陣容上場不過戰局並未因此有所改變。激烈的攻防戰依然在球場上持續著,為了自己的學院,學生們賣力地加油為球員們打氣。

  比賽結束,雙方以二十二比二十二的比分戰成平手。接下來將以盲球對決來進行勝負以確定哪一隊可以進入決賽。

  所謂的盲球是指雙方刻派出七位隊員以黑布蒙上雙眼在得分區前兩碼的位置擊球。最後以雙方的分數加總起來,分數多的球隊獲得勝利。

  最後的比數以十一比九的比分分出勝負。由雅圖涅士獲得進入決賽的門票將與古茲力塔一決高下,決定今年的夏日慶典大賽冠軍。

  夏季的天氣艷陽高照,尤其是今日的諾斯晴空萬里,只有一小團的雲塊在天上飄來盪去。

  兩場比賽下來,球員們換下被汗水弄濕的衣服,回到場上時每個人都穿上為了冠軍賽準備的衣服。古茲力塔以火焰般紅色作為主色的上衣,衣服的右側繡上學院的旗幟,而雅圖涅士則是以耀眼的金黃色作為主色,在右側也縫上學院的旗幟。雙方來到球場的中央,每位球員精神抖擻的等待號角響起的那一刻為了學院的榮譽而戰。

  艾德諾教練將帕克、亞瑟和哈麗娜排在隊伍前排的位置,打算讓他們和亞提雷斯與波克提克組成的雙箭頭一較高下。

  巴爾克將木球交給亞提雷斯,雙方準備就緒之後吹響號角。在這一刻亞瑟立即向前想趁對方還沒擺好陣勢之前先馳得點。不料波克提克看出他的意圖馬上向前擋住亞瑟。

  沒料到這是亞瑟的佯攻戰術,帕克和哈麗娜左右包夾亞雷提斯將他的行動範圍縮小,讓亞提雷斯是進退兩難。雙方在球場中央互不相讓,也讓後防的球員一同跟進加入這場搶球大戰。

  經過二十分鐘之後由喬雅突破中場,亞提雷斯立即脫離戰圈快馬加鞭地來到得分區的位置,喬雅立即傳到亞提雷斯的身邊。

  亞提雷斯保握機會揮出球棍將球擊出,不料亞瑟已跑到他的前面伸出球棍將木球擋出邊線外。這讓古茲力塔得以全員回到後防線上阻止雅圖涅士這一波的進攻。

  雙方實力相差甚小也讓在場的觀眾看得是緊張不已,坐在場邊的雅圖涅士球員原本以為在亞提雷斯和波克提克的合作之下一定能突破古茲力塔的防線得分,這下看來雙方可能會繼續在中場間爭奪主控權。

  在看台的歐克因為喬的緣故繼續欣賞這場比賽,雖然他身為騎士團的領導人但還是不得不為古茲力塔的球員們加油。史羅克丞相結束與威廉的對話便轉過頭來和歐克搭腔,身為地主的歐克也只好勉為其難的回應史羅克那些無聊的話題。

  此刻號角聲傳起,雙方的比數為五比四由雅圖涅士領先一分。古茲力塔的後補球員們一看到亞瑟過來便紛紛拿起水杯搶著給亞瑟飲用,由於亞瑟在中場的指揮奮戰讓古茲力塔只以一分的差距落後上屆冠軍。在場下的球員們彷彿受到激勵一般也期待亞瑟能扭轉乾坤為古茲力塔帶回冠軍獎杯。反觀雅圖涅士,亞提雷斯憤怒地甩下水杯,一想到自己被一個只學過幾個月的新人玩弄在股掌之間就憤怒不已。他叫來波克提克將所有的球員聚集在一起精神喊話,希望激起球員對勝利的渴望以取得七連勝。

  下半場一開始,亞瑟將球傳給帕克之時便趁著亞提雷斯和波克提克的一時鬆懈穿過兩人的防守來到得分區之前。帕克也趁機將球傳給亞瑟。亞瑟發揮他的駕馭馬匹的實力甩過其他球員,順利取得三分以七比五領先雅圖涅士。

  為了趕快追回比分,亞提雷斯一個人持球向前攻去,卻遭遇到亞瑟三人的圍攻,情急之下胡亂將球擊出,木球打到古茲力塔的哈克的馬兒身上。這下讓情況更是糟糕,扣掉之前的得分,現在比分是七比三,亞提雷斯失常的狀況讓波克提克叫了個暫停上前安撫主將的情緒。

  「亞提雷斯你怎麼了,這一點都不像平日的你呀。拿出冠軍的本事讓那些古茲力塔的學生看看。」

  「我知道,波克提克。放心吧,我會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今天的亞提雷斯有點毛躁,在雅圖涅士之時他常聽到有關喬瑟夫的事蹟,不知不覺之間喬瑟夫已成為他的偶像。第一次見到亞瑟之時,亞提雷斯以為他一定會選擇雅圖涅士,沒想到最後他是進入古茲力塔就讀。這讓亞提雷斯覺得是對雅圖涅士的羞辱,他決定將讓亞瑟後悔作下這個決定。

  不過在與亞瑟交鋒之時,慢慢體會到他的厲害,不僅僅是馬上功夫了得,就連在牽制他的同時也能綜觀全場的局勢為自己的隊伍創造得分的機會。

  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之下,亞提雷斯越來越失去一位作為將領的指揮作戰的能力。他的心中只想著如何勝過亞瑟,將個人得成敗看得比團隊的成敗還要高。看在波克提克的眼裡,也無力挽回亞提雷斯失控的思緒,身為副隊長的他帶領著其他隊員對抗古茲力塔。

  雖然亞提雷斯後來力圖振作,卻也無法挽回自己造成的失誤。最後雙方以十七比十三的比分結束比賽。

  亞瑟帶領著古茲力塔贏得今年的夏日慶典大賽冠軍,當他高舉著歐克交給他的獎杯,全場的觀眾起立鼓掌叫好。菲利浦和桃樂絲衝上前去為亞瑟慶賀,他和帕克舉起亞瑟將他抬在兩人的肩膀之上,繞著球場讓亞瑟得以回應觀眾的掌聲。派普也趕緊跑過來為亞瑟感到高興,不過遊行到愛諾芬斯之前的時候,他又回到同學之間的行列安慰第一場就退場的球員們。

  比賽的結束並不代表夏日慶典的結束,而是慶典的開始。諾斯的四大區域的居民在各自的市政廳開起慶賀派對慰勞球員們幾個月來的辛勞為他們帶來一場又一場刺激的比賽。

  派對一直持續到午夜才結束,所有人在聖馬克福大教堂的鐘聲陪伴下進入夢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