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一覺醒來,我在自己的房間裡醒來,由於我高瘦的身材,還滿適合傳統日式塌塌米房間,所以我幾乎都是睡在三矢屋的老師傅製作的塌塌米上。

  鋪好的棉被旁,放著川見神社的家徽和服,不動明王的神火之焰的圖樣便是我們八條院家的家徽。穿好衣服之後,推開房門,館先生就坐在一旁等候著我。

  「藏少爺,要先用膳嗎?還是要先去本堂見御坊主大人?」

  「先去跟祖父大人見面好了。」

  「那麼請跟我來。」

  在川見神社的正後方就是我們八條院家的住所,是一棟和洋兼併的風格打造的房子,經過三代的整修,才變成如今的樣貌,西之間住的是館人眾,東之間便是八條院家的住所,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一般來說,館人眾是不會過來東之間的,相反地八條院之人也不會進入西之間打擾他們,唯一的地方就只有一樓後院旁的圖書室,在那裡,家族的大長輩們會在討論事情的時候才會齊聚一堂或是查閱古典書籍之時。

  走到戶外,沿著進入神社的方向前行,周遭是種植著榕樹,成為一座綠色森林,我和大哥兩人在童年時很愛在這裡玩遊戲。在大門前,「開門吧,柚五郎,少爺想先見御坊主大人。」

  「是的,二三哥。」

  出了大門之後,便是川見神社的總社,本殿所供養的是不動明王神像,而旁殿則是供養著弁財天神像。除魔儀式和照料一般百姓的財運,便是我們家族歷代以來所守護的家業。

  「打擾了,藏少爺來了。」館先生說。

  「進來吧。」

  我跟著館先生進入本堂,祖父大人正襟危坐地在主位之上,而父親大人則端坐在右側。

  「辛苦了,二三,你先退下吧。」

  「是的,御坊主大人。」館先生便退下去。

  「肚子餓了吧,藏,先吃個豆皮壽司吧。」父親大人拿出一盒約裝有二十個豆皮壽司的漆器,拿到我的面前。

  「隨便挑一個吃吧。」祖父大人微笑地說。

  我毫不猶豫地拿起正中央的豆皮壽司吞下去,「好辣!這是甚麼呀,整人大爆笑嗎?」,天呀,這可不是普通的辣呀。眼淚都要流出來了,祖父大人也太怪異了吧。

  「看來是選到了一個麻煩的傢伙了。」祖父大人說。

  「是呀,非常麻煩的傢伙。」父親大人也隨聲附和著。

  「水,水,父親,給我水。」

  霎時間,我的身邊冒出層層的雲霧,在我感到訝異的時候,一陣擾人的聲音傳進耳朵裡。

  「喲 ~ 貍大郎左,參見。」一個矮不隆冬的小胖貍,畫著大盜五右衛門的歌舞伎妝,手拿著一根長菸斗,穿著只有半袖的和服上衣,背後一個盜字。

  「貍大郎左,這以後便是你的主人,我的小兒子,八條院藏。」

  「啥?這個臭小子呀,可以不要嗎?」

  「你說甚麼呀,小胖貍。」我一拳便往他腦門打下。

  「好痛,這小子是暴力狂嗎?」他一邊摸著頭,一邊哭著滾到祖父大人的身邊尋求安慰。

  「好啦,你也別裝模作樣地,好不容易時隔兩百年,才有人要你,你就乖乖地待在他的身邊吧。」祖父大人慈悲地摸著他的頭。

  「我不要,我拒絕。」他不滿地抽著菸。

  「那麼就再回到葛葉大人的身邊吧,化葉為退,返府…」祖父大人比著陣術。

  「等…等…等一下,魁大人。」祖父停下他的手勢,而貍大郎左又再次跑到我的面前,好似打量我一番。

  這小胖貍一邊抽著菸,一邊看著我,一邊看著父親,然後又轉過去看著祖父大人,後來又在本堂裡走來走去地巡視著周遭的環境。

  「哎…」他吐了一口煙霧,「好吧,就讓貍大郎左大爺跟在你這小兔崽子的旁邊吧。」這小胖貍,十分氣高趾揚的態度對著我說。

  「我不要。」我用對待氏佑的方式,雙手握拳扭著他的胖胖頭。

  「我可以退貨吧,祖父大人。」

