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查理曼茲財團將亞瑟的汽車打造好送到古茲力塔學院的時候引起不少的學生圍觀。

  亞瑟簽收好汽車之後便發動引擎,先在學院前的圓形廣場繞圈磨練一下開車技術,一邊等待著菲利浦他們的到來。

  菲利浦帶著泰格前來,原本菲利浦想坐在亞瑟的旁邊卻被泰格搶先一步坐在身旁。

  桃樂絲和哈麗娜穿著學院的春裝,潔白的襯衫外面加個學院的外套以及格紋短裙。

  派普正背著裝著多種口味的三明治和茶壺的大背包辛苦地跑過來,看來愛諾芬斯學院的修練並未讓他消瘦,反而還增加了幾磅的重量。

  為了讓三位女士能有舒服的座位,菲利浦和派普自願坐在第三排的座位。亞瑟訂做的汽車是台有著硬蓬的七人座轎車,他按下按鈕,車頂上的硬蓬便收進行李箱。敞篷轎車和風和日麗的天氣特別搭配,他們出發前往海德克爾溫的黑城堡詢問尼娜是否同行。

  有了上次勞倫斯的帶路,加上汽車的速度,亞瑟他們很快便來到海德克爾溫的市政廳。在底下的崗哨通報之後,衛兵便放行讓他們通過。

  來到黑城堡之時,城門早已打開,葉芙和克梅爾陪同著尼娜一起等待著亞瑟。尼娜坐在哈麗娜的旁邊,派普雖然早就看過克梅爾的巫醫面具卻還是害怕這身裝扮的克梅爾。向葉芙和克梅爾打身招呼後,亞瑟驅車北上轉往唯一通行冷峰山的克萊頓大道。

  冷峰山位於凡提拉姆的左側,是座高聳的山佈滿著不怕寒冷的松樹,到春天的這個季節山峰上還是留有冬神的軌跡。隨著前人努力開通道路,車子順著道路行走十分順暢。

  來到道路的最高處,往下一覽無遺,諾斯的四大騎士學院正好形成一個十字的模樣和聖馬可福大教堂一同守護著諾斯。

  越是接近凡提拉姆,便可一眼看盡神聖十字騎士團所自豪的海上騎士艦隊,十幾艘大型船隻停靠在萊希港,還有二十幾艘中小型船隻在近海演練著。

  在凡提拉姆市政廳的左上方便是神聖十字騎士團所建築的城堡,依偎著萊希港,左側冷峰山高聳的山壁讓敵人無法發動奇襲。而下面是一處平原,方便騎兵迎戰來自四面八方的敵人。

  亞瑟讓衛兵看過通行證之後進入雅圖涅士學院。他將車子停放在前面的花園廣場。

  進入大廳,十根圓柱支撐著圓拱型的屋頂,向上一望,,栩栩如生的騎士雕像在面前呈現。有獵魔者雅圖涅士.班德爾、手持著龍焰寶劍的莫拉爾德.迪古、身穿不滅鎧甲的麥哲夫.克萊頓…以及他的父親,喬瑟夫.克里蒙德。

  就在他們佇立在大廳望著圓頂上的雕像,亞提雷斯高傲地向他們走過來。

  「這不是在聖月湖大放光芒的亞瑟.克里蒙德嗎?你的大駕光臨真是讓本學院蓬蓽生輝呀。」亞提雷斯以酸葡萄的口吻對著亞瑟。

  「聽說你也參加了捷力球校隊,希望能在夏日慶典大賽中跟你交手。」

  亞瑟面對亞提雷斯的冷言冷語並未動氣,只是安靜地在一旁聽著他冷嘲熱諷,他的意識飄到父親的雕像之上好似在回想嬰兒時期與父親的點點滴滴。倒是旁邊的桃樂絲越聽越覺得心有不甘,好幾次她都想幫亞瑟回敬亞提雷斯娜尖酸刻薄的言論以壓壓他的氣燄。不過對於亞瑟的無動於衷,桃樂絲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亞提雷斯,你只不過贏得上屆的比賽,冠軍一定要那麼咄咄逼人是嗎?」尼娜受不了亞提雷斯的口氣出言制止。

  「冠軍就是冠軍,是鐵一般的事實。夜霧之林若是不服氣就來把我頭上的桂冠給奪走呀…前提是妳有本事奪走的話,尼娜公主。」

  由於父親阿克雷在提斯格戰役的犧牲和上任黑皇后緹梅莉亞,也就是尼娜的母親,她的付出,為布萊克沃夫騎士團留下繼任的血脈。尼娜受到全海德克爾溫人民的關愛,那種愛讓尼娜喘不過氣來,因為大家都期待她像緹梅莉亞一樣出色,所以尼娜唯一的使命便是不斷的修練以繼任黑皇后除此之外她沒有任何休閒娛樂包括捷力球。她相信若是讓她成為校隊的一員,她才不會讓亞提雷斯這麼輕易的奪走冠軍的榮耀。

  「不好意思,亞提雷斯,我正在想事情所以沒注意聽你在說些甚麼。」

  「甚麼?你這小子…我懂了這是你的自信是吧,我接受你的挑戰。我會在球場上好好地教你應該有的禮貌。」

  「那麼就在球場上一決高下吧,古茲力塔會打敗雅圖涅士得到今年夏日慶典大賽的冠軍。」

  亞瑟伸出手來回應亞提雷斯的挑戰,原本亞提雷斯享用手套揮開亞瑟的手,不過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只好維持應有的騎士精神,和亞瑟握手。

  「想不到高傲的亞提雷斯也有與人友好的一天呀。」

  「你別誤會了,公慶,我只是展示雅圖涅士學院的風範罷了。你穿得這麼正式是要上哪?」

  「去聯合議會申請北境海域的許可,克雷格團長和穆拉學長希望能在北境海域作一次大規模的演練。」

  「你可以嗎?聯合議會可是些滿腦子保守思想的老頑固…只想坐在椅子上維持假面的和平,一點都不在乎魅行者一眾在潘斯特維托大陸肆虐。」

  「放心吧,說到老頑固,我可是在學院裡常常遇到,眼前不就一個嗎?」

  「哼…油腔滑調的傢伙…」

  「那麼,尼娜公主還有古茲力塔的各位請容我有事先走一步,我相信亞提雷斯會善盡地主的本分好好地招待各位,再見。」

  亞提雷斯帶著他們走過英雄大廳,來到龍的長廊,這裡的壁畫顆劃著人與龍的戰爭和聖龍與邪龍之間的鬥爭,最後由聖龍與龍騎士的合作之下將邪龍冬眠於龍窟山脈的地底之下。

  接著來到學院的獎盃室,裡面陳列著無數次在夏日慶典大賽中獲得的冠軍獎杯和歷年的雅圖涅士校旗。其他的學院裡也有相同的獎盃室珍藏著學院們的光榮時刻和學生們的驕傲。在這裡,亞提雷斯又再一次提起他所贏得的榮耀,令在場的眾人吃味不已。不過亞瑟只是看著父親的照片,那是在雅圖涅士取得夏日慶典大賽三連勝時所拍攝下來的照片,而喬瑟夫便是那時的隊長。藉著照片瞭解父親的過往以填補對父親的空白記憶。當然,亞瑟的舉動無意間挑起亞提雷斯的怒火,他決定要讓亞瑟知道冠軍的厲害。

  最後亞瑟一行人在參觀完獎盃室之後便離開雅圖涅士學院,之後他們前往萊希港看看北境之海的風景直到黃昏。大家坐上車子回到各自的學院結束這一天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