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

  「我的公寓,認不出來嗎?」他正在調教手槍,三把,湯瑪士也要去呀?「房子的構造,清楚吧?只有我們兩個人,各兩盒子彈,帶把警棍吧。」那當然,我們怎麼會讓他加入,那時候,是威爾森太太怒罵的時候!

  「算是吧,先讓我沖個涼。」我昏頭的走進浴室,天呀,這是什麼配方,我琳著冷水,「阿貝。」我在浴室的牆上寫上這個字,我是怎麼了?

  「可以公布配方吧,最少一個?我得要要向讀者交代。」

  「西瓜小姐。」他將兩把槍放在自己的身上,把一根警棍和手槍推給我,也是,我的射擊很差,連阿貝都比我精準,等一下,西瓜小姐,不會吧,油墨?

  「你讓我吞進那難聞的…油墨?」

  「看來你的腦子很清醒嗎?不過詳細的配方,我可不能說,你得要要給讀者驚喜吧。」

  「在一個,拜託,這樣還不夠引起他們的興趣。」格蘭溫無奈地聞著威士忌,「玉米威士忌加上金色大帝的麥子酒,可以出發了吧,還是,你那位阿貝小姐想待在那裏一輩子?」

  「現在我們就出發吧。」走到樓下的時候,辛林堡探長和巴納莫德探長帶著一群警隊的人跟著我們,「他們?」

  「如果我準備好一個人被丟入瀑布的話,我會帶著自己的,現在,我們要保護阿貝吧?」

  「當然,真是我的好夥伴。」我們趕快出發,往費城走去,坐著火車,我們在火車上談論著攻堅行動,辛林堡,當然守在最外圍,巴納莫德得在著一批人往費城聯邦土地銀行先行扣押那些債券,結果,還是我們兩個…

 

  到了費城車站後,他還買了,換風格了,一千夜的爵士故事,不過還是昂貴的香菸,「來一支吧,為你的膽量加一點勇氣吧。」當然,這是我享受高貴紳士的香菸,「不介意,也給其他人吧。」李奧建議著,格蘭溫將香菸遞過去,辛林堡,裝腔作勢的拿了一根。

  「走吧!」我們兵分兩路,「你知道那棟房子在哪嗎?」我問著,「小市民的言論報,那加油墨廠在費城北區的山脈上,很好找,只有一座工廠,你們沒問題吧?」真是個好問題,我和辛林堡相互看著,有點危險,不過我們不說,他也知道,我們正往山脈前進。

 

  「誰呀!」門後的男子不爽的大叫著,「貝蒂.貝提。」格蘭溫說的時候,換來的籌碼也遞上去,「是同夥呀,進來吧。」他打開了門。

  「不了,你先出來吧,埋伏是吧,讓我自己體驗會比較好。」他的手槍對著開啟大門的那個人,嘴角抽蓄一點的時間,往後跑也來不及了,格蘭溫已經開槍了,命中大腿,「出來,幹掉他們!」受傷的人大叫。

  「繞到後面去吧,可別打到了。」

  「如果,你的廢話少一點,我會成功繞到後面來的。」辛林堡,盡責的為我們掩護射擊後,帶著人馬往後面走去。

  當我們進去的時候,真是訝異,根本是個精密的儀器所完成的迷宮工廠,「帶我裡人進入安全的迷宮出口吧。」話一說完。斧頭就掉落下來,真是玩命呀,「該死的入侵者,解決他們吧。」槍身此起彼落的發射,我們幸運地被他們自己設下的機具給擋住他們的子彈,而我們,也是不幸的擦過幾槍,「往右邊走,有向下的地方,我們應該往那裏走,之後…」我現在的神情就像是個大型的繪圖機,描繪著我著記憶中所該被拼湊起來的一切,「這裡,我們可以往這邊走。」我拉著格蘭溫,一直爬上又繞圈,然後又往下繞圈又爬下…

 

  又是往上,不要抱怨了!

 

  可是又要繞圈呀,我沒見過如此多嘴的偵探!

 

  是往下吧,我先請,你等一下,我受夠了!

 

  就是這個下坡吧,其他人忙於等待著被逮捕,我們走下去吧,賓果!