  「哈哈哈…退貨嗎?這可不行呀,葛葉大人會生氣的。」

  父親大人在一旁解釋著,這貍神是由京都的近前家的稻戲庵神社所提供的,而他們的出處全是因為安倍晴明大人和貍神的大家長葛葉大人所締結的誓約,只有貍神可以拒絕降靈師,而降靈師不可拒絕貍神,這是不可違反的誓約之一。如果這麼做的話,進久大人不好對葛葉大人交代的,如此一來,或許會取消與六十八國的誓約,這麼一來,會帶來大家的麻煩。

  「好吧,那我只好接受了。」話說完,我才放貍大郎左一馬。

  他又跑去跟祖父大人撒嬌,祖父大人再一次詢問貍大郎左的意見,他猛點頭示意,就怕爺爺把他送回葛葉大人的身邊。

  「那就這樣吧,小鬼頭,我先走了。」

  「貍大郎左,先留下吧。」祖父大人說著。

  貍大郎左乖乖地坐在我的身邊,歪著頭抽著菸,看看四周。

  「還有甚麼事嗎,祖父大人。」我問著。

  「就是那個…那個?」

  當祖父大人正想說出來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三位女子的笑聲,我回頭一看的時候,祖母多華江,母親彌蓮子,還有…她?

  「原來如此呀。」貍大郎左心有領悟的說。

  芳姬公主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您們好,魁大人,修大人,還有藏少爺。」,一改先前傲慢的態度,對我客氣起來了,我不解的轉過頭去問問貍大郎左,不過他只是繼續抽著他的菸,看著天花板,一副不甘他的事的樣子。

  祖母大人領著母親和芳姬坐在父親的對面,她微笑地看著祖父,祖父這時才開口,「如何,芳姬公主,妳願意當這孩子的氏神嗎,還是要將妳渡化回歸?」

  「我願意成為藏少爺的氏神與他一起降靈。」芳姬直言的說。

  「等一下,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呀?」我真是搞糊塗了。

  「是這樣的,昨晚當你們降伏怨靈之後,芳姬公主的靈魂就跑到這裡來了,在多華江的詢問之下,才知道,這位公主是齋藤道三的第三位公主,取名為芳,是來自她的生母,深芳野女士…我想這就是你們之間的緣分吧,藏。」

  「是喔,那…如何?」我還是不解地問道。

  貍大郎左不耐煩的起來,走到我面前,將煙灰到在我的膝蓋上,「好燙,你作甚麼呀。」

  「你真是甚麼都不知道耶,小鬼頭。」貍大郎左再次點起菸,「現在就是在締結氏神之約的時候,懂嗎?」

  「好了,都怪我們不好,事先沒告訴藏,才會如此的。請您見諒,貍神大人。」父親抱歉的說。

  「藏,知道降靈師所能締結的氏神有哪幾種類型嗎?」祖父大人問著。

  「不知道。」我完全不解地說。

  「是這樣的,所謂降靈師的氏神一共分為最上級的神明,高級的鬼神,次高級自然界中的物靈,中級的獸靈和最基本的人靈,這五種類型。」

  「不過無論是哪種類型的靈魂,當我們降靈師要締結氏神之約之時,都必須遵守對方的條件,在雙方同意認可之下,誓約才會形成。」父親補充地說。

  「所以…」

  「所以對方已經同意成為你的氏神了,那你哩,小鬼頭?」貍大郎左不屑地問著我。

  「那個,芳姬大人不想回到自己的父母身邊嗎?」我轉向芳姬那邊,「不用勉強啦,公主陛下,只要請祖父大人施行渡化之術,妳就可以回到父母的身邊了不是嗎?」我看著大家。

  「你真的甚麼都不知道耶 ~ 」

  「甚麼呀,小胖貍。」我揪著他的衣角,看著他。

  「聽好了,小鬼頭。生者在世之時的所作所為將會在死後的世界造成不一樣的結果。舉例來說,生性好殺生之人在死後被轉渡到冥府,藉由阿優婆之河的渡船送往閻羅王的刑堂,接受審判。必須要服完刑期和所處之刑後,才有可能見到地藏王菩薩,進入六道轉生來到生人之界…」

  「另外,就是有一般生靈,會依他們在生人之界的善德為基準,善德高的人將會進入西方的極樂世界成仙,或是轉化六道回到生人之界,接著…便是像芳姬一樣,沉淪在生人之界的幽靈,無法轉化,只能選擇徘徊於生界的遊魂或是怨靈了,知道嗎?」貍大郎左跑到芳姬的旁邊。

  「所以說…她的未來由我決定是嗎?」我看著祖父大人,他微微地點點頭。

  「妳確定嗎?經過昨天的事件之後…」我問著芳姬。

  「嗯。」她很果決地回答我。

  真是令人頭痛的時刻,雖然芳姬同意將未來託付與我,和我一同降靈,不過這樣子一來…

  「你真是內向耶,下人!」芳姬來到我的面前,化出薙刀,朝我頭上劈下。

  「好痛呀。」我揉著頭,「一生無止盡的戰鬥耶,妳真的確定嗎,芳姬?」

  她很堅定地看著我,但是感覺得出來,她的內心還是有些害怕的。可是…有甚麼好可是的,我是男生耶,竟然比一個少女幽靈還來得優柔寡斷,搞甚麼呀,八條院藏!

  「我知道了,那就和妳締結氏神之約吧。」我握緊拳頭,拍著胸口說。

  「是嗎?那就有勞父親了。」

  「過來吧,你們兩個來到我的身邊吧。」祖父大人說著。

  我們來到祖父大人的座下,只見他結起手勢,化起誓約之陣,在我們之中出現了一個帶有靈性的木座,上頭放著兩杯酒。

  「你們雙方各拿起一杯酒喝下吧。」

  「遵命。」我們兩人異口同聲地說著。

  「就這樣,在不動明王的見證之下,八條院藏將與芳姬締結氏神之約,直到有一方死去為止。」

  喝下誓約之酒,祖父大人又開始轉化陣術,「化天為開,啟靈之陣。」將符咒在我頭上繞過一圈,化為灰燼。我開始感覺到自然界的靈力向我湧入。

  「這是?」

  「感覺不一樣了吧,藏。」祖父大人微笑地說。

  我抬頭看著祖父大人,他卻像是完成大事一樣,和奶奶跟母親一起出去了。接下來,父親走到我們面前,開始教導我們有關施術者和氏神之間的相處方式。這下子,真的不關貍大郎左的事情了,他很快地幻化成煙霧,就離開此處,到處遊玩去了。

  「好了,講課先到這裡,還是先用餐吧。」

  「是的。回去吧,芳姬。」

  「對了,吃完午飯後,先到祈願所幫忙一下吧。」

  「好的,父親大人。」

  芳姬和我先回到屋子的大廳,那裡已經先幫我們準備好午餐,兩人份的和風海藻沙拉和天婦羅烏龍麵。在一般社會大眾的認知,好像氏神是不需要進餐的,但事實上,一旦幽靈轉化成氏神之後,基本就算是半個生靈。他們也需要進食,在降靈師的轉化之術下,實物將會變化成具有靈力的食物。就算是供奉神明的貢品一樣,這樣一來的話,氏神就能夠補充一半的能量,而另一半則是藉由供靈儀式來補充另一半的靈力。

  「開動了。」

  「嗯 ~ 好好吃喔。」

  「不錯吧,這是母親的拿手料理喔。」

  「彌蓮子女士,真是一位賢慧的母親。」

  「對了,以後有需要用餐的話,可以告訴奶奶和母親,她們會幫你準備的。另外,在九十九間堂那邊,有一個叫做療生泉的場所,那裡可以作為補充靈力的地方,不過一次僅限一個氏神,要注意喔。」我邊吃著天婦羅說著。

  「吃飯不要說話,要有禮貌!藏…大人。」

  「知道了,公主陛下。」

  「我現在是藏大人的氏神,所以就應該遵守氏神本分,請叫我芳就好了。」

  「喔,那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呀,那妳叫我藏就好了。」

  「不行,藏大人就是藏大人。」

  氣氛真是有點尷尬耶,想轉換一下話題,不過芳姬只是安靜地吃飯。那我也只好安靜地用餐。就這樣,在安靜的用餐時間之下,我開始懷念起氏佑和貍大郎左那種嬉鬧的對話,最少比較輕鬆多了。