 

 「阿貝!」我大喊著。

 

 「不要過來,我會讓她安息的。」女人的聲音。

 

 約翰愣了一下,「派提西亞!為何?」他站不動,女子拉開面罩,連同阿貝的,「好久不見了,格蘭溫。」

 「而你的父親想問候我?」

 「還有我,偉大的偵探只有你躲過那次危機,那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可以為我解釋嘛?我的罪行?」

  「我會的,先放了那個女孩。」

  「如果,你的推裡正確又合理的話,我會放了她,安全的,我跟父親不同。」所以這就是他不願說明那次事件的真相。

  「妳來到這塊土地,遇見了貧窮,卻同時看見掏金的機會,土地,能誕生石油與金礦的土地,可以壯大你們的犯罪集團,所以,妳先在各地遊覽,誰會對一個談吐舉止優雅的女人感到懷疑,然後開了一家俱樂部,又一家的,你在找尋著想暗所以妳篩選了適合的人,那些蠢蛋,就只能被迫斷指,在這個油墨工廠工作,而達維尼和傑克,則成為妳台子上的主角,虛立一個賽維克銀行,讓達維尼的聲望去吸引那些上流社會的人,而傑克,又他的美男計,借由伊倫娜吸引另一批的蠢蛋,那些地主們,借由販賣具有奇妙墨水的債券,再放在費城聯邦土地銀行,經過一段時間,當地主安穩回收報酬的時候,就是妳更換契約內容的時候。」我不懂格蘭溫為何放下了槍,是因為愛過她嗎?「至於傑克的命案,我早已解釋過了,不過為了更加清楚,我就說吧,邀請李蒙,是為了拉我進入這個你們所謂的遊戲,在李蒙受邀前往之時,傑克也已經準備好了和妳劃請清界線的決定,只不過他帶的是沒有火藥的子彈,而不是他擅長的短刀,在妳的催促之下,妳只須躲在最有利的角落,放映機開著,畫面撥放著你們工廠的藍圖,一大推秘密的圖像,這讓傑克緊張了,他倒起酒來,順便放入安眠藥,想親手解決李蒙,為瞞過他,傑克先給了有安眠藥的那一杯,藉口自己忘了為自己倒一杯,所以又回到放酒的位置,此時,妳隨著撥放的片段,在比妳的槍響聲更大的那一刻,碰的一聲,傑可嚇到了,不過李蒙沒了反應,所以妳快速的將他推下樓層,那窗玻璃,早已經被妳動過手腳,子彈打中的地方,弱化了玻璃的強度。妳才能順利得手,接下來,妳就想看我是否能跟在歐洲那次一樣,解開妳父親的詭計,就像這次。」格蘭溫走進了派提西亞,「放下妳好玩的罪行,去為你們的罪過做些甚麼。」

  「好提議。」她的槍對準了格蘭溫,慢慢地往後走,「知道我為何花了一年才來找你嗎?大偵探。」她打開一扇門,昏倒的辛林堡,沒能擋住她的去向,「下一次,下一次,我很期待…再見。」

  她跑走了,格蘭溫像是被雷擊的沒有追上,而我則是把阿貝解救出來。

 

  經過事件之後,格蘭溫的配方,證實了這項陰謀,許多地主想要討回公道,不過他們名譽上的損失,也無法得到銀行早已被掏空的,無法賠償的辦法,那位女士早已賣掉所有屬於賽維克銀行的資產,早以用租賃的形式維持這個空殼子,喋喋不休的他們,也只能…這樣了。

  阿貝在一間育兒所找到工作,同時,我和格蘭溫會教她認字,學習更多的東西,為了我們的新生活,我們搬進了唐鐸街那個不漏水的233A座,既然我的夥伴救了我,我也…才怪,我只想讓阿貝接受他的保護。

 

  後記

    專欄的評價得還不錯,加上各地新聞的傳播,我又得到一筆豐厚的版稅,另一本新書,又是簽名會,只不過他更加憂鬱了…

 

  「他知道嗎?」,「他會知道的,父親。」派提西亞抱起女嬰,「葛蘿莉亞,你喜歡格蘭溫這個姓氏,還是崔克爾這個姓氏?」

 

  她掌握住了…我的一切…

 

  格蘭溫沉靜在威士忌的底下,這和諧的樂章,可以稍微彌補一點…作為父親的不捨。

  幾個禮拜後,他去了歐洲,帶回一些消息,不過我要求跟他同行。

  「就跟塔布羅夫說,你想寫個新專欄吧,就跟這次一樣,出另一本新書吧。」他同意了,接下來…在孩子選擇正義和罪惡之前,格蘭溫要帶回她,他很確定,因為如果是男的,派提西亞早就暗中養育,絕不讓他知道。

  這下,故事,會比上一次跟這次精采嗎?讀者?

  等待下一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host07117 的頭像
ghost07117

平公孝的小窩說居

ghost07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