  「走吧,該是去祈願所的時候了。」我拿起兩個人的碗盤走到水槽處清洗完畢後,就帶著芳姬來到祈願所。

  「妳好,我是芳姬,請多指教。」

  「妳好,我是早見梅,請多指教。」

  「辛苦了,梅姐,可以用餐囉。」

  「好的,藏少爺。」說完,梅姐便走向川見神社的用膳房。

  「那接下來,我們要做甚麼?」芳姬很有元氣的說。

  「休息。」

  「甚麼?」

  「我說休息吧,芳姬公主。」

  「可是…」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放鬆心情了,芳姬,就像這樣,整理一下我們神社的守護符和繪馬板。」

  「你好,我想要兩個財守護身符。」

  「好的,先生,這是您的財守護身符,一共一千三百五十圓。」

  「謝謝了。」

  「請慢走。」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裡芳姬只是看著我如何接待來神社的信眾,她不知所措地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裡。

  「無聊嗎?」

  「不會,不會,我很好。」

  很好才怪,明明就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不過也是啦,畢竟這是現代的和之國,不是戰國時代的和之國,風俗民情多少也有些不同。再加上…她覺得很孤獨吧。我身為氏神的主人應該想想辦法才對。

  「藏少爺,辛苦了。」

  「不會,梅姐,麻煩妳了。」

  「走吧。」

  「走去哪?」她疑惑地看著我。

  「帶妳出去逛逛吧。」

  話一說完,我騎著單車向外面出發,芳姬則是默默地在後面跑著。看到她辛苦地適應氏神的角色,看起來有些不捨,我只好吩咐她,請她上來鐵馬的後座。她這才好奇地坐在後座,剛出發時,她很緊張地拉著我的衣角。

  「出發囉。」

  「呀 ~~ 」

  單車騎上河外的堤防,我們悠閒地隨著陽光的映照下騎著。此時的她,也開始放鬆心情,看起了周遭的風景。然後,我順著道路往下走,來到了吉津租書店的門口。

  「現在要做甚麼…藏。」她好不容易地鼓起勇氣叫我的名字。

  「買衣服,走吧。」我走進租書店。

  她不理解地看著我,跟著我走進來,向左向右的張望,看著現世的生者,卻不知該如何是好。所以…我只好擅自拿著好幾本的女裝雜誌,走到櫃檯。

  「麻煩你了,我要外借。」我拿出SICO卡。

  「好的,雜誌要在三天後還,謝謝。」

  「走吧,芳姬。」

  芳姬傻傻地跟著我走出來,「等一下,藏,這樣好嗎?你沒有付錢耶。」

  「我付啦。」

  「才沒有哩,你應該是拿著現世的永樂錢付款才對呀,就像剛剛在祈願所一樣吧。」芳姬嘟著嘴。

  「看來他們甚麼都沒說,哎,這個呀。」我再度拿出SICO卡。

  為了不讓別人以為我是在自言自語,所以我們來到旁邊的小巷子,由我向她解釋現代化的付款方式。她聽了之後非常驚訝,拿著這張SICO 卡不停地看著,好像跟以前一樣,看到西洋來的物品一樣新奇。

  「好奇妙喔。」

  「懂了吧,好的,下一站,上來吧。」

  「嗯。」

  在逛完家具店後,她挑選了喜歡的床架、床墊和其他寢具用品後,結完帳後,她的心情終於愉快起來。

  「好期待喔,西洋的床鋪,睡起來好奇特喔。」

  「嗯,是呀。呀,該是回家的時候。」

  我們騎著單車前往家的路上,她說起那個時代的故事,而我只是靜靜地聽著,並非沒有興趣而隨便應付而已,只是想著幾百年的孤寂,她應該有很多話要說的吧。

  「你們回來了呀。」

  「是呀,奶奶。」芳姬過去撒嬌。

  我們跟著奶奶的腳步回到家裡,今天的晚餐十分豐盛,有漢堡排耶,還有炸雞可以吃。我等不及地坐在椅子上,快樂地喝著汽水,芳姬非常有禮貌地坐著。

  「藏應該有禮貌才對。」

  「甚麼?」

  芳姬只是靜靜地的喝著麥茶,生著悶氣。在全員就座之後,我快速地吃完所有的餐點。她只是一臉不悅地看著我,或許我的氏神就是個喜歡有禮儀的主人,對她真是抱歉呀,可能是自由慣了,再加上總是和氏佑、柚五郎他們男孩子玩在一起。所以在她眼中,我是個沒禮貌的主人吧。再一次看著她生氣的臉,好吧,我將就地當個有禮儀的主人吧。

  「謝謝奶奶,我吃飽了。」恭敬地拿著餐具放進水槽,貓步地走上樓梯。

  「藏少爺,家具行的人送家具來了。」

  於是我帶著家具行的人將今天挑選的家具給搬到樓上的房間,我想她應該比較喜歡窗戶的風景吧。便請家具行的人將床具組擺放在窗戶旁,在他們組裝完家具後,收拾完其他雜物後,便離開了。

  芳姬進來後,她看自己的床鋪後,開心似的像個小孩子樣在上面跳著玩,真是有規矩的大小姐呀。

  「現世的世界好方便呀,速度真快。」

  「因為現在是數位化的世界呀,大小姐。」

  「數位化?」

  「饒了我吧,今天先到這裡,以後再慢慢地告訴妳。」

  「藏,真小氣。」

  「跟那個無關。」我拿起今天借的流行雜誌。

  「好吧,開始挑衣服吧。」

  「耶?」

  「化圖為憑,衣附之陣。」我轉過身去,「翻翻雜誌吧,有喜歡的衣服只要用手指著圖樣,腦海中想像著衣服的模樣,這陣術就會將妳所想的樣式,依附在妳的身上,以後就可以自由變化穿著了。對了,旁邊有鏡子。」背對著她,手指著鏡子的方向。

  「真的嗎?」

  她好奇地隨便指著模特兒身上穿的衣服,大概不到五秒的時間,衣服就出現在她身上了。「好神奇喔。」,接著不斷地亂比著雜誌上的圖片,不斷地變換穿著。

  身上的靈力漸漸地流逝,不過還算好的,這比不上對樹妖戰鬥之時所流失的靈力。不過呀,這也挑了太久了吧,已經十幾分鐘了,我好奇地轉過身去。

  「A Dieu的…馬甲式…內衣?黑色的?」

  「你偷看甚麼呀,色胚!」一個巴掌打過來。

  「好痛。」

  手臂遮著視線,「我才不是色胚哩,是妳挑衣服挑太久了,又不出聲,所以…」我的解釋,她一句也聽不下去。

  「快變回來啦!」

  「喲 ~ 本大爺回來了,啥?」貍大郎左看見不可思議的景象,鼻血像洩洪似的噴出。

  「都給我滾出去啦。」

  芳姬拿出薙刀,將我和貍大郎左打出房外,我們兩個受到跪坐在外的處分。

  「快變回來啦。」

  「好痛,妳只要心中冥想著喜歡的衣服,就會轉換了。只有在第一次才需要變化陣術而已。」我揉著我的頭。

  「那大小姐是怎樣呀?」貍大郎左抽著菸問著。

  「沒事。」

  「對了,芳姬幾歲了呀?」

  「嗯…十九歲了吧。」我說。

  「甚麼呀,在戰國世代就是老姑婆了嘛。」

  「你說甚麼,大郎左?」

  一陣涼風伴隨著貍毛飛逝在空中,貍大郎左害怕地摸著自己被削去的毛髮,「我珍貴的貍毛 ~ 」,再看看芳姬生氣的神情,果然呀,年齡是女人的禁忌呀。

  今晚,我們受到在房外睡覺的處分,芳姬將棉被和枕頭丟出來。我無奈地鋪著床,貍大郎左則是好奇西洋風的床鋪,一直想要闖進去玩玩,不過在芳姬的薙刀攻擊之下,他只好認分地跟我睡在房外。

  「怎麼了?」

  「沒事,母親大